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qiusir:一日和某省重点中学的什么团委书记吃饭,席间提到他们的新校长,微醉的大肚男俯在我耳边说,“放心,我是他的人!”
@qiusir:惊闻师弟被辞?一直被高尚所束,临了才发现竟没有一点生存的保障。哦,教师也是一种职业...
@qiusir:教师这职业好呀,别人是花钱吸白粉,咱们是吸白粉还给钱。
@qiusir:所谓开车的经验除了一般的驾驶技巧外,更是对外在环境变化的适应和应变。人生路上或亦如此了。

@qiusir:得与失很多时候如磨擦起电的过程,有的物体因为得到电子而带负电,而有的物体却正是因为失去电子而显正电。生活中,在我们努力去获得什么的时候也要知道,还有一种获得是失去。

@qiusir:我本脆弱,也已疲惫,不想被感动,更不想被流泪,家里也不缺纸巾...昨晚特地避开《唐山大地震》决然选择了《危情谍战》。无论是剧情、场景还是台词串联都让人很过瘾...

@qiusir:前天在陆军总院看了个专家门诊,穿拖鞋的专家用手电筒照了照说,作个喉镜吧,我17元没了。看着门口那“我是人民的军医,竭诚为您服务”满心的疑惑,难道我不是人民?或许是我看错了,“我是人民币的军医”。

@qiusir:讲到运动的永恒性,想起那句“只有变化是不变的”;说到速度的状态量和过程量,类比学习方法,比如认真听课的经验本是过程,而一般是被当成某个状态来理解的。

@qiusir:吃了好几种的爱心药,带着麦上了三节课,嗓子竟然越来越清晰了,这该不会就是对劳模的奖赏吧。

@qiusir:三峡大坝你为何如此快的苍老?2003年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2007年可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可抵御百年一遇洪水,2010 年连希望都不能担负了...莫非是2012年的忧愁?

@qiusir:生活中常被远景的光明所蛊惑,就如透明玻璃窗上的那只固执的苍蝇...想来阳光能透过来就已是恩赐,该享受它而不是一味的追逐。

@qiusir:英国皇家学会学报称中国两千年历史中发生的外族入侵和内乱与气候变冷的相关性高于阶级斗争或暴政...难怪北京一直高温,而低碳者居心叵测呀。

@qiusir:你真当我是曹操,也得说一声先;我当你是曹操吧,一叫怎么八戒来了呢?
@qiusir:今天行走于昨天的梦境,站在通往未来的桥上,两头又都在雾中 。

@人大张鸣:精英逃离,不是政府的悲哀,而是民族的悲哀。
@qiusir:留级生要想开点,不能一概说离开了小学是小学的悲哀、离开了中学是中学的悲哀...不离开才是悲哀呢。时下的学校还不是以输送出国了多少学生为骄傲呢,这正是贵国少有的开放。

@qiusir:强健体魄,柔化心灵。
@qiusir:死亡该是天堂的准入证,不过是怕被发配到地狱,人也就好死不如赖活着了。不过最后还是被毕业了...

@qiusir:看透某人不是看穿某人皮囊,也不是揭示其本能;看透某人该是了解了他的道德和操守。
@qiusir:有魏姓同学,名子全,后更名子健,想来都不健全,遂更名魏健全。

@qiusir:旱厕里,能上手的即便是砖头也是救急的卫生纸,而无论多高档的XO在这里无非是什么人头马尿了。所谓自身的价值有时真的很难说,从境从需也。

@qiusir:人谈论人生之不自量力如观夜空,最初的廖若星辰,实则也繁星满天。即便专注那最近最亮的一颗星,其深邃和广袤也远超乎我们想像的极限,更不说具体的言语了。

@孙云晓:教育局长要选举产生!刚才,我接待韩国庆尚北道保健福祉女性局局长金章周来访,他说韩国教育改革最新举措之一是选举产生教育局长。
@qiusir:“教育局长要选举产生!”莫非这是见了韩国什么北道客人的收获:)要是见了奥巴马,那结论岂不更惊耸。

@qiusir:微博和贴吧的繁荣与所谓的民主并无多大的关系,人们对很多事的牢骚就如把公厕的不干净当成是随地大小便的借口一样不靠谱,说白了就是人需要排泄:)

@qiusir:现实是“老爷”的天下,而网络是“少爷”的地盘!

@qiusir:少16的几个学生回学校看我,清一色的都选择了出国读研究生。原本以为我是从农村到了城市,现在一看,自己不过是生活在城乡结合部罢了,都出国吧,往真正的城里走...

@qiusir:“熵”用来描述系统的混乱程度,也是混沌度,同样熵的增加就意味着有效能量的减少...真不知这个“沈阳巨熵广告有限公司”在酿名时是如何考虑的?

@qiusir:论及教育的民主和公平等社会话题,你我根本无法完全置身度外的挑剔和指责,而谈到其中的责任,每个人又何尝不是雪崩中的那片雪花呢。

@qiusir:原以为花和尚无非是锄强扶弱的鲁智深,而时下的二枝花和尚才让人大开眼界呢:一枝为唐骏校友,拥有西太平洋大学哲学博士等诸多证书的天柱山三祖禅寺住持宽容法师;另一枝当属自诩“至今还是处男一枚,内心无比纯洁”的释道心了。看到如此乱想,真担心是否真的要发生什么大地震了...

@qiusir:合情合理最好了,可有些事合理不合情,那照章办事呗;有些事合情不合理,也可以做,人是活的嘛...可当合情不合理后再遇到合理不合情后会如何呢?工农桥双向封闭,绕道三好桥、东北大学,就是不放行...大堵车!
@qiusir:原本长白岛附近的建筑工地就多,工农桥的因火封闭,加之沈阳的大街上四处开膛破肚,又不能开船,只能绕,再绕,继续绕...

@王克勤:建锋昨天揭开了江西唱凯决堤“无一死亡”真相。江西开始全面反扑,建锋已接到恐吓电话,他们要动用黑社会干掉刘建锋。建锋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部下,此报道是我全力支持操作的,谁要整建锋,请先来整我吧!
@qiusir:童鞋们,当年的黄继光、董存瑞们都转世当记者了。

@qiusir:巴萨为主的西班牙撕碎了德国战车,说明不是梅西不行,而是阿根廷不行;也不是阿根廷不行,是马拉多纳不行;不是马拉多纳不行,是马拉多纳当教练不行;也不是马拉多纳当教练不行,是...问题往往出在开始的某个点上,而非整体的错误。
@qiusir:初始某一点的问题往往决定了整体的走向,不过对失败结果的抱怨除了对整体的否定外,也多会被迁怒到无辜的点,当然整体的成功也往往被某个点的荣誉。

@qiusir:教师晋级演讲,"把我的儿子当成你的学生好不好!"同为教师的老公对训斥完孩子的妻子一说。想来教师的天平里别人家孩子的砝码更重些。

@qiusir:克林顿曾将王治郅比作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最大宗商品,那比尔·盖茨会不会说唐骏是中国潜伏微软的最大宗盗版呢。
@qiusir:传说中的“大牛”原来是“水牛”呀?我说呢,吃苦耐劳的“黄牛”个头也都差不多嘛。

@蓝天齐:邱老师,请教一个学生提问“邱少云为何被活生生烧死而不吭一声呢?”
@qiusir:如同我们不能想像当时的真实环境一样,我们也无法理解那个时代人的心理状态,与其质疑,姑且认同信念的力量能挑战生理的极限吧。

@qiusir:网事纷争,让人想起“曹操都有知心者,关公也有对头人”的谚语,也想到“乌鸦站在猪身上”的话,再看吴佩孚的“逢人便道生民苦,荼毒生灵是尔曹”就平静些了。

@qiusir:http://t.sina.com.cn/qiusir
@qiusir:http://t.qq.com/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