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求师得教师团队广州考察曾蹭过焦建利教授的讲座,郭莹老师第一时间买了这本刚出版的《慕课和全球开放教育》,开学初粗读了一遍,简单摘录下印象深的部分,以后求师得数位学习的推进和总结需要很好参考...
求师得数位学习的《数字讲述》课程是得到休斯顿大学Bernard Robin教授的授权,本书就有他与合作者一起的第16章《系统设计与面向教师专业发展的慕课开发》...


开放教育和在线教育为教育多样化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与空间。
我们都知道,不存在一个理想的教育模式。开放学习者需求、开放教育资源、开放就业能力和素质发展、开放学习服务、开放教学效果
“开放的空间替代了开放的观念,实体的学习中心替代了学习中心说,极具讽刺的是开放教育最终被鉴定为失败,甚至因为被扭曲,它从未被大规模推广过。”Altwerger 1987
如果2012年是慕课元年的话,那我们离从慕课狂热到慕课憎恶的这样的时刻就已经不远了。
如果说2012年是慕课元年,那么2013年就是反慕课元年。
日本的开放大学成立于1983年,直到2007年,才以英文University of Air为人所知。(从电磁波传播的角度,University of Vocuum更贴切吧)

OpenupED的共同特征
1向学习者开放、2数字开放、3以学习者为中心、4自主学习、5基于媒体的交互、6多种认证的选择、7注重质量、8多元化

开放式教学
1入学开放、2时间自由、3自由的空间、4自由的学习进程、5开放的学习过程、6面向所有人
“灯塔永远为人导航”“容纳十万人的教室”
“课程中使用的内容要么是原创的,要么是得到授权的。”
我最喜欢Michael Keppell的“开放世界中的个性化学习”这一章,把(一)个性化学习数字素养分为三个层级:“1.数字能力,知道如何使用数字工具和设备;2.数字熟练程度,能够很习惯地使用数字技术,并将知识和技术运用到学习、教学和实践中;3.数字设计,包含数字能力和数字熟练度,同时还包含了学习者即设计者这一理念。由学习者产生的内容包括媒体的设计,比如视频。”学生参与课题设计和助教的求师得数位学习也算是在数字素养第三层级上实践几年了哈...
(二)个性化学习的无缝学习:1、校园学习,学习者习惯在校园的正式或非正式学习环境中学习;2、虚拟校园学习,学习者习惯使用网络学习以及混合学习,同时习惯使用社交媒体;3、在任何地方学习,比如火车上、咖啡厅以及远程学习等。学习者需要具备学习空间素养。
(三)个性化学习的自主学习:1、支架式学习者,教师通过提供脚手架等形式支持学习者自主学习,并将学习的主动权移交给学习者自身。学习者开始设定自己的学习目标;2、策略性学习者,学习者开始管理自己的学习,学习者采用不同的策略推进自己的学习;3、自主学习者,学习者能够评估自己的学习表现并调整自己的学习。学习者能够制定决策以满足自己的学习需求。学习者最终成为自主学习者。
(四)个性化学习的以学习为导向的评价:1、真实评价,教师通过提供脚手架的形式来支持真实性的评价。同时,学习者参与到这种评价中来;2、协商评价,学习者与教师协商评价的方式。学习者在同伴互评或者小组任务中协商各自的角色;3、自我评价,开始把反馈当前馈。学习者自主选择作业的提交形式,比如纸质或者多媒体形式等。学习者自主评价自己的学习。
(五)个性化学习的终身学习:1、短期学习,关注当前课程。同时,教师使学习与未来的工作联系起来;2、以未来为导向的学习,将个人目标与课程与未来的工作联系起来。认识到自己知识层面上的不足并通过徐色系进行丰富完善;3、做个学习者,学习变成了一种自然的习惯,更加重视全方位的学习。
(六)个性化学习的学习路径:1、指定的学习路径,学习者遵循指定的学习路径;2、灵活的学习路径,学习者可以选择一些选修课;3、开放教育路径,学习者可以自由指定学习路径以满足自己的需求。

个性化学习者要在日新月异、琢磨不定的学习环境下学习,要具备丰富的知识、技能和端正的态度。学习者需要具备数字素养,懂得无缝学习,也要通过自主学习了解自己的学习情况。在这个日益琢磨不定的时代,获得数字素养是个体能够保持其生活形态的一种手段
此外,学习者需要参与评价,接受终身学习,在其学习路径方面有发言权。学习者也需要做“混沌世界中的引航员”,以便成功地应对日新月异的学习环境。

觉得本书虽然谈不上厚重和深刻(主要是我读浅读和资质局限导致的片面),其更大优势是全球的宏观视野,都有日本、菲律宾等国的内容,中国的教授们加油......

On this day@qiusir blo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