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qiusir:关于卢瑟福用α粒子轰击氮原子核发现质子和学生查德威克用α粒子轰击铍原子核发现中子的核反应方程,曹哥自有记忆妙招:所谓“鸡蛋皮”者“击氮铍”,此师徒二人一个“鸡蛋”一个“鸡皮”,还都是诺奖获得者。


@qiusir:原来一年前就已颓老,青年的奋发成了清明的追悼,五四合并了六一,也只有盼着重阳了。
@qiusir:我的荣耀深埋在谦卑的心底,我的脆弱沾在幸福的脸上。

@qiusir:错过了两次机会还能得诺奖的也只有约里奥·居里夫妇了。最先发现新的中性射线却没有意识到是中子,被查德威克抢了先;最先发现正电子的轨迹却被安德森捡了漏。估计上帝是急了,干脆给了个根本不能忽略稳定的人工放射性现象,小居里夫妇也总算没再大意。说人家居里家的门槛高,连上帝送礼都得送三回呢。

@qiusir:户外的绿柳透着春天的气息,超市促销的蚊香则散发着胜夏的味道。
@qiusir:笔的书写和计算带来的乐趣有别于笔的拆卸和组装的好奇。

@qiusir:和学生提及志愿的事,多表示师范绝不考虑。我还颇自信地问,“当老师不挺好的吗?”学生回答的倒也肯定,“不,快乐也都是表面的。”唉,想想那“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歌词真是惭愧,难道再发展下去会是“长大后我就杀了你”?
@qiusir:“上辈子杀猪,这辈子教书;上辈子杀了人,这辈子教语文。”

@qiusir:黄昏,公园,小桥上跑下一男孩:“爸爸,青蛙叫呢。”“傻孩子,哪有什么青蛙,都是癞蛤蟆。”“爸爸,水里有鱼。”“哪有鱼呀,肯定是癞蛤蟆。”这刚被我怀念的蛙声一片,这刚被我感慨的清澈山泉,顿时嘈杂和浑浊...

@qiusir:这溜达鸡吃的,怎么有鸡头没大腿呢?腿溜达没了?店小二...

@qiusir:有高三学生模考成绩不理想,回家那狗撒气,一觉醒来心情大好,见狗围其左右如故,又感慨起狗之度量。常听家长抱怨考生之焦躁,在想家有考生的家庭是不是考虑养条狗呢?可孩子妈妈说那狗眼睛上火了...

@qiusir:大凡避开教师的权益而渲染学生民主的,大凡无视教师的主体而只欣赏学生表演的,都会让人怀疑他从教的身份和目的。

@qiusir:伽利略:他失明了,因为在自然界已经没有剩下什么他没有看见过的东西了; 开普勒:我曾测量天空,现在测量幽冥.灵魂飞向天国,肉体安息土中;牛顿:道法自然,久藏玄冥.天降牛顿,万物生明;富兰克林:从苍天处取得闪电,从暴君处取得民权;海森堡:He lies somewhere here. 他躺在这儿,却在那儿...看看大牛的墓志铭。

@qiusir:詹宏志谈教育:我们从小就被送入一个专事改造的机构,大部分人学到的是对学习感到厌倦;现在的教育系统帮你把答案都找好了,而不是给找答案的勇气和能力;这个系统太重视知识数量的累积,而不重视得到知识、处理知识的方法;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是要自己思考找出力量来,还是要被死去的灵魂影响?

@qiusir:世人都说金子好,可金子也会有成了马桶盖子,金子也有见不得光,而当真被显摆出来的时候,除了是为罪恶背负,就得给长草的烂泥当陪衬...唉,金子难当。

@qiusir:中午吃饭,小彭老师抱怨批改几何大题很费劲,不少学生不会也密密麻麻乱写一通。他说同样承办过一次美国的数学竞赛,题目明确告知不写得三分之一的分数,但答错了也就没分了。如果说在这细节上看出对诚信的呵护,那我们奉行的得分点策略简直就是在鼓励投机。

@qiusir:轻核聚变比重核裂变的比结合能变化更大,也就具有了更高的产能效率,而正反物质湮灭会让所有质量都转变为能量,效能自然远超轻核聚变了。早在1995年科学家发现了最简单的反物质原子——一个反质子加上一个正电子构成的反氢原子,直到现在科学家才找到了反氦-4,下一个更重的反物质该是反锂-6...

@qiusir:不是中国电影不行,是我们不行。不是中国足球不行,不是中国教育不行…
@qiusir:当没个性成了学生的最大个性,涛哥清华百年讲话中“望学生保持个性”意味深长啊。纵观世界各国,我还是认为北韩最具个性:)

@qiusir:人家高三冲刺呢,W博、F硕、M成、S路和L鹄却跑到丽江游玩去了,还从四方街寄来明信片,让人眼热。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那木府旁“天雨流芳”的牌坊。

@qiusir:http://t.qq.com/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