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1910
@qiusir:深秋的叶子像极了淘气的学童,随便的一个眼神在那都会起风,约好了一样,三五成群偷偷溜出教室。要是真的来了风,教室里先是躁动,就等老师一句下课,成群的孩子便迫不及待地奔向操场,但教室里也总有更爱学习的留守...(Tom King朋友圈里转发了...)
@qiusir:很久不在这里整理微博了,今天似乎有闲,主要是有几句还满意的句子要记录一下...
@qiusir:如果忽视那些为社会做贡献的大口号,眼下很多家长,包括大多的学校,对学生的期待多是能考上什么学校,或是将来当什么领导和挣多少钱之类,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报恩。但很少人会关心到幸福,甚至健康,包括自己。这让我想起困难时期,大家关注的点只是填饱肚子,没能力考虑健康。那个年代流行啤酒肚,就如现在高考状元受热捧一样,不知如此营养不良的精神还要持续多久。而说到分数,某个侧面的确可以和体重、身高等相比拟一下。很多时候你不得不面对和别人之间一辈子的差距的事实。比如我活了四十多年也没有不少十多岁的孩子高且重,但这绝对不是我放弃进食的借口,反而这应该是我健康生活的动力。生命不是攀比,更没必要苛求完美,活出自我是唯一要走路,也是唯一能走的路。作为学生的问题也只有一个,你是谁...(小玲子微博里手动点赞...)
201910
@qiusir:作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1901)的科学家,伦琴本人拒绝用自己的名字命名X射线。在伦琴(1895)之前,特斯拉(1892)发明了单电极X射线管,并提醒科学界注意射线对生物体的危害性,但他没有公开自己的实验成果。爱迪生(1896)发明了荧光观察管,被用于医用X射线的检验。后来(1903)他终止了对X射线的研究,因为他公司的一名玻璃工人喜欢将X射线管放在手上检验,最后得了癌症,尽管进行了截肢手术仍然没能挽回生命...
@qiusir:难遇相见恨晚的人,就多读不忍释卷的书吧...
@qiusir:未及天命已知命,早过不惑常好奇...
@Laura:未及天命已知命不认命,早过不惑常好奇不刻奇。
201910
@qiusir:早早粗发,未见小时东方的鱼肚白,但有鸭蛋黄的红;山峦间,蚕丝的暮霭,只有自己的公路;听着大学喜欢的歌,似活在曾经听到的别人的梦里...忙里偷闲,跑出来和今年的叶子们道个别。 ​​​​
@qiusir:河边散步,见一自行车斜靠路边,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地上教育狗,边打边骂还边讲道理,“你知道我给你清理多麻烦...”瞥见大白狗一脸无辜,似乎还很享受这秋日的暖阳哈,其实我不怀好意地想到班主任教训学生的画面...​​​​
@qiusir:昨晚发现镜子里的图标似乎更顺眼,今早就把公开课演示文档的首页调整了。回家对比了一下,不会是因为原来的审美疲劳了吧。很多学员对黄金蝴蝶的构造可是印象深刻呢,以后没准会多一个选项...
201910

11

to qiusir

早上来办公室,看办公桌上摆着张贺卡,原以为是某个班委应付差事写的教师节客套话,或是我的某个课代表的小马屁,看了下竟然是彩色的,不过没有落款,应该是位听课很认真的学生...
不长的文字用了不少课上的梗,至少我自己读起来很实诚,也沉甸甸的,让师妹扫描了存留,和有些学生的遇见是为人师的运气~~~
原来是她!那位“吾心似诗思念成洋”~~~

05

每月选一张手机自拍的图和在读的书,也陆续更新今年看电影的流水账...

2019-01小巷也是奔向新世界的光明大道...

2019-01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