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01

沈阳的秋天来的早,去的也早,树上的叶子落得晚,落得也快。深秋了,校园里的树木一直没有落叶的迹象,但从不经意间一两片树叶飘落到满地的落叶不会有几天的时间,甬路上值日的学生如同车站每年年根迎接返乡的民工潮一样加班加点地清扫。[落叶或对应一个简洁的数学模型。]

看那满地的落叶才知道秋天原来是彩色的。黄黄的银杏树叶,红红的枫树叶,而柳树的叶子还是那么绿绿的,更有一些不知名灌木,在一片叶子上尽显红橙黄绿,课间休息的学生捡拾着各色的落叶,有的夹到书本里作书签,更有创意的用来装饰班级的板报。

秋叶的多彩只能让人想起夏花的灿烂。夏是化装师的巧手,给花朵施了粉,涂了胭脂,上了唇彩,美艳动人;秋则是最为伟大的画家,原本是调色板的树叶,作完画后的残存竟然也是一幅粗犷奔放的艺术作品。花朵在盛夏聚会,叶子在深秋斗艳。

说到秋天的颜色,以往的印象都是单色的。小时候的秋天是黄色的,山坡上的草是黄的,田里待收割的稻谷是黄的,树上熟透了的梨子是黄的...黄色的秋天是收获的秋天;当学生时的秋天是蓝色的,天空是蓝的,书本是蓝色的,校服是蓝的...在学校里慢慢体会了“秋高气爽”,也看出了“天高云淡”,蓝色的秋天是理想的秋天;后来远离了农田,秋天的颜色不在是收获的黄色,迷失了奋斗的目标,秋天不在是理想的蓝色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秋天变成了灰色,天空是灰的,树木是灰的,落叶是灰的...一丁点的失落都引发“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惆怅,灰色的秋天成了“愁”天。

一个人走在秋天的甬路上,看那黄黄的银杏树叶让人想起了丰收,空阔的蓝天唤起了书生的豪迈,红红的枫叶,绿绿的柳叶,苍翠的松针...真实的秋天不在是单色的了。其实本来就没有单色的季节,只不过有单色的心情罢了。

朋友说“qiusir”是“秋色”,小孩子说平分“秋色”是平分“qiusir”!

update:从邹景平老师那发现了这个,比我文字的下的多彩的秋天不知道要多了多少的色彩,还有音乐呢。

On this day@qiusir blog

3 Responses to “秋天的色彩”

  1. shmilcc Says:

    原来邱老师文章写的也不错。

  2. 秋日的沈水湾 | qiusir||求师得教育实验室网志 Says:

    [...] • 秋天的色彩 [...]

  3. 秋日的沈水湾 | qiusir||求师得教育实验室网志 Says:

    [...] PS.以前类似的体验小文:秋天的色彩,教授那里的好文字,秋天乱感。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