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11

晨曦从窗帘的缝隙溜进卧室,投在幕白的墙上,过去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地闪过;思绪也从“过去”打开的洞隙间飘了出去,未来的画卷一幅幅地展开...而躯体却丝毫动弹不得,屈从地僵卧在那看着和想着。
时间,我们对时间无缘无故的赞美太多了,而时间究竟是什么呢?
时间是囚禁躯体的大牢,任何人都被关押在时间现在的牢房,好在它允许过去从门缝里溜进来,允许未来从窗缝间飘出去...如果说人的现在是被时间囚禁,那过去就是刚刚刑满释放,而未来不过是就要被羁押的在逃。
时间,令人恐怖的大牢,我们永远的宿命。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