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为记录风景的拾荒者的行踪和皓首穷经的历程,每月选一张手机自拍的图和这一年在读的书,也陆续更新这一年看电影的流水账,即便是无聊的爪印也是留给未来自己的礼物......
Continue reading »

01

2019-12

翻完了一年的读书笔记,抽空交了下一年的物业费,完成了家里的大扫除,也大体写完了年终总结...对我而言,一年中最有仪式感的事莫过于年末最后一天拍新年照了,咱家的摄影师很有耐心,拍了好多张,特别在微博、推特、脸书和这里发不同的版本。窗前有雪,梁上无霜。心中无债,身上有光~~~

物联网了,云计算了,钱虚拟了,大数据时代都人工智能了,谁还关心什么四个现代化呢,但清晰记得那“奔向2000”的标语。一不留神,竟跑过了少时的未来20年。让我欣慰的不是个人小糠生活的到来,而是对步入这个全民小康的社会的期待,期待不是为了应试的学习,期待不是为了附和的交谈,期待看到自然的风景,期待听到心底的歌声,期待这片神奇的土地上长出美妙的心灵...

2020年也是求师得教育实验室成立的第20年,越发体会到卢梭“冷冰冰的理性,只能影响我们的见解”,也切身感受阿兰的“行动的快乐总是大于它给我们的许诺”。“求师得”成立之初是“求思德”,仅凭着一个天真的想法和一股子鲁莽的劲头,时至今日虽说也没什大的长进,但作为师生协作的数位学习型组织,假期活动有模有样,角色互动与学科融合的数位学习已完成了十期。

过去的一年,读书给了我很大的开导,甚至很享受这人际寡淡的生活。阿兰·德波顿、弗里曼·戴森等这些作家是给我带上镜子的人,从他们的作品中时常感受到显微镜和望远镜的妙处和威力,忽然意识到人到了一定的岁数,有些书读起来才起劲,眼睛开始花了,思维反而清晰了。

关于教学,很担心自己也会成为Aged Ignorance,“为一切凡俗之物,剪去翅膀”。平日里最大的快乐和最多的烦恼多来自工作,以至于让我觉得工作是生活的全部,就如我看学习就是教学的全部一样。“若不教书,我就活不下去。我发现教学和学生使我生气盎然。”从理查德·费曼先生那找到当教师的共鸣,如果不当老师,我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从伟大的人物那看到平凡的自己并不奇怪,牛顿早就告诉我们地上的石头和天上的星星遵循相同的定律。“如果你想让所有的学生从头到尾都满意,那你最好还是别干了。”“我没有义务去成全别人对我的期望。”费曼的话也给我很大的宽慰。当学生把对老师单纯好恶凌驾到对自己基本规范的要求之上,当老师的工作更倾向于去讨好学生,这都是本末倒置。现实是老师多被当成王小波笔下的“对你有任何一种评价,都无须向你解释或征得你的同意”的领导、家长甚至学生眼里的行货。平日常念起阿兰多次提到斯宾诺莎的“人根本不需要马的完美”,越发觉得自己向着“特立独行的猪”的方向迈进。

“没有几个人是真正充满善意的,明白这一点让我深感悲哀。”读到普鲁斯特的这句其实倒让我对偶尔无耻有所释然。“许多困难实际不是困难,而是美德。”阿兰·德波顿的话给我极大的鼓励,想来如果在现行环境中一帆风顺似乎是更糟糕的结果。过去的一年,自己遇到不少的困难,也犯了过错。“学校的工作不过是安排好的游戏,它制造出一种有条理的疏忽,一种拘于礼节的老成。”当直面社会问题时会想起阿兰的这句,也让本来不善交往我的更缺乏了面对人际的勇气。戴森看到错误的角度更全面,《反叛的科学家》里说“如果你从不犯错,那科学就不好玩了”,《天地之梦》里说“真理易于从谬误中产生,难于从混乱中产生”,《生命的起源》里说“生命起源于新陈代谢而非精确的复制”,“细胞的适应力比基因的独裁重要,整体容忍误差的能力比每部分的精确重要”。如果生活在犯错和浑浑噩噩中有选择的话,我要过清澈的生活,就像阿兰说的“大地上充满痛苦,但是天空将是晴朗的”。

“对光明与生命的热爱,以及试图描述绝望经历的隐秘执念。”一样有着加缪的珍贵,同时阿兰也告诫不要“像一个悲剧演员在为自己念台词”,“忧郁从来不是什么高尚、美丽、有用的东西”。普鲁斯特更直言“快乐对身体是件好事,但惟有悲伤才使我们心灵的力量得以发展。”对新年的愿望,似乎不满足于从前一样那样期待明年和今年一样的进步,而对唤起力量的悲伤和困难倒有了一点期待呢。

最近发现两位同学的书桌上摆着王小波的书,前日还收到学生转来豆瓣的书评。那本书Educated早在比尔盖茨推荐的时候就关注了,关于新年的祈愿,或许如这本书的中译名,“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Flee as a bird to your mount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