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昨晚东方卫视找了个大学的系主任谈论当前的中学教育,或许无关痛痒才是节目的宗旨。

清晨读梁漱溟的“谈罪恶”(《人生的省悟》p94),寥寥数语,大理昭然。由社会的罪恶之源不难演绎出教育问题之根本,教师不恰当的权力是学生生命之流的障碍,学校不合理的制度是教师生命之流的另外一道屏障。而原本社会上的这些都应该成为疏导生命之流的两岸和河床。

一切罪恶,都不在个人,而在社会。其故有二:
(一)武力统治者不以理性待人。
(二)财产私有,生存竞争,人民生活,在社会中没有整个安排。
此两原因,实为一切罪恶之总因。罗素以为:罪恶是人的生命冲动得不到正当的出路而使然,有如水流受了阻碍,则激越而横流。此意与我意相合。武力是直接妨碍生命之流,不合理的经济制度是间接妨碍生命之流的。现在社会一切都是不对,到处都是罪恶,大家应当发愿:“监狱是人类的病态!”应该将其摒弃于社会之外。改良监狱固是必要,但并非根本办法。根本办法应当将整个社会制度改造,形成一个完全是教育的环境,使一切罪恶消灭于无形

·最不和谐三大职业 教师行业“名列前茅”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