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和一般的家长会相比,寒假前的期末家长会最让我头疼。是考试就有考好的和考的不好的,就算是所有的成绩一样,而每个人期望值还不同,一样会有失望的。也是,没有人失望怎么会有高兴的呢:(应试的教育体制把高兴异化了成幸灾乐祸,而见贤思齐的上进也进化成了悲伤。


明明有所缺陷的客观却怀揣着个理想心,对矛盾的我来说,每每顾及到大家过年的心情,都会刻意淡化甚至回避成绩,不得已就多说些有潜力有进步的话来安抚受伤的人,甚至还会故意说些成绩好的同学的风凉话去平衡。

期末总有学生和家长来求学习方法的建议,他们总以为老师是拥有神奇魔法棒的魔法师,只要一指事情就解决了。我何尝不曾幻想过自己是那深山老林里的白胡子仙道,可事实上我不是,我连黑的胡须都很短:)至于方法的问题,我想到了那句台词,Easy Come,Easy Go。

平时学生来办公室讨教,我会尽量耐心一起理清问题的所在,很多时候学生都希望老师帮助继续解决,这个要求常理上很自然,但我的耐心也不是无限呀,忙的时候自然是要他自己回去解决,后来就是不忙了,也还是希望学生带着一点好奇,通过教科书或参考资料自行解决。仿照Easy Come,Easy Go,我想where come,where will go。教师的很大一部分教育工作不是帮助学生吞食什么,而是是协助学生找到问题的所在;对学生来说,不是自己努力得到的东西最终是要还回去的。

这几天不经意还想了几个小的话题,就要放假了,简单记录于此。


不是每个错误都有意义
现实的生活中,失败往往是常态,这让我们不得不去习惯在不利中去找寻有利,比如错误往往是认识正确的一个机会。早在五理说中,我就把误理和悟理作为物理认知的两扇门,甚至后来提出的A Question A Chance也是类似的理念的表达。但是没有经历过悟理过程的误理是没办法打开那扇上锁了的门的。不是每个错误都有意义。

谈论自己的悖论
在公共场合下谈论自己是不妥的,每当听别人演讲都能想起这样的告诫,但自己并不能真的杜绝,比如网志,有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如此自恋?后来联想到电路的电表,无论是电压表还是电流表,所谓测量的数据其实都是测量自己的数据,但因为串联并联的关系,间接能够得出其他电阻的数据。人的表述大概如此,人其实只能表达自己,尽管是表述自己,同样因为串联或并联的社会关系而间接表达了其他人的感受。

有一点很有趣,电路中因为电表的参与而一定会或多或少的影响原来的电流电压参数,而人自身的抱怨或是表扬的情绪一样是也影响了人际网路中原来的状态。

世道
每当看到混蛋招摇过市的时候,真是气不过,不过自己是不屑于与混蛋为伍的;但当发现笨蛋也能聪明得很风光的时候,自己真是崩溃了,难道自己真的连白痴不如。这就是世道:)
人为什么要发牢骚,而发牢骚的为什么又多是些小人物呢?无非是他们担负了非道义工作中的大部分苦力,而分赃过程中却又几无所获。既然是非道义,自然也不能获得心理上的认同。如此境地自然只有发发牢骚了,这也是世道。

On this day@qiusir blog

2 Responses to “Easy Come,Easy Go”

  1. cenmis Says:

    教师的很大一部分教育工作不是帮助学生吞食什么,而是是协助学生找到问题的所在;对学生来说,不是自己努力得到的东西最终是要还回去的。

  2. cenmis Says:

    qir 老师的体会正是应试教育的问题所在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