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早上语文刘老师拿来H生的随笔,其中有这样一段:"2005年9月28日,qiusir的衣服上有个补丁,突然我看到了。qiusir没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只是冲我微微一笑,什么也没有说。不知道那衣服为何刮坏,也不知补丁是谁打的。同学们扪心自问一下,谁的衣服上有缝缝补补的痕迹呢?望三思!"
太太和我都是不动针线的,况且家里很多衣服没等穿旧就已经闲置了,更不要说穿破了打补丁了...想必是孩子把衣服上原本用来装饰的布条误以为是"补丁",其实那些带"补丁"的衣服比一般的还要贵些呢。老师的奢侈反倒成了孩子眼中的朴素,还以此"教育"同伴,天真的孩子啊:)
孩子以孩子的天真揣测大人的复杂,大人以大人的阅历去推断孩子的童真...以自己的主观臆测他人,与其说是人的习惯,还不说说是一种必然。人差异的客观致使误解的必然,而了解对方成了有效交流的前提,如果为人师者单以自己的推测去说教势必适得其反。

而补丁却也勾起自己的回忆:
小时候穿的衣服少有没有补丁的,那时的处境连家境连贫寒都算不上,一年到头穿着那一身草绿色的军装,布料本身就薄,少有替换,印象中特别容易破,特别是裤子在膝盖和臀部的部位。妹妹补的补丁歪歪扭扭,还总开线。走路的时候总担心是不是会被人看到什么地方漏了...很难想象当时的窘境。

同样是补丁却也有真假之分,有功用的区别,而很多时候补丁和朴素无关。小时候衣服上的真补丁是无奈,眼下衣服上的假补丁是一种选择。

On this day@qiusir blog

No Responses to “补丁”

  1. shk Says:

    在取笑孩子们童稚话语的笑意还没有从脸上完全退去时,一阵酸楚的心绪又侵袭了内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