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一次《实话实说》节目里,周华健提起魔术师霍迪尼最后一场演出“魔术人生”的结局,很让个人感慨,对他“你要去开始一件事情很难,可是你要结束一件事情更难”的体会也颇有同感。

尽管我们常用宇宙替代无限,但对人来说,宇宙是有两个的,上有斗转星移,下有人世沧桑。正如自然界的物体都有保持原有运动状态的惯性属性的大小不同,社会中的独立个体也有其心理质量多少的差异。

物理上静止的和匀速运动的物体所有合外力都为零,相信懒惰和勤劳的内在也没什么不同。如果说速度很小的状态是别人眼中的懒散,那么急速行驶的就是常说的勤劳了。其实懒散也好,勤劳也罢,都是心理惯性使然,其差异也多在在起点,而起点的不同有一部分则是教育结果的不同了。

物体运动状态的改变需要外力,质量大惯性大,而于社会中的人来说,困难---需要费力的不是保持状态,与其说是开始启动不如说是结束,所谓万事开头难,难不是在开头,而是在上一个过程的终止。和保持高速行驶相比,踏步的停下来很容易,而对急行者来说结束更难。人的很多情绪都和保持和改变有关。轻松愉悦多出自某种生活状态的和谐,而焦虑的苦恼多出自陌生新生活的设想。

为什么变革者多是年轻人,而老者相对保守一些?相信人的社会质量与其社会阅历正相关,而人性的很多问题可以从其社会惯性上考量。

前两天应邀给一些实验高三学生作了一次高考考前串讲,突然感慨人世机缘,这第一次其实也是最后一次...当然也有学生更乐观一些:)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