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qiutopia微信公号的关注多为学生、同行或少数家长,偶有求师得十多年前的网友留言很是亲切。后台看到那什么进口食品、精品水果、烟酒蜜茶、窗帘定制倒也可理解,可这风水大师某某某是什么鬼,或许下次推介应该邀请来做场法式...
@qiusir:生活是一场家门口的旅行...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很努力,无非是希望过上有能力奢侈的简朴生活...
@qiusir:听别人家长辈告诫晚辈凡事不要太拼过自己满意的生活就好,好生佩服和羡慕,拼过的才有资格说也才有资格听吧。更多时候丑并不是实力,但敢露的那是因为有实力...
@qiusir:李铁足够公园里这气膜这装置看着很魔幻哈,很像是另外同一个地球...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为什么付出点辛苦就会矫情?那是因为身边缺少追梦人,并不知道为了实现理想到底要付出什么吧...
@qiusir:边骑摩托边喝那要见底的矿泉水的女快递员一脸黝黑,虽说活着都很艰辛,但一旁看着很有藏民骑铁马的范...
@qiusir:《最后的约定》片尾提到窝斑鰶,是最好吃的也是最适合做寿司的材料,生着吃不行、烤着吃不行、煮着吃也不行,最棒的吃法就是粘上醋捏成寿司吃,绝赞!想来一个人从事的工作和一尾窝斑鰶的吃法上能有共鸣。91岁的小野二郎的梦想是在工作的时候突然倒下然后死去...
@qiusir:最初喜欢星爵Walkman里的音乐、喜欢我是格鲁特、喜欢勇度吹口哨控制飞箭等,这些在《银河护卫队2》里通通被滥用,导演的过于迎合反而倒了胃口。毁六欲的对白和碎三观的剧情可不是几个跑龙套的大牌能弥补的,片尾字幕不错,只是彩蛋太急着为下一部拉票...
@qiusir:有时候我们认为生活背叛了我们,但是很久以后我们才发现,其实是我们自己背叛了自己。在看《西伯利亚的理发师》...
@qiusir:得闲片刻摩拜一时~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葛朝鼎老校长在东北育才竖起优才教育的大旗,到如今也迎风招展了几十年,历经几任,一所小学校壮大成数个大校区,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理科部、新疆部、国际部,有开玩笑说,并入医院和火葬场就一条龙了。或许是看多了《权力的游戏》,当年同事除病故、离休、调转、离职,尚在者也各自去向,北校、浑南、外国语、双语、市局、东关、抚顺、丁香湖、二中、鞍山一中...多少有点“冰与火之歌”的代入感~~~
@qiusir:冰与火似有北南气候、人性冷暖等多重隐喻,不同的人因权力交织而碰撞,与其说是一首歌莫如是某种原始的节拍。马丁用火去融冰、用冰去灭火的剧情是一种凡情的迎合,而一并展示冰的温和、火的残暴则是近乎冷酷的平静,却也唤起每一个被中和过的矛盾体心中的真实,就如此时风轻云淡,曾经狂风大作、曾经乌云密布...
@qiusir:提利昂·兰尼斯特的角色励志又饱满,他爹泰温·兰尼斯特的表演最有张力了...
@qiusir:很早就知道南方有一所民办学校叫“翔宇教育集团”,沈阳也有一所“翔宇中学”,偶然注意到超常部的学科竞赛叫“翔宇杯”。今天才知道周恩来字“翔宇”,天津还有翔宇路、翔宇楼、翔宇公园,学生赵翔宇的名字好高端啊……想来十几年前东北育才吞并东关模范小学可是领导在下的很大一盘棋,一下子就有了天津南开的资源,也就都成了周总理的校友哈...
@qiusir:回家路上看到辆蓝色宝马,好奇追上去却没看到二维码,估计开车的那位姐这几天也习惯了吧...
@qiusir:颂扬他人光辉的事迹,那荣耀并不属于你。而谴责他人粗鄙的行径,我们却要深深地反思自己...​​​
@qiusir:“Death is but the doorway to new life. We live today, we shall live again. In many forms shall we return.” Death and live exchange in this sentence...
@qiusir:“其实我很普通,也只获得数学、物理和化学三块金牌。”话说三一学院学数学的马学姐和台下少年班的小盆友如此介绍自己...
@起个昵称真难QAQ:我的原话是,虽然我在英国取得了这样的成绩,但在高手如云的剑桥也平淡无奇,可见申请难度,并没有任何其他语气。不知道您从哪里听到了这种版本,让别人有这样的理解我觉得挺遗憾的,不过没亲耳听到我的全文就这样截取一句话发出来,恐怕欠妥。
@qiusir:所以名人发言都要有稿的。
@qiusir:Sabrina Pasterski10岁开始上飞行课,13岁自己造飞机,17岁进入MIT三年读完四年课程,霍金引用她的论文,哈佛教授称她为第二个爱因斯坦...看来在英国拿三块金牌的是挺普通的...
@qiusir:去肯尼亚、埃塞俄比亚随便找几个跑步的来参加全运会会估计名次不会差吧?沈马也不是问题
@qiusir:反馈、审稿和统筹等一堆琐碎忙到现在,接下来是等着看男篮比赛呢还是倒追美剧?反正不影响吃草莓新地~
@lauralee:收作业写反馈做图文校对等飞机坐飞机下飞机收作业...接下来是该给我儿子做饭还是收拾屋呢...
@qiusir:混在华尔街...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忘了从哪年开始,市内马路流行安放护栏,对交通违规起到一定的作用,但这东西在视觉上并不友好。今天看到竟贴上了中华大德之类的宣传广告,难看碎了还少了基本的通透性...
@qiusir:很难说视金玉良言为粪土不是一种无知,但能耐心从粪土里找点发光的东西一定是一种修为,付出的回报很难说,但这是金玉和粪土无法避免的闭环。
@qiusir:《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歌名不错,歌词很符合那个年代的标准,只是现在再听这浓浓的民族曲风的颂歌,让人觉得老师不累成烈士都愧对这职业。忽然发现《刚好遇见你》其实挺适合老师的,歌名说的是好的教育教学是师生彼此的刚好遇见,曲调婉转,歌词“留下十年的期许,如果再相见,我想我会记得你”很真实也很美好...
@qiusir: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似乎半大小子都有那么一个阶段爱说脏字,比如高童鞋算题先说屎数、算错了说吃屎了,谁抗议就说不和谁争食,作为老师权当那是矢量的矢吧。看不惯的任同学嘲讽他“三句话不离屎尿屁”,谁知高某随口“沈腾、沈腾、沈腾”...
@qiusir:地上生起一棵树,天上落下一朵云~ ​​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邻居买了辆新车,晚上回来倒车入库搞得以为是飙车的进院了,真是嚎车啊...
@qiusir:市里停车太麻烦,也是心疼那一百块钱,像是赶时髦也扫了个共享单车。开始觉得挺方便,但当坐在车里吹着空调才觉得那很不舒适也不安全,比如上午被逼上了盲道,就摩拜单车那减震,第一次觉得汽车座椅舒适...
@qiusir:由近地卫星的周期推导星体的平均密度,某童鞋给出3/(GTT),那个pi让他生生给吃了...
@qiusir:印象中二十多年前炒股的才买电脑,平时也就供着;最近发现不少学生家的电脑都生锈了,坏了也不修。
@qiusir:等电梯听某中二学生和我分享她对“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三种理解。旁边拿着两本古文典籍的男孩接话说,“‘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我的理解是...”矮马,我这老师当的有点穿越啊~ ​​​​
@qiusir:印象中名字带XYZ的都是大牛啊,比如求师得数位学习海外助教赵翔宇:在求师得完成了“动态数理”和“数字讲述”课程并担任助教;自行参加并完成了斯坦福大学的密码学及算法课程,以及多伦多大学的iOS开发课程...…原东北育才科创班(1402)学生,获得Ellesmere College全额奖学金;英国物理竞赛金牌;英国化学竞赛金牌;英国计算机竞赛金牌;并入选国家集训队...
@qiusir:午后也有好时光...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曾有助教在推介数位学习的过程中被问到“求师得和练习册比较起来怎么样”的问题,小的不同是练习册需要花钱而求师得这里免费;大的不同呢,完成练习册里的题目是“to do”,提交求师得数位学习的作业是“to be”...
@qiusir:能在假期补课的漩涡里分身参与求师得数位学习活动实属难能可贵,特别感谢同学们的热心参与和专业分享。作为老师,时常是从提交的一份作业、分享的一份稿件和一次有效的互动中体会到做这件事的意义...
@qiusir:小盆友说,“老师我发现透镜在3D情况下1/u+1/v=1/f不成立!”哈哈,物距可未必是到光心的距离,另,更正后再看看凹透镜成像的规律...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Q老师编了道力学综合的题目,W同学和C同学分别算出两种形式的结果,S同学建议叫Q.W.C.常数,“去厕所”?索性把提议命名的同学也加上,Q.S.W.C.常数就成了“去上厕所”了,以后课上背不下来这常数的不样去厕所,L同学马上起身重复了一遍,Q.S.W.C.L...
@qiusir:崔学禹自行演算的Q.W.C常数,十三岁的童鞋有这样的理解力和定力很难得了...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娃要回深圳上学了,孩子妈妈告诉我最不舍的就是物理了,这话听着很暖心啊。
@qiusir:信息科技的发达连垃圾堆都以云的规模出现了?超百万教师晒课超过1100万堂的“名师优课”的“世界之最”是当之无愧的~
@qiusir:诚鑫这个名字很有趣,是不是诚鑫还是相信诚鑫会有很大的不同吧...
@qiusir:放假前两天又去代课,高三刚结束又要教高三...
@qiusir:虚张声势的小兰花螳螂能迷惑跳蛛却被同类而食...
@qiusir:“不是所有人都会支持我们,你们得学会屏蔽这些恶言恶语。都是些噪音,全部都是!有人喜欢你就会有人讨厌你,但这都不重要,因为不管怎么样,你走出这个社会都只能靠自己”。 ​​
@qiusir:篮球二队的几位聚餐为老赵送行,姜大师掏出定做的个小匾掀起小高潮,搞得服务员背地里问我“中流砥柱”啥意思?国际卢捧回去要改成“东亚病夫”,槽点还真不少...
@qiusir:读博的、出国的、随夫的、调转的……这几天身边升迁的消息还真不少,轮到自己还没等迸出点小火花,心倒是马上就冷静下来。想想几十年窝在一个地方,自己都有点嫌弃自己了...
@qiusir:这虫子的生活我懂。它转圈爬了半天,我周而复始二十年...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单调的循环反而是一种稳态,如时钟的指针一圈一圈地旋转,我就过着这周而复始如爬虫的生活。虽然本就没有差别的选择却也能让人充满好奇,即便这会重新循环...
@qiusir:“如果老天帮不了她,那就让我们来吧。” ​​​​
@qiusir:数特的学文不稀奇,印象中上北大的概率更高。据说数特第一的要学文,这。
@qiusir:孟子三乐之“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和现今教育是“滋养或养育的过程”是同一层面的理解吧。而从Education的词源“educere”来看,有古希腊哲学家所关注的“唤起”个人内在潜能的终身过程的含义。据说印度有民间传说,教导孩子时若不考虑其本能,会使孩子像关在笼子里的鹦鹉忘记了自己的语言,只能不断重复主人教给它说的那些话。宪法中使用的14种语言没有一种语言有“教”这个字,而是有“学”。人在学习时,不是因为他被人施教,而是因为他自己在学...
@qiusir:谈笑风生又一年,画个小图+1s...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16

@qiusir:记得张鸿业同学提到过《瓦尔登湖》[?](“Every single one of you should visit Walden sometime.”),书来了还没读(2017.4.28),光看装帧和手摸着的质感就很好了...​ ​​​​
@qiusir:最近常居基态,劳碌之余也零零散散的看完了《湖滨散记》的第一部分。“一个人要在世间谋生,如果生活得比较单纯而且聪明,那并不是苦事,而且还是一种消遣。”争取利用高三的假期感受下...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这一年过得特别辛苦,以至高考完也没剩什么旅游的动力了。和饕餮一顿的旅游相比,更好奇平常的生活该怎么过。早上睡到自然醒,上午看看书、看看球赛,下午看看电影,傍晚去学校的体育馆打打球...“足不出户”是算上以校为家,说到“远行”,我去了梭罗的《瓦尔登湖》:“快把你的视线转向内心,你将发现你心中有一千处地区未曾发现。那么去旅行,成为家庭宇宙志的地理专家。”​
@qiusir:上个高三假期我去了西藏...
@qiusir:有两件事情让我觉得自己内心浮躁。一是想要一笔一划地认真写一段文字,另一个就是开始读《瓦尔登湖》的时候。梭罗在瓦尔登湖那住了两年,我看《瓦尔登湖》用了一周...
@qiusir:看好书如观大树,远观近看都是风景。暖暖的春光里,内心在窗前片刻安静。柳絮成球,阳台上滚来滚去,时不时跃起旋转,又不情愿回到角落里,百无聊赖又满心欢喜...
@qiusir:“如果要有所忏悔,我悔恨的反而是我的善良品行。是什么魔鬼攫住了我,使我的品行这样善良呢?老年人啊,你说了那些最聪明的话,你已经活了七十年了,而且活的很光荣,我却听到一个不可抗拒的声音,要求我不听你的话。新的世代抛弃前一代的业绩,好像它们是些搁浅的船。”作为梭罗笔下那常说些聪明话的老年人的确是该为自己的善良忏悔。
@qiusir:久居城里,少有小时候农村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天黑体验,但就都市的社会的气象而言,倒也常见《瓦尔登湖》里的描述。“我听说村中很多人在街上走走,都走得迷了路,那是在黑暗最浓厚的时候,正如古老话所说,黑得你可以用刀子一块一块把它割下来。” ​​​​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此时学校的体育馆就像是我的瓦尔登湖,每次拍球的回音都像大地冻裂的声响...(Laura说我是瓦尔登湖人队)
@qiusir:关于风景,“我勘察一切,像一个皇帝,谁也不能够否认我的权利。”读到这一段,我合上书本下地走了一圈,这是“风景的拾荒者”对梭罗国王的敬意。再高的社会阶梯也无法攀爬思想的楼宇...
@qiusir:电影《死亡诗社》引用《瓦尔登湖》的一句: "我走进丛林,因为我想从容的活着,我要活得充实,吸取人生所有的精华,抛开身外之物的所有烦恼,才不会在我临终时,发现我虚度此生..."

@梭罗:那里什么都教,什么都练习,只是不教生活的艺术也不练习生活的艺术;---只是从望远镜或显微镜中考察世界,却从不教他们用肉眼来观察...
@梭罗:一个人要在世间谋生,如果生活得比较单纯而且聪明,那并不是苦事,而且还是一种消遣。
@梭罗:如果你手上很富有,要像枣树一样慷慨自由;可是,如果你没有可给的呢,做一个Azad,自由的人,像柏树一样吧。 (它永远苍翠)波斯诗人希克萨迪《花园》)
@梭罗:没有比善良走了味更坏的气味了。这像人的腐尸或神的腐尸臭味一样。
@梭罗:一千人在砍着罪恶的树枝,只有一个人砍伐了罪恶的根,说不定那个把时间和金钱在穷人身上花得最多的人,正是在用他那种生活方式引起最多的贫困与不幸,现在却在徒然努力于挽救之道。
@梭罗:……如果霍华德(英国慈善家)的慈善事业,慈善不到我们已经拥有最好的产业的人身上,那么,在我们最值得帮助的时候,一百个霍华德对于我们又有什么用处?我们本身也希望得到帮助,但我们不去抱怨没有遇到真正的慈善家,因为我们本就是慈善家,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那些需要和值得帮助的人

@梭罗:如果我饥饿,而他喂饱了我,如果我寒冷,而他暖和了我,如果我掉在沟里,而他拉起了我,对我来说这个人不算好人。我可以找一条纽芬兰的狗给你看,这些它都做得到。慈善并不是那种爱同胞的广义的爱。
@梭罗:谎骗和谬见已被高估为最健全的真理,现实倒是荒诞不经的。
@梭罗:上帝之所以伟大就在于现在伟大,时光尽管过去,他绝不会更加神圣一点的。
@梭罗:几百万人清醒得足以从事体力劳动, 但是一百万人中,只有一个人才清醒得足以有效地服役于智慧;一亿人中,才能有一个 人,生活得诗意而神圣。清醒就是生活。我还没有遇到过一个非常清醒的人。要是见到 了他,我怎敢凝视他呢?
@梭罗:可是我要告诉我的伙伴们,只这一次,以后永远不再说了:你们要尽可能长久地生活得自由,生活得并不执著才好。执迷于一座田园,和关在县政府的监狱中,简直没有分别。
@梭罗:我的自卑在于要和光明分享,我的自信在于常与黑暗为伴。
@梭罗:两条腿无论怎样努力也不能使两颗心灵更相接近。
@梭罗:古代的诗歌和神话至少提示过,农事曾经是一种神圣的艺术,但我们匆促而杂乱,我们的目标只是大田园和大丰收。我们没有节庆的日子,没有仪式,没有行列了,连耕牛大会及感恩节也不例外,农民本来是用这种形式来表示他这职业的神圣意味的,或者是用来追溯农事的神圣起源的。现在是报酬和一顿大嚼在吸引他。

@梭罗:说到金字塔,本没有什么可惊奇的,可惊的是有那么多人,竟能屈辱到如此地步,花了他们一生的精力,替一个鲁钝的野心家造坟墓,其实他要是跳尼罗河淹死,然后把身体喂野狗都还更聪明些,更有气派些呢。 ​……许多人关心着东方和西方的那些纪念碑---要知道是谁造的。我愿意知道,是谁当时不肯造这些东西---谁能够超越乎这许多反锁玩意儿之上。
@梭罗:难道我们不应该为败草的丰收而欢喜,因为它们的种子是鸟雀的粮食?大地的生产是否堆满了农夫的仓库,相对来说,这是小事。
@梭罗:真正的农夫不必焦形于色,就像那些松鼠,根本是不关心今年的树林会不会生产栗子的,真正的农夫整天劳动,并不要求土地的生产品属于他所占有,在他的心里,他不仅应该贡献第一个果实,还应该献出他的最后一个果实。

@梭罗:他们爱上他们将来要葬身的土地,却不理睬使他们的躯体活泼起来的精神。
@梭罗:人们所爱好的纯洁是包裹着大地的雾,而不是上面那蓝色的天空。
@梭罗:“告诉裁缝们,在缝第一针之前,不要忘记了在他们的线尾打一个结。”这活勾起童年回忆啊...
@梭罗:Rather than love, than money, than fame, give me truth.
@梭罗:可是大部分的人类不懂得机智,就像印第安人不懂得火药。
@梭罗:一个诗人在享受了一个农场的最有价值的部分之后离开,而爱发脾气的农夫却认为,他只带走了几个野苹果。嗨,过了许多年那位主人都不知道,诗人已经把他的农场写进了诗里。
@梭罗:A man is rich in proportion to the number of things which he can afford to let alone.

@梭罗:有些昆虫在最完美的状态中,虽有饮食的器官,并不使用它们。蝴蝶翅下的腹还是蛹的状态...大食者是还处在蛹状态中的人;有些国家的全部国民都处于这种状态,这些国民没有幻想,没有想象力,只有一个出卖了他们的大肚皮。
@梭罗:食物入口不足以玷辱一个人,但他吃这种食物的胃口却足以玷辱他。
@梭罗:“我恍然大悟了,我第一次看到的附在冰下面的小气泡现在也给冻入冰块中,它们每一个都以不同程度在下面对冰块起了取火镜的作用,要融化冰块。 ”总觉得这么说有点问题呢?
@梭罗:为什么一桶水放时间长了会变臭,而水冻成冰以后就能永远保持甘美呢?哲人说,这就如同情感和理智的区别。
@梭罗:一个人若能自信地向他梦想的方向行进,努力经营他所想望的生活,他是可以获得通常还意想不到的成功的。
@梭罗:花了一个人的生命中最宝贵的一部分来赚钱,为了在最不宝贵的一部分时间里享受一点可疑的自由。(成功是可疑的,失败是不值得分享。
@梭罗:The mass of men lead lives of quiet desperation and go to the grave with the song still in them.
@梭罗:灵魂会因处境而误解自己的身份,直到圣贤揭露真相,方知自己是婆罗门。(该句源自印度故事:有位王子从小被放逐,由一个樵夫抚养成人,后来被一位大臣偶尔发现,王子才知道自己是一位王子。)
@梭罗:无知和错误,满载着虚构的忧虑。我们天性中最优美的品格,好比果实上的粉霜一样,是只能轻手轻脚,才得保全的。
@梭罗:我终究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梭罗:我其实并不应该过多地谈论自己,前提是,如果我了解别人如同了解自己一样透彻。
@梭罗:与我们自己的私人意见相比,舆论是一个软弱的暴君。恰恰是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决定了他的命运,更确切地说,是指出了他的命运。
@梭罗:我爱独处,我从来没有发现比独处更好的伙伴了。在多数情况下,我们外出,到人们中间去时,比呆在自己的屋子里更为孤独。
@梭罗:早晨只是时间的流逝,而不是真正的破晓。导致我们闭上双眼的阳光,对我们来说就是黑暗。只有在我们醒着时,天才是真正的破晓。日出未必意味着光明。太阳也无非是一颗晨星而已。

@梭罗:年长并不一定都好,长者有时甚至连指导年轻人的资历都不具备,因为他在岁月里失去的比得到的要多。
@梭罗:然而大人们却又总觉得自己比孩子聪明,因为他们有更多的生活经验,确切地说,是更多的失败经验。
@梭罗:我君临万象,风光尽收眼底。不容置疑,我拥有一切权利。

@梭罗:一个健康的人内心深处的那种微弱而自信的反对,终将能战胜人类的种种雄辨和习俗。
@梭罗:所谓的听天由命,便是根深蒂固的绝望。
@梭罗:你如果谈论天国,也就羞辱了大地。
@梭罗:可怜呐!人类最终却沦为了自己工具的工具。
@梭罗:别人交口称赞的生活不过是生活中的一种,何必为了一种生活舍弃自己的生活。
@梭罗:固然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从未在实质上助它一臂之力,但毋庸置疑,极其重要的就是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在场。
@梭罗:我以前一直被一个问题所困惑:怎样去过一种体面的生活?怎样去自由地追求自己的正当事业?现在我不那么困惑了,因为我幸运地变得比以前麻木了。
@梭罗:你应该成为探索自己的内心世界的哥伦布,去开拓新的航道,不是贸易航道,而是新的思想航道。每个人都是自己内心王国的君王,和我们内心王国相比,沙皇帝国不过是一个弹丸小国,冰天雪地里的一个小土丘。
@梭罗:我们必须学会再次苏醒,并保持清醒的状态,但要借助的不是某些生硬的措施,而是对黎明的无限期待,这是我们在睡得最熟时也会有的期待。
@梭罗:假如我们醒来并没有过上比睡前更崇高的生活,那么白天也就没什么好期待的了,它甚至都算不上是白天;如果是这样的话,黑暗就结出了它的果实,而光明也并不比黑暗好。
@梭罗:大自然既为强者提供用武之地,也为弱者提供容身之所。
@梭罗:我的房子里有三把椅子,孤独的时候用一把椅子,结交朋友的时候用两把,交际的时候用三把。
@梭罗:时间只不过是供我垂钓的溪流。我饮用溪水;但在我饮水的时候,我看到了它的沙床,发现它是多么的浅。
@梭罗:一些人时刻不停的焦虑和紧张,几乎已经成了一种不治之症。我们习惯了夸大我们所做的工作的重要性,然而却有多少并不是我们所做的啊!
@梭罗:我并不比湖中高声大笑的潜水鸟更孤独,我并不比瓦尔登湖更寂寞。我倒要问问这孤独的湖有谁作伴?然而在它的蔚蓝的水波上,却有着不是蓝色的魔鬼,而是蓝色的天使呢。太阳是寂寞的,除非乌云满天,有时候就好像有两个太阳,但那一个是假的。上帝是孤独的,——可是魔鬼就绝不孤独。我并不比一朵毛蕊花或牧场上的一朵蒲公英寂寞,我不比一张豆叶,一枝酢酱草,或一只马蝇,或一只大黄蜂更孤独。我不比密尔溪,或一只风信鸡,或北极星,或南风更寂寞,我不比四月的雨或正月的溶雪,或新屋中的第一只蜘蛛更孤独。
@梭罗:只有在反思与回味中,时间才属于自己。
@梭罗:高尚者的品行像风,普通人的品行像草;风吹过时,草自然会伏低。
@梭罗:我常常在想,不是人在放牛,而是牛在放人,只不过人享受的自由更多一些。(现在城里时兴狗遛人
@梭罗:他的善意和同情并不表现为顺从别人,他的坚定和理智也不要求别人的顺从。
@梭罗:如果一个人跟不上他的同伴,也许是因为他听到不同的鼓声。让他踏着他所听到的音乐拍子走吧,不管节奏如何,或是有多远。
@梭罗:与其用花言巧语去美化事物,倒不如说出事物的真相。真相本身已经足够美丽。
@梭罗:一只活着的狗总比一头死去的狮子好。难道一个人属于矮子一类便该上吊?为什么他不能做矮子中最长()的一人。人人该管他自己的事情,努力于他的职责。
@梭罗:湖水起过这么多的涟漪,但它却没有一道永久的皱纹。
@梭罗:......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P.S.我读的是徐迟翻译的版本,摘录的话不少是读书过程中手机记录的,有的是偷懒网络检索的,也就存在不同翻译版本的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