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2006年9月18日的小文,现在想来,时间或许是药...


看看早上报纸的头条,听听上午校会上的宣誓…不用问,又到九一八了,到了晚上,又要听到那警笛长鸣了。尽管社会的发展提供了人们足够多选择的权利,或许是还不够发达的缘故,还是有很多的文字是不得不看的,很多的声音是不得不听的…有朋友说相对特殊的日子希望看到我的文字,面对如此的嘈杂也就不在乎我这一点噪声了。

对于过去,我们常常感受到忘却的恐惧,也一直承受违背初衷的自责。不管什么借口,我们都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我们是健忘的,即便是在大的爱与恨面前。

爱是高山,再高的山都可以被时间翻越;恨是沟壑,再宽的沟壑也可以被时间填平。人生路上难免路遇高山和深壑,但对于前进中的人来说,从来不会停在山下滔滔不绝地赞美,也不会站在沟壑前喋喋不休地指责,因为行走的人时常要饮用着时间长河里的忘情的水。

面对被模糊了的近代的历史,我们常说痛定思痛,而于很多人,不痛何以思痛?更何况人常常是痛定不思痛呢,而历史上少有不会重演的悲剧。当我们不能看清历史的真相,不能剖析表象背后的根因,即便是所谓的痛定思痛也无非是人云亦云、无病呻吟罢了。森林里,狼的行为是不应该被一致谴责的,而羊的遭遇也不会博得所有的同情,而地球何尝不是一座大大的森林呢,那里何时不演绎着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呢。

现实生活中,过于近视或是远视都是不好的,但不管视力多么好,却有着一颗不诚实的心就不是正确与错误的讨论了。被诟病的应试教育的危害绝对不仅仅是对思维的僵化,同样也对下一代的道德的扭曲,而所有的这一切相信并不是先天的遗传…

是与非,爱与恨,喝一口时间长河里忘情的水。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