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为了听北京来的博导讲座,早早回到办公室。初中的、小学的,阶梯教室的人很多很多,没办法很多学生去了二楼...幸亏还留了老师的专座:)
话语霸权:“这个你们一定没有见过!”“这个你们肯定没有听过!”总觉得北京上海的专家自大,而信息社会的机会均等,很难说什么有明显的地域优势。过于自信可要当心啊:)
细节伤痕:讲座开始不久的细节失误,“15世纪到17世纪这2000年...”下面的小学生说“是200年!”犯错误是难免的,以前我总觉得课堂的安全感对学生很重要,其实对老师也如此。小孩子是很认真的,更不会留情面:)
信息均等:“刘翔的教练拿着录像机...他叫什么来着?”学生答曰“孙海平!”话语霸权的错误就在于漠视了信息的透明和均等,和学生相比,老师不仅仅是不知道刘翔教练的名字。
少年虔诚:我观察了一下,尽管有的孩子已经入睡了,但还是有不少能够坚持将近两个小时的学生。最为有趣的是,教授讲座提到论文格式要有参考文献,愣是有学生认真在抄写教授用来做例子的一些目录:)会后我问一位上小学的学生,“听明白了吗?”“听懂了!”
结束更重要:听过很多次演讲,也演讲过多次,其中最为尴尬应该是主讲者忽略了周围的具体情况而沉浸在自己的内容里。主讲者很看中自己的内容,更希望自己能够给观众一个完整的陈述。而事实上,作为听众来讲,他们更看重眼下,比如今天下午3:00就要放假了,很多学生自然走神,不少老师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演讲,很多时候结束比继续更重要。
很高兴看到这么多学生如此踊跃的参加这类活动,也希望学校给孩子们提供更多的机会。但愿下次物理周的讲座也有如此的人气。
自己写下这些主要是提醒自己作为老师/主讲者的一个定位,或是积累一些经验,没有任何贬低的意图。而所谓的评论,如果有所冲突,仅仅是风格的差异。

On this day@qiusir blog

No Responses to “结束更重要:)”

  1. 丁香武健 Says:

    qiusir的刀也很厉害呀!不是小刀是大刀-冲向专家了。

  2. qiusir Says:

    武健:
    我仅仅是针对现象而不是针对个人啊:)作为教师谁都难免遇到这些问题,很多事情可能只有旁观者清。

  3. yy Says:

    博导自负装大神,遍体硬伤误童真,Q侠挥刀铲不平,只对现象不对人?

  4. Violet Says:

    我们这些小孩子,桀骜不驯,许多东西都不愿意去相信,觉得只有自己去证明了才是真的,才是对我们有意义的"真实".While,许多大人就有征服我们的欲望,非要把一些"真理"强加给我们,逼着我们俯首帖耳.这真是两股蛮拧的劲儿,也是大人和小孩子矛盾的原因之一吧?

  5. 武健 Says:

    其实内心中与QIUSIR是一致。对现象不对人。
    半年前一位教育科研所所长到校讲教学策略。课后一笑。居然连策略、教学策略、学习策略的界定都没有分析清晰(最起码是没有表达清晰)。后来向师大陈老师提及。陈老师爽快地说:“那是我的朋友!”---不禁汗然。
    我们要求自己思维的尖锐,没有锋利的思维无法进步;我们佩服两位老师的胸襟,但无法要求所有的人都有两位老师的人品。我们还要学会在生活中保护自己。这是由生活中的算法得到的生活策略。
    改变才能长期坚持。

  6. 之间 Says: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博导就反感

  7. qiusir Says:

    眼下很多博导的评选如同入党:)

  8. 绍凯 Says:

    既然某些行为是有明确目的的,那么看它是否达到这个综合目的就好了,其他又何必多言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