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The Pubulic

教育的目标是教会我们爱美。(The object of education is to teach us to love what is beautiful. )
柏拉图的理想国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乌托邦。让我们永远走向上的路,追求正义和智慧。智慧是治理国的知识,是统治者必须具备的品质。
“两千年的西方哲学史都是柏拉图的注脚。”——怀海特
@qiusir:如西方人经济上AA制,日本的各就各位,相当于道德上AA制...
随着对肉体上的享受要求减退下来,我爱上了机智的清淡,而且越来越喜爱。
我喜欢跟上了年纪的人讨论问题。因为他们经过了一段漫长的人生旅途,而这条路也是我们将来要走的,我认为人们应该请教他们这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你的年龄已经跨进了诗人所谓的“老年之门”...
在任何国家里,所谓正义就是当时政府的利益...
一般人之所以谴责不正义,并不是怕做不正义的事,而是怕吃不正义的亏。
做不正义事是利,遭受不正义是害。遭受不正义所得的害超过干不正义所得的利。
正义的本质就是最好与最坏的折中---所谓最好,就是干了坏事儿不受罚;所谓最坏,就是受了罪而没法报复。
那些做正义事的人并不是出于心甘情愿,而仅仅是因为没有本事作恶。
@qiusir:“一个好的法官一定不是年轻人,而是年纪大的人。他们是多年后年龄大了学习了才知道不正义是怎么回事的。他们懂得不正义,并不是把它作为自己心灵里的东西来认识的,而是经过长久的观察,学会把它当做别人心灵里的别人的东西来认识的,是仅仅通过知识,而不是通过本人的体验认识清楚不正义是多么大的一个邪恶的。”《理想国》里看到这段,深以为一个好的老师一定不是太年轻的人...
@qiusir:并不喜欢读这本书,但还是坚持着翻阅完。就像有些食物并不喜欢吃,但前辈说要这有营养,而自己也不想过于偏食...

正义就是只做自己的事而不兼做别人的事。
人们在小孩子身上也可以看到:他们差不多一出世就充满了激情,但是有些孩子我们从未看到他们使用理智,而大多孩子他们能使用理智则都是很迟很迟以后的事情。(天才的孩子则不同,比如理查德·费曼、弗里曼·戴森以及Robin Cheng等)
最好的男人必须与最好的女人结合在一起,反之,最坏的与最坏的要尽少结合在一起。(如果在农村待过,你看到一些优质的人会想到种马、种猪...当然人和动物的不同是评价指标多元以及动态...)
某种意义上半多于全。
@qiusir:能把一本不怎么喜欢的书读完的人,应该可以和不喜欢的人打交道,而且和人打交道是无法避免的...生活中遇到不投缘的人,你可以说是对方问题也可以说是自己的问题,对方或许会因为你而改变一点...但书是被动的却也是最坚定的,他不改变自己除非你改变自己...
@qiusir:宋老师说,上次监考就在看这本书呢...
@qiusir:生活不值得?有的书是不值得的,倒未必是书不值得读,是很多读者自身还没到那个层面,比如对方在满足生存,你强调精神...当然,你自己才是自己的读者。
狗也会变得像女主人一样...
@qiusir:和读这本书相比,似乎更喜欢找找不同版本的封面,有点现实版的买椟还珠哈哈哈...

The Pubulic

The Pubulic

The Pubulic

阿兰·德波顿提到过这幅油画[?],(法)雅克·路易·达维特《苏格拉底之死》...
The Pubulic

The Pubulic

我们一直寻找的,却是自己原本早已拥有的;我们总是东张西望,唯独漏了自己想要的,这就是我们至今难以如愿以偿的原因。
当事物状况最佳时,最不易被其他事物改变或影响。例如,强壮的身体不易受饮食或劳累的影响而发生改变;健康的植物也不易受阳光、风、雨等的影响而发生改变。人的心灵不也是一样的吗?最勇敢、最智慧的心灵是最不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和影响而改变的。
人生的态度是,抱最大的希望,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

一群被迫生活在洞穴里的人,无法走出洞穴,于是只能通过外界的事物留在洞穴中的一面墙壁上的影子来了解外部世界。
每个人的灵魂中也有三种品质:理性、激情和欲望。
"自己的主人"这种说法不是很滑稽吗?因为一个人是自己的主人也就当然是自己的奴隶,一个人是自己的奴隶也就当然是自己的主人,因为所有这两种说法都是说的同一个人。
财富所能带来的最大福祉,就是它能够极大的增强人们心灵中的宁静感。

格:你光这么想,可没这么做。你同意不同意:有那么一种善,我们乐意要它,只是要它本身,而不是要它的后果。比方象欢乐和无害的娱乐,它们并没有什么后果,不过快乐而已。
苏:不错,看来是有这种事的。
格:另外还有一种善,我们之所以爱它既为了它本身,又为了它的后果。比如明白事理,视力好,身体健康。我认为,我们欢迎这些东西,是为了两个方面。
苏:是的。

任何医生,在身为医生时,开立处方都会考虑病人的好处,而非自己的好处。

人的灵魂就好比这眼睛。当它注视被真理所照耀的对象时,它就可以清楚地看清它们,了解它们,理智从而诞生。但是,那些真理照不到的事物,那些暗淡的事物在它眼前就模糊起来了,它对于它们只有变动不定的意见,仿佛失去了理智。

On this da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