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某些感受是属于特定的阶段,某些心情是属于特定状态,而对诗的某些体会却是两者的巧合,所以看到喜欢的诗不仅仅是外在的偶然,更是一种内在的机缘。

随手翻阅桌角的一本学生读物,很偶然发现了费·伊·丘特契夫的《别声响》(1833),爱不释手,大有列夫·托尔斯泰当年的感受,“多么妙不可言的东西!我不知道还有比它更好的诗歌……”

别声响!要好好地藏起,自己的感情,还有向往。
任凭着它们在心灵深处,升起,降落,不断回荡。
你应该默默地看着它们,就像欣赏夜空中的星光。
———别声响!
你怎能表白自己的心肠?别人怎能理解你的思想?
每人有各自的生活体验,一旦说出,它就会变样!
就像清泉喷出会被弄脏,怎能捧起它,喝个舒畅?
———别声响!
要学会生活在理智之中,全宇宙,就是你的心房!
可惜神秘而迷人的思想,会被那外来的噪声扰攘,
甚至日光也把灵魂驱散。但你要懂得自然的歌唱!
———别声响!

事因难能而贵,人生道理知者众,有所操守者寡,世间惟圣人与君子方能对信仰恪守终生,而剩下的则多是以嘴代手脚和心的庸人了。看眼下不少的小孩子常自满于挂在嘴角的大道理而受不得一点委屈...孩子,很多时候需要别声响!当然这样的话更应该送给自己。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