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qiusir:挂满敏感瓷的高墙前正纠结于是做一个“目田的人”呢,还是做一条“自由的犬”,忽然发现那没了“自由的人”不就成了“目田的犬”了吗。
@qiusir:长城啊高,长城啊长,一边是向往,一边是家乡。等那瓷的墙变成篱笆等那犬儿卸去装,等那目田发出芽就是我梦乡...

@qiusir:诺贝尔奖颁奖历史上还没有谁比爱因斯坦获奖更曲折也更富戏剧性。从1909年起陆续被提名,在1922年才获得补发1921年的物理学奖,不过获奖理由既不是1905年的狭义相对论,也不是1915年的广义相对论,而是用光量子解释了赫兹的光电效应现象,后得到密立根有力的实验支持,炸药奖才授予了最应该得到它的人。


@qiusir:Why blog?blog是需要,和摄取一样,排泄也是需要;Blog what?blog生活,玻璃窗里扯淡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人微言轻?微的人过微博的生活,又何必言重呢。
@郭芙蓉啊郭芙蓉:我是小人物,谁都是小人物,微自己的博,最仓促最小的舞台,最饱满最大的心情。管你看客多伟大,帐号是我的
@qiusir:思想从被接受到被表达,从正确引用到更在意自己的感受,不能不说是一种进化。
@你会喜欢的:微的力量 合则强
@qiusir:微的真正的强不是合力的强,而是多样性的强。

@qiusir:《Blood and Bone》里Bone回应黑老大那句“ I am the punishment of God. If you had not committed great sins, God would not have sent a punishment like me upon you”酷撼!不过这真是成吉思汗的话吗?不会是蒙古铁骑踏出来的吧。

@qiusir:“Couple bumps here and there,nothing bad."喜欢《万夫莫敌》里的这句台词,生活中总有意想不到的问题出现,也总能继续。如果我们也拍一部体育题材的励志电影,会以谁为蓝本呢?

@qiusir:完全是冲着丹泽尔·华盛顿才看《John Q》的。影片前半部写实得像部纪录片,后来才体会到那《迫在眉睫》的译名,而过于完美的结局即便被精心编排也终成虚幻。不仅是父爱,影片在暴露医保等社会问题时也引发不少道德上的思考。最后还是那自恋的新闻主持才带来转机,开放才有希望也是观影后的最深体会了。

@qiusir:原本很有实力的小闯数学竞赛发挥并不理想,最近将就个南开的实验班,也好,也省下时间研究自己感兴趣的题目了。把我的台式电脑暂借,也提供我的题目:求作凸面镜上的反射点C,使过定点A的光线经反射后过另一定点B。

@qiusir:情人节也好,情人劫也吧,倒让我想起对磁铁N极和S极的感慨: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不是把本不该在一起的东西撮合,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是把本该在一起的东西分开。与电的类比让我们相信磁单极子的存在,而感性上还是希望该有一种相处永远无法分开。

@qiusir:没上过山没下过乡,也没赶上大炼钢。还真看不懂那无视自己基本的权力却能成群结队学雷锋、浩浩荡荡去照相的,很怀疑。

@武卿:我看现在很多人都挺好为人师,纷纷在博客微博上以情感、心理、人生导师面目出现。同学们,别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人身上,走自己的路,让跟头告诉我们吧。
@qiusir:跟头武卿?路不平也未必直,还是感谢那些修路的和指路的人吧。

@qiusir:每每看到漂亮的石头,不是把它捡回家,而是存放在记忆里。久而久之,童年的河滩上也就不见了黑的泥,不见了细的沙。
@qiusir:这年总算是要过去了。连续加班很辛苦,犒劳一下,不经意竟克服了对麻酱的恐惧,味道不错:

@qiusir:硕鼠当街比猫欢,也只好重贴那旧年画。
@qiusir:"你知道一面逃难一面如何教书?有一位化学老师就直接把公式用粉笔写在他的黑色大衣背后,让学生一面看着他背影一面记诵,晚上把大衣上的公式擦掉,再记另外一个,白天让学生记诵..."齊邦媛《巨流河》

@qiusir:中午在体育馆练习定点投篮,一改对投失次数的在意,而改为只对投中的计数,主动训练的意识和成效多少都有点提高呢。

@qiusir: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而如此宿命的表述总让非龙凤者悲观,教育的意义又在哪呢?以前在超常部开数理选修课,某学生用画板Control M+L快捷淘气举动...那不经意发现给我很大启发。不管红色的多边形初始多么凸凹,只要进行中点迭代,总会趋近椭圆,可谓修成正果。而教育的必要和不厌其凡的意义在此。
@qiusir:不厌其凡的应试教育就如这线性的迭代,总能磨没了那棱角,而修成的正果也只是果的形;尊重个性的非线性迭代才能开出缤纷的花,有了缤纷的花才有芳香的果。

@qiusir:流水上听歌,循环播放那一首呢,还是随便听听...
@qiusir:凡事,己不可为而心向往之,己可为之而己不为,终可随心而为,奈何齿松味淡矣。凡事,可无心不可等。

@qiusir:古时传下来的多是诗词,现如今却多是因一首歌让一首诗传诵,因一部电影让一首歌传唱。如果说人们对多功能电子产品的偏爱是出于对“富信息”消费的需求,那未来我们又会消费怎样的产品呢。

@qiusir:即便能在纸上很熟练地进行着乘除法的运算,更多还不是活在那加减法的世界;当只是开始认识分形的奥妙,日后的成长也就注定要长久地线性迭代了。

@qiusir:近来热闹的全民打拐,怎么看怎么像是商场里的促销热购,不过这次打折的不是商品,而是那正义的标签。当然促销的最大的获益者还是那叫卖的商家。
@qiusir:我们的社会主义惯常把原本谋生的工作冠都以崇高的美名,如此可以堂皇地按需享用那甘愿的付出,当然这并不是大众的共产主义。问题是那清贫的奉献往往也掩饰不住对荣誉的企图,剩名就比剩饭靠谱吗?也是,我们的社会还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呢。

@qiusir:想来是该谢谢那把我从水中解救出的船,不过在开赴下一站的路上,我也只有甲板上的片刻休闲了。

@qiusir:http://t.sina.com.cn/qiusir
@qiusir:http://t.qq.com/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