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小时候通往镇子的路很长很长,去姥姥家要黎明前就出发,现在镇子通村子的路很短,新修了公路,不到二十分钟的车程基本是我每天上下班的时长;小时候看大人都很高,即便是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也高出我一头,现在看到的邻居都变矮了,抱着小孩的那位不知该怎么称呼的好奇问我长高了;蹲在路边来帮忙的发小大老远直呼我的小名,二十年没见面也能一眼认出,他能清晰记得我父母的模样;原来被称呼爷爷是因为辈分高,现在被称呼爷爷是因为年龄真的很大了,也是他们结婚太早;在村子过夜的那晚看到夜空里明亮的星,鸡犬相闻天亮的很早,一大早重温了和狗狗看日出的记忆;早餐鸡蛋面,听堂兄儿子说昨天还好好的某人心梗过世了,也留下两个孩子......





在妹妹等人的努力和众乡亲的帮助下,总算把两地三十年的父亲从数千里之外运回和母亲团聚。过去母亲坟前的那棵树现在是父母坟前的那棵树,他们一起守望着村头的那条路......

墓碑后的祭文是妹妹从我书中选的一段:
二十年后秋日的一天,回到母亲的坟前:当年的小苗已良田独树,枝摇叶洒如久违寒暄。那一刻我才明白:地上飞扬的你一直经历风雨,地下安详的您却从未放弃守护。之前所有的委屈瞬间消解,之前所有的抱怨顿时化作了感激。“从不依靠,从不寻找”,原来父母早为我“树”立了榜样。
·母亲坟前的那棵树
·The Tree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