11

国人常有孩童的心理,喜欢听些聪明的表扬,更盼着华人获诺奖来印证那传说中的聪慧,而近年频有非本土华人获诺奖反而越发刺痛那敏感的神经,也正应了那句古话,“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或许还要等到某非洲籍的华人获诺奖...

说到本土获诺贝尔奖的倒是有一位,只是我朝不愿意提及(1989年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同样讽刺的是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就职仅仅几个月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美曰寄托未来?没想到连诺贝尔评审委员会也受全球一体化影响,越来越会扯淡了呢。

光纤号称是第四大发明,而素称光纤之父的高锟获诺奖时已经是“唯不忘太太却忘了光纤”的痴呆,其实诺贝尔奖本来是专门颁发给那些聪明的傻子的,不过我天朝盛产的可都是货真价实的聪明鬼和傻蛋。真的傻子不能获奖是因为远不够聪明,而真的聪明不能获奖却是因为他们过于聪明,而且刻苦,以至于不用阉割都能把自己从里到外委屈成个太监的样子。

十一 02

原本打算去北京参会的,甚至计划着自驾游...可好事多磨:(
还有自己对年会的顾虑,比如担心不能融入什么圈子,也对商业不感兴趣,更不关心什么新闻记者,也担心自己感兴趣的教育的话题不多,或是对一些与会的教育相关人士我还不了解...

明天就开会了,眼下只剩下些许的遗憾和期待了。偶也会从网路上多方关注的。
1802181216_dffc537fab.jpg

武健和玉顶前几天还问是否去北京的事情;伍岭今天到了北京还打来电话,还给我带了书,真是抱歉;从庄秀丽那指导台湾的邹景平先生因为身体的缘故不能成行,实在让人觉得遗憾;于伟强估计又回米国了;当然遗憾的还有几个早有接触却一直未曾谋面的网上朋友,偶又错过了一次机会。

晚上刚陪朋友们一起看了李安的《色戒》,越发感觉到年轻人[王力宏等扮演的那几个]干革命很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