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The Crowd: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
Gustave Le Bon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早就知道这本书,也仅限于“乌合之众”的书名,读了一遍,发现自己元不知道这本书,甚至连书名也不理解了,大概是身在此众中吧...
@qiusir:1895年电子还没有被J.J.Thomson发现,Le Bon已经发表了群体心理学的开山之作。

我所做的研究、付出的努力,只考虑方法,各种意见、教条、理论对我是没有影响的。
有一位杰出的思想家---阿尔维耶拉,他在最近的一本著作中说过,他不属于当代任何学派,有时候他就发现,他和这些学派的各种理论都是不同的。我希望这部新的著作也适用于这样的理论。
社会组织是复杂的,让它们突然发生某种变革,我们的智力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对重大变革的热衷,才是一个民族的致命威胁。不管这种变革在理论上多么出色,只有它能够立刻改变一个民族的气质,才可以说它是有用的。但是,拥有这种力量的,也只有时间。

从绝对真理的角度看,一个圆或者一个立方体,都是由确定的公式,加上严格的蒂尼,从而形成不变的几何形状。可是如果从印象的角度看,这些几何图形,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却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再者,如果从透视的方面看,这些几何又有了变化,立方体可以变成方形,再换个方向,又会变成圆形。(长方形、正六边形...不知道圆?)而圆形则可以变成椭圆,也可以变成直线。这些形状都是虚幻的,但是,考虑这些虚幻的,反而比它真正的几何形状有意义,因为只有这些虚幻的形状,才是我们能看到的,能用照相机记录的,能够通过绘画描述下来的。所以这样看来,不真实的东西比真实的东西包含额真理要多得多。
思想确实是从一个独立的头脑中产生的,但也是基于群体的禀赋。
在我们的所有行为中,无意识作用很大,而理性却没有什么作用。无意识起着作用,但是以一种人不知道的力量方式。

引言 群体的时代
真正的历史上的大动荡,其实不是那些让我们吃惊的宏大暴烈的事情。思想、观念和信仰的变化,是造成文明变革的重要因素。
群体是不善于推理的,但却是急于采取行动的。
科学承诺我们的是真理,至少是我们智力上能够把握的一些知识,而且,科学从来没有承诺给我们和平和幸福。科学不关心我们的情感,也不关心我们的哀怨。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想方设法和科学仪器生活,因为它所摧毁的幻觉,是没有力量可以恢复的。

创造文明、领导文明的,从来都不是群体,而是少数的知识贵族。群体有的只是强大的破坏力,他们的统治永远都是一个野蛮阶段。
当文明的结构动摇即将解体时,让它灭亡的总会是群众。只有这个时候,群众的使命才是清晰的。
只有对群体心理有基本的理解,我们才能理解法律和制度对群体基本没什么作用,也就能理解群体是不会坚持自己的意见,除非是别人强加给他们的。
对人们行为动机的破译,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就像确定某种植物或者矿物的属性一样。
今天,我们所接触到的,只是一片几乎没有被开垦过的土地的表层。

第一卷 群体的心理
一 群体的普遍特征和群体思维
处在群体中,他们的自觉性、个性消失了。
哲学家赫伯特·斯宾塞曾经说过,在形成一个群体的所有人群中,并不存在这些人群的总和以及平均值。
@qiusir:意识本来无关紧要的,却非要让自己表现出关键的作用,这应该是个体大脑的自保导致群体智力的丧失吧。
我们大多数的日常行为,都是我们无法观察到的一些隐藏的动机所造成的结果。
群体中可以累加的一般只有愚蠢尔不是天生的智慧。如果我们将整个世界看成一个群体,那整个世界并不会比伏尔泰更高明,相反,伏尔泰可以说比整个世界更聪明。(我们是不是可以大声喊出,“我比整个世界都要聪明”呢?)
无意识人格的强势,有意识人格的消失,通过暗示和相互传染的作用,人的思想和感情会向着一个共同的方向发展,并且立刻将这种暗示的观念转化为行动。这个人便不再是他自己,他变成了自己的意志受别人控制的玩偶。
智力上,群体总是会比孤立的个人低,但是从感情上和群体激起的行动上看,群体的表现会比个人更好。

二 群体的感情和道德观
群体是所有刺激因素的奴隶。
群体根本不会提前做一些计划,他们能够先后被不同的情感激发,甚至是完全矛盾的情感,但是他们又总会被当前的因素刺激、影响。他们就像一些树叶,会被风暴卷起,想着四面八法、每个方向飞舞,但是他们又都会有一个最终的归宿,就是落在大地。
任何地方的群体都有一些女人气,但凡是可以赢得他们信赖的人,其命运很容易发生很大的变化。但这种女人气的做法,不啻于在悬崖边上散步...
在一个群体中,不可能的事是不可能存在的。
史学著作只能是纯粹想象的产物。他们是对观察有错误的事实所作出的一宗无根据的记述,同时混杂着一些对思考结果的解释。(一竿子打翻一艘人哈哈哈)
真正可以打动群体心灵的,往往是神话中的英雄,并不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英雄。
群体表现出来的感情多种多样,非常简单,异常夸张。
在群体里面,那些无能的人、傻瓜、心怀嫉妒与怨恨的人,就会摆脱自己那种负面的感觉,不再感觉自己是个无能的人,反而会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却是极其短暂并且残忍。
革命本能在群体中起着主导作用,那我们就理解错了,我们是误解了群体的心理,我们上当了,因为占主导作用的,不过是他们的暴力倾向。
群体像原始人那样,有着很强的保守本能,他们多变,只是反映在表面的一些事情...群体掌握权力是在那些伟大发明和工业出现之后。

三 群体的观念、推理和想象力
群体所能接受的观念,必须是简单明了,所以,一种观念想要变得通俗易懂,就必须经过一番深刻的改造。
一种观念的产生,不管它刚出现时有多么高深和伟大的成分,不管它多么伟大,仅仅是因为它进入了群体这一个理由,处在群体低下智力的范围,并对群体产生影响,就让这种观念的伟大成分丧失殆尽。

对于缺乏推理能力的,比如说群体,由于推理能力的缺乏,他们的想象力就变得强大并且非常活跃,甚至异常敏锐。简单的一个人、很小的一件事,都可以在他们的头脑中唤起栩栩如生的形象。
那些虚幻的因素对人们的影响一点都不比现实小,对于两者的心理倾向,人们基本上不会做任何区分。
要想掌握统治民众的艺术,就必须先掌握影响民众想象力的方法艺术,这才是正确有效的方法。

四 群体信仰的宗教形式
群体对观念只有两种态度,要么全盘接受,要么全部拒绝。

第二卷 群体的意见与信念
一 群体的意见和信念的间接成因
时间是一切问题的解药(时间是一杯忘情水[?])
旧传统只是被暂时消灭了。随后,这些旧传统又恢复了昔日的影响。
时间对于社会问题,是最有力的因素中的一个,就像时间对于生物问题一样。时间能够真正创造唯一,也能够真正地毁灭唯一。
群体的信念和意见都是由时间堆切起来的,也可以说,时间为群体的信念和意见的成长提供了必要的土壤和养分。
一种观念能够出现在一个时代,却不能出现在另一个时代...
“我们找不到任何一种统治形式,是能够在一夜之间就顺利建立起来的。我们需要数百年的时间才可以打造出政治和社会组织这样的产物...”
一个民族并不具备能够真正改变其制度的能力。
能够决定各民族命运的,不是他们的政府,而是他们的性格。

有这样一种观念,认为教育能够大大地改变人们,而且一定会改变人们,甚至能够让人们变得平等,着是当代主要观念首当其中的一个。这种观念一直被重复着,从来没有间断过,仅仅是被不断重复这个事实,就早已让它成为最坚固的民主信条。

教育是不会使人变得更有道德的,同样也不会使人变得更幸福,这些是与教育无关的。同时,教育也不会改变人的本能,更不会改变他与生俱来的热情。但是通过教育,只要有一点不良的引导,那么它所造成的影响,害处将远远地大于教育带来的好处。

但是众多的老师中,只有经验这位良师,才会在最后指出我们的错误。
想要取得成功,依靠的是经验,是判断力,是开拓进取的精神,然而这几种必要的因素,却是教科书不能交给我们的。

二 群体意见的直接成因
泰纳曾说过,雅各宾党人但是利用了“自由”和“博爱”这种流行说法,才得以建立起“能够和达荷美相媲美的暴政,和宗教法庭相同功能的审判台,以及和古墨西哥类似的人类大屠杀。”
同样是“民主”这个词,在拉丁民族就是指个人意志和自主权要从属于国家,国家具有一定的优势;在其他民族中,其所有的意义却是个人意志可以超常发展,而国家要对此服从。
我们还是将理性这个问题交给哲人吧,不要在强烈坚持让理性插手人类的统治了。一切文明存在的主要动力想来不是理性,也可以说,尽管理性是存在的,但文明的动力始终是各种情感,这些情感包含有尊严、自我牺牲、宗教信仰、爱国主义精神以及对于荣誉的热爱。

三 群体领袖及其说服方式
只要有生物聚集在一起,那么不管这些生物是人还是动物,他们总会有一个统领,并且让自己一直处于被统领的统治下。
而我们现在所说的的领袖,其实并不是思想家,而是一些实干家,他们没有聪敏的头脑,也不能深思熟虑。恰好,想成为领袖,也不可能具有这种品质,因为这些会让他们变得犹豫不决。对于那些有精神问题的,处于疯狂边缘的人,变成这种人物反而更容易一些。不管这些人所追求的目标有多么荒谬,但是他们却有着坚定的信念,这就使得他们丧失了任何的理性思维,那些理性思维对他们再有额没有一点儿影响。
信仰可以移山填海额力量
占据群体灵魂上风的,并不是他们对自由的渴望,而是他们自己甘愿成为奴才的欲望。他们是如此愿意服从,所以不管是谁出现了,只要声称是他们的主人,他们的本能就会让自己臣服于这个人。
断言法、重复法和传染性

四 群体信念和意见的变化范围
一切事物,如果与民族的普遍信念相违背,那么它们是不会长久的,叛逆的支流不久就会回归主流。
一种文明,如果使得群众占据了上风,那么它离消亡也就不远了。如果非要找一些事去延缓它的毁灭,那就只剩群众极其不稳定的意见了,还有群众对所有普遍信仰所表现出的麻木不仁。

第三类 群体的分类及其特点
一 群体的分类
异质性群体 同质性群体
我们已经了解到,智力在群体中起不到任何作用的,群体基本上完全处于无意识情绪的支配之下。
二 所谓的犯罪群体
三 刑事案件的陪审团
一两个有势力的人物存在的话,就足够让陪审团的人愿意跟着他们的思路走。
四 选民群体
一切的集体,不管其成员智力水平如何,即使(?)全部患有智力低下症。40个院士的投票结果与40个卖水人的投票结果相比,并不会有什么高明之处。
五 议会
一个新文明诞生了,它包含着各种制度、艺术和信念。追求自己的理想,是这个民族经历的过程,在这其中,它会得到一些素质,这是它建立伟大功绩所必需的。我们不用对此怀疑,在有的时候,它依然是乌合之众,它的特征变化不定,但是在这背后,会形成一个稳定的种族禀性,这个禀性就决定了一个民族变化的范围很小,机遇的作用也被在被支配着。
古老的理想一旦消失,种族的才华也就消失了。
一个民族的生命循环,就是在追求理想中,从野蛮到文明,然后,理想就没有了优势,便会走向衰落,然后死亡。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不同版本或遗漏的补遗
人一到群體中,智商就嚴重降低,為了獲得認同,個體願意拋棄是非,用智商去換取那份讓人備感安全的歸屬感。
一切宗教或政治信條的創立者之所以能夠站住腳,皆因為他們成功地激起了群眾想入非非的感情,他們使群眾在崇拜和服從中,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隨時準備為自己的偶像赴湯蹈火。
名望的特點就是阻止我們看到事物本來的面目,讓我們的判斷力徹底麻木。
對歷史而言,個人命運可能隱藏在很小的一個小數點裏,但對個人而言,卻是百分之一百的人生。
誇大其辭、言之鑿鑿、不斷重複,絕對不以說理的方式證明任何事情——這些都是公眾集會上的演說家慣用的論說技巧。(断言、重复和传染性?)
我們始終有一種錯覺,以為我們的感情源自於我們自己的內心。
群體只會幹兩種事——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
在與理性永恆的衝突中,感情從未失過手。
在集體心理中,個人的智力差異削弱了,個性也消失了。
倘若没有传统,就不可能有民族的气质,也不可能有文明的存在。因此,自从人类存在以来,他们所关心的两件事就是:一、建立传统;二、当它所带来的好处用尽时,就努力摧毁之。没有传统,就没有文明;没有对传统的缓慢淘汰,就没有进步。
群体中的个人是沙中之沙,风可以随意搅动他们。
数量,即是正义。
群众没有真正渴求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充耳不闻…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29

Alan

权作译序
“普鲁斯特怎样改变你的生活” 含英咀华,剔隐抉微。

进取、乐观,普鲁斯特的身上看不到,健康、自信,到他那儿去找肯定找错了地方。门窗紧闭,足不出户,他终日盘踞床上,坐拥种种疾病,时时为了失眠、伤风、便秘之类担惊受怕,屡屡宣布自己已然死期不远。人生诸项,于他几乎是一连串失意的连缀:著书无人赏识,爱情全无着落,至于他看重的友谊,他那些社交场上频频聚首的朋友对他寄赠的书稿甚至翻都懒得一翻。
“没有快乐,没有目标,没有行动,也没有抱负。有的是已经到头的人生路,是父母忧心忡忡的关注。没有什么幸福可言。”
“快乐对身体是件好事,但惟有悲伤才使我们心灵的力量得以发展。”
普鲁斯特有言,获得智慧的途径有两种,一种是老师传授,毫无痛苦,一种得自生活,充满痛苦。
别太快
在普鲁斯特看来,惟有放慢节奏,才可领略生活的妙处,惟有领略到生活的妙处,才是对“现在”的真正占有,生命才不致沦为无谓的浪费。
“我们未必就能走进日月山川,然而即便是从后楼走到前楼,换一个风景,也不错。”
@qiusir:不能妄想与普鲁斯特相伴,也不能奢望与德波顿同行,那就带上一本关于逝水年华的书散步吧…… ​​​​
Continue reading »

21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思维的乐趣》(我选择另一篇文章的题目替代这个书名,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王小波著
@qiusir:读过《我的兄弟王小波》,大个、笑眯眯、寡言……第一次集中读他本人的杂文和随笔,《思维的乐趣》满书的铅笔道道,都不知道最喜欢哪一篇了。即便是作家,留过学还学过理的比纯土鳖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哈哈……
@qiusir:前日路上,见前车贴着这么一段:“往后余生,不慌不忙,做一个小流氓。吃最甜的糖,睡最软的床,吻最爱的姑娘,做最野的狼。”今天读王小波的文章,觉得完全可以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来概括上面那段,而此文最打动我的是那逃脱了的猪最后长出了獠牙……

沉默的大多数
我以为这种说法不够含蓄,而含蓄是我们的家教。
幼年的经历、家教和天性谨慎,是我变得沉默的起因。
假如对我的那种教育完全成功,换言之,假如那些园丁、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对我的期望得以实现,我就想象不出现在我怎能不嗜杀成性、怎能不残忍,或者说,在我身上,怎么还会保留了一些人性。好在人不光在书本上学习,还会在沉默中学习。这是我人性尚存的主因。
有一段时间常听到年长的人说我们这一代人不好,是“文革”中的红卫兵,品格低劣。考虑到红卫兵也不是孤儿院里的孩子,他们都是学校教育出来的,对于这种低劣品行,学校和家庭教育应该负一定的责任。
我们的人品的一切可取之处,都应该感谢沉默的教诲。
你不信我从未在会议上“表过态”,也没写过批判稿。这种怀疑是对的:因为我既不能证明自己是哑巴,也不能证明自己不会写字,所以这两件事我都是干过的。但是照我的标准,那不叫说话,而是上着一种说话的捐税。
中国的传统是一面镜子,外国文化是另一面镜子。还有一面更大的镜子,就在我们身边,那就是沉默的大多数。
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人之中,我最希望予以提升的一个,就是我自己。这话很卑鄙,很自私,也很诚实。
@qiusir:读过写王小波的书,还是第一次读他的杂文,主要源于我对小说/文科的偏见,更确切说是我对人文的成见,就如文科生对理科生的成见,而对于自己,发现自己是有点偏文的理科生,这并没有让我通吃,反而是被两边嫌弃。现在看,更理科的我对文科的成见是自己还没有上升到那个生活层次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