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十二 25

2023-12

疫情和后疫情都让节日问候de短讯少了不少,也是我微信朋友少。今天一早还是有不少送来平安果的,这要是放在平日里就有另外的含义了...

话说,某中中学某领导到某卫星班视察,估计是想对班级工作提出点指导意见,于是向班主任发出了灵魂的疑问,这个班级(这么好的学生)怎么还有这么多学生在(班级)平均分之下呢...没人笑场也是厉害。后来据说这个问题被语文老师解决了,有一道选择题让全班没有在平均分之下的,大家都不会。类似的也有文科班主任说过,“我们班还是有很多人在班级平均分以下...”
这样的笑话倒是提醒我们,对于班级成绩的分析,除了平均数,中位数(位于班级中间名词的分数)和众数(班级出现频率最高的)倒是也可以关注一下。

Physics
Aristotle said a bunch of stuff that was wrong. Galileo and Newton fixed things up. Then Einstein broke everything again. Now, we’ve basically got it all worked out, except for small stuff, big stuff, hot stuff, cold stuff, fast stuff, heavy stuff, dark stuff, turbulence, and the concept of time.

白同学常被我调侃为高材生,不仅个子高学习还好。一次习题课,讲完了一道难一点的题目,接下来的稍微容易点,我说“接下来的两道要是谁做错我也是服!”眼看白同学嘀咕着“这还不容易!”随手分别选了A和C,而这两道题目的答案竟然就是A和C,如果是不定项选择,这全部正确的概率挺低的吧。难道对好学生来说做错不容易就像后进生做对不容易那样吗,那样的话,没能随机能在键盘上打出莎士比亚名著,是因为没找对猴子吗:)

7班学生一直很活跃,今天圣诞节,张同学给班级每个人送了一个苹果,有同学把苹果顶在头上的,有把网兜套脑袋上的...期末复习任务不轻,讲题过程还是有点闹,制止无果就说了一句,“要不我们别上课了过圣诞吧!”“好啊!”还真有学生接话,这...我怒气冲冲地走出教室,那位K同学追了出来,余怒未消,脱口而出“你爬回去我就上课”,谁知这孩子真要爬,这回轮到我服软了。课正常进行了,比以往安静了不少...

课下找K同学来办公室,简单交流了一下。一呢,因为平日里都不怎么计小节,随口接话倒也理解,但希望他理解老师生气...二呢,和他分析了当时的情况,老师把他逼到道德墙角也是莽撞,但是是他算是担当的行为让事情回转能正常上课,真的要爬回去也不丢人,那也是为了全班的利益,当然老师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三呢,这事我们都反省,有时退让会比说理和计较有力量,叮嘱以后的学习要更认真一点,少玩游戏...

2023-12

下班,和那几位小盆友约了年末蹭食堂,转身看天边一抹彩云...

想起比斯塔在《超越人本主义教育与他者共存》[?]提到德里达“有限的责任只是把良知归功于自己的一个借口”,“有限的责任开始变得没有责任了”,“成为一位教师就隐含着对某人负有我们并不知道和不能知道的责任。”

03


五一加班,工作让我充实。

为教日语班特地买的有点小贵的教科书早到了,大概翻阅了一下,很精致和细腻,比如有效数字的计算范例简洁明了...准备让课代表和班长分章阅读并汇报...又想,书房里以前姚易辰同学特意从漂亮国背回来的教科书是不是可以同步阅读呢,不能浪费了姚同学的热心和善心啊,而毕同学辣么喜欢英文...看到当初扉页上留下当时的感受,相比,如今自己要迟钝不少。家里还有常顺之送的大学英语物理...
再,鼓捣竞赛的,乐于钻研的不少同学,也可以安排一两位阅读办公室里的大学汉语物理教材...记得还有一版匈牙利早期的教材...

另,六班的文艺班长和她的读伴拿着我推荐的书来看我,一本是新买的《旅行的艺术》,另一本是孩子妈妈在生她的时候就买的王小波杂文集...她们还问我,王小波和德波顿的区别,怎么说呢,德波顿是才子,王小波是智者...之前她们在努力读《自私的基因》...很高兴孩子们能热心读书,还不忘提醒不能影响“正常”的学习。

08


\教的风险\学的错误\教学勇气-
visible teaching and learning
虹桥中学青年教师交流会
PDF:认识我们的影响力 (785)
大家好,

Continue reading »

11

一年前,刚送走了一波又被留高三了,一接班就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X同学是从少年班过来的,很聪明但有点顽皮。第一堂课就发现他有课上传纸条的习惯,一直对课堂有要求,当然要当众提出告诫,何况是刚接班。但没过几天,正在讲课,发现他又在旧业重操了,就中断讲解转而质问他,面对我严厉的指控,他否认,我走下讲台,他继续否认,当我试图强行翻出证据的时候,他竟然来了一句,“过分了!”
这要是年轻的时候,面对如此挑衅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其实,对另一个班一个出国学生的行为就没控制好...但就在那一刻,我果断停手,回到讲台继续讲课。
想起很多年前,少年班的海顺老师提到他和学生发生激烈争执的事,说作为成年人的老师如果把学生逼到墙角,这对孩子也是不负责任的。
这事过了几天,X同学主动承认自己当时的确是在传纸条,我也一笑了之,而“过分了”也就成了我们课上调侃的梗。后来我还真过分,给人家起了叫开了的外号哈哈哈...以后的教学多发扬他聪慧的优势,他也积极进取,多次提出巧妙的构想。偶尔也回顾起曾经危险的处境,很庆幸当初的退让。
X学生最后的高考成绩是班级的前几名...

放下手里的书试着记录这一段教学插曲,源于《阅人无数》里的一句话,“让步是一种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