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这些年每次回家都要经过五里河体育场,尽管广场上的地砖都已经破烂不堪,不少的大型演唱会都是在那举行,至今还是沈阳金德队的主场,但很多熟悉中国足球的人都知道那是中国足球的福地,体育场广场中间上还坐落着当年冲进世界杯决赛的V字型纪念雕塑...以前有要翻修承担08年奥运年会足球分赛场的传言,看着体育场的日益破旧,又听说浑河南岸已经选定新的地址了,看来中国足球的福地真的要动迁了。

或许体育场的动迁对那附近的住户多少有些影响,而我并不打算在那常住,所以体育场的搬迁与我关系并不是很大,至少作为伪球迷来说,什么足球的福地的称呼更是无所谓了。但当类似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工作了十年的部门,所谓“福地”的搬迁就不能说无所谓了。

眼下工作的东北育才学校前身是沈阳市第122中学,而育才长达二十年的优才教育也是起因于超常教育实验班的开展,以及以后拓展到特长、常态和六年制的优才体系,而其中所谓标志性的建筑应该是我所工作了十年的科技楼了。

参加省里的新课程培训,回来已经听说超常教育班要整体搬迁到浑南高中部的信息中心了...十年的工作磨练得自己几乎没有了理想,而不为理想打拼的结局就是要防守,最后连维持现状都变得异常困难了:(东北育才超常教育二十周年的庆祝活动还不曾开展,它告别的序幕却悄悄地展开了...

尽管五里河体育场还坐落在那,尽管还没有彻底和科技楼说再见,从现在开始已经很珍惜和它们在一起的时间了,一个是中国足球的福地,一个是东北育才的福地,或许可以说都是我的福地,而如今,福地要搬迁了...即便五里河被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取代,即便浑南高中部有更宽敞的教室,我也不愿意看到自己人生的轨迹就此被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