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01

秋愈深愈留恋,留恋那绿,天愈寒愈感慨,尤感慨那两种绿...


一是那纤绿。大叶杨的叶子黄了飘了,枫叶红了落了,瑟瑟的秋风里,河边的垂柳依然绿着,如发丝的柔弱却也绿得坚强,绿得持久。另一种是脆绿。每每去火锅店都点一盘生菜,别看一点的外力就足以令其折断,它却能在滚烫的汤锅里久煮不烂。

如果说垂柳的纤绿让人想到女性柔美背后的坚强,这生菜的脆绿更像是一种国民性了,水深火热中方显筋骨。

那河边散步的少妇啊,这一群被摧残的民众...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