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Jean-Jacques Rousseau 卢梭著 彭正梅译 (上海)人民出版社
@qiusir:任正非有句话,大概是他从来不支持“自主创新”这个词,科学技术是人类共同的财富。但在教育上我们一直是全球共享的,比如读书...
在卢梭看来,自由就是自主,包括三个不断进展的层面:自然自由、社会自由和道德自由。所谓自然状态的自由,是天赋的,生而有之,不可剥夺;社会自由的实现四一个人克服人性堕落、扬弃社会异化的动态历史过程;道德的自由实现则是这一历史过程的自觉化,亦即是人性本身的完善化过程。
一个父亲生养了孩子,只是完成了他的任务的三分之一。他对人类有生育人的义务;他对社会有培养社会人的义务;对国家有早就公民的义务。
消极教育不是不给儿童养成品德,而是防止儿童趋于邪恶;不教儿童以知识,而是防止他们产生对于事物的误解。
卢梭反对为了所谓遥远的将来的幸福,而牺牲当下的快乐。
@qiusir:文艺复兴唤醒的只是“成人”,是被康德赞为“另一个牛顿”的卢梭在教育史上最先发现了“儿童”,肯定了童年的内在价值。那本震古烁今,被歌德誉为“教育的自然福音”的《爱弥儿》,是卢梭基于一个想象的学生,读到一半好奇他自己孩子的情况,搜索了才知道,亲生的五个孩子都被他送进了孤儿院。对刚看过《卡尔·威特的教育》的来说(也存疑),这很难想象,也很难接受。这或许也是一直过着流浪和隐居生活又足够理想化的卢梭充分理性的抉择呢。牛顿不曾离开过地球,不妨碍他发现万有引力,等有机会再看看《忏悔录》...
我也觉得下面的这幅图很适合作为《爱弥儿》的封面。
Continue reading »

01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在微博、说说、推特和这里发布了不同版本的新年照,感谢我的摄影师~~~

十二 31

2017-12[去年今日?]把日子过成诗...

2017-12

朋友聚了餐,物业续了费,旧的一年未去,新的一年已来...

一直以“优才教育专家”自居的我,这一学期的工作又有新的变化。英语特长班学生的情商不错,教学过程很欢乐。社会的发展总体向前,而老师心里却存有“还是以前的学生好”[?]的选择性沉淀,就如原本苦的生活回忆起来却很甜...
过去的一年,既有“田园牧歌”的清闲,随手拍了些照片,有闲还试着录了几段《求师得·拾年》的小视频[?];过去的一年,也不曾放弃“唯美品格”的追求,除了继续组织寒暑假的数位学习活动,最高兴的事是读到一些好书。我2018年的“图·书”,用手机拍下光影的瞬间,在书本上划下一道道的横线...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