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022-10

保持平静时一项极其重要的生活技能,但往往被忽视。
焦虑不安并不能传递出特别的信息。
一旦我们失去了平静心态,就应该自行分析,这样才能更好地了解自身。
(塞涅卡:人們不是因為事情困難,才讓我們不敢做;而是因為我們根本不敢去做,所以事情才變得困難。其實你完全不用擔心,你們中的很多人的一輩子都不會遇見你夢裏想要的真愛。但你们只會因為害怕孤獨地死去而選擇隨便找個人,相互飼養。真理並不会使你富有,但真理卻会让你自由。)
1、情感关系
我们或许会以一种极不公正的方式看待现实问题。
在不知不觉中形成的期望,总是会引领我们走向痛苦的“广袤天地”。
“期待”才是爱的敌人,正是它摧毁了我们想要的一切。
另一半并非自己。
在婴儿看来,母亲只是自己的附属品,仿佛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一个肢体,然而他又无法完全掌控这个肢体。
爱是在某些特定的领域里发现和谐,但如果对此持续怀抱期待,那“爱的希望”就注定会走向死亡。
“分歧”是只有当爱情成功的时候才会产生的,你会从某个人的全部生活来近距离地认识并观察他。
无人拥有称心如意的童年。(所有人都有需要一生去治愈的童年。)
我们怪罪所有的一切,除了我们的“希望”。
我们唯一觉得满意的人,是那些我们还不太了解的人。
(我们有广大的人口,但大多不读书,不踢球...其实吃的文化吧,也不是多么发达...至少不是先进。)
家庭烦恼与艺术作品十分相似,两者强调的都是将复杂的意义浓缩在具有象征意义的细节之中。
(这本书可能是这套书中先对淡的一本)
瑕瑜相生的理论提醒我们:另一半身上那些让人恼怒、令人失望的性格特点恰恰是我们真正喜欢上对方的那些优点的对立面。
2、他人
不幸的是,我们极其不擅长判断他人的动机。
理想情况下,我们能预先向他人提醒自己的脆弱之处,如此一来,与我们相处时,我们便会将此考虑在内。
成年人与孩子相处时,是如此沉着冷静;而成年人与成年人相处时,却焦虑不安。
“永远不要说人是邪恶的。”“症结”会导致人们做出骇人听闻或刻薄的事情。也许,原因在于人们身体上的疾病,或是对同事的嫉妒,抑或是缺乏对他人的尊重。
我们之所以不教他们我们坚信其一定会知道的事情,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并不注重教学。
教学是生活中不可或缺、至关重要,甚至颇为高尚的一部分。
好的老师知道时机是教育成败的关键。
一时冲动发起正面进攻,结果只能是屡战屡败。
我们放弃教导时,也就放弃了那些需要被教导的人,所以我们就和那些令我们绝望的人绕起了圈子。
我们可以将教学作为一项可以学会的技能。如此一来,“做更好的自己”也就成了一种合情合理的理想。
卢梭将礼貌视为一种腐化堕落的行为。
礼貌准则并不否认我们的内心感受,而是提供了更好的机会,以弄清楚我们真实的情感。
从总体上看,繁文缛节是构建良好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3、工作
“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单凭这一点我们就理应获得同情。
置身事外,将责任划归历史,并不能让困难凭空消失。但是,这种更为准确的新观点也会带给我们解脱。
(如果当初没有报考师范呢?如果当初去了北航?如果去了税务局?如果去了大学?如果...)
人们的想象总是会超越其潜能,这种想法令人悲痛,但也会让人感到特别宽慰。人人皆是壮志未酬,这只是我们大脑进化方式奇怪的结果。
我们会在很大程度上,固执地用自身经历来塑造自己对他人的看法,以及猜测他人心中所思所想。我们发现,要清晰、冷静地把他人设想为与我们截然不同的人是很有难度的。
要想心态更为平静,那么首先就要理解合作是件棘手的事,但与他人精诚合作的任务是高尚而有趣的。它值得我们为此花费时间和精力,并且不断反思,以便能以平和的心态相互协作。
4、平静之源
有两条通往平静之路,哲学和艺术。
艺术家了解,人类是注重身体感官享受的生灵,因此有时动之以情比晓之以理更为明智。
2022-10

Claude Lorrain专门描绘柔和的天空,静静的流水,高大秀丽的树木。
“当代生活导致人们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因此,我希望大家在欣赏作品时,能够将思绪带往另一方向。”
人的情绪会受到视觉环境的影响,这一看法是对我们理性自尊的打击,也是对我们作为理性的健全个体的一种打击。
音乐的效果首先从身体层面开始显现,之后,它会影响人们的思想特征。
人们处于低谷时最缺的事同情心和信心,音乐则弥补了这些不足。
人们的注意力已完全被云朵和山脉之间光芒四射的间隙锁吸引,短暂地与宇宙融为一体。
世上无紧急之事,因为事情进展的尺度是以百年来计算的。今日与明日本质上是一样的。而人们生活于世上只是一件短暂的小事,最终我们都会离开这个世界,仿佛从未来过一般。这听起来好像尊严顿失,但我们应保持这种豁达的观点,否则将会夸大自身的重要性并深受其害。
历史的一大重要用途便是,人们可以将其作为治愈焦虑和恐慌的解药。
罗马帝国是在苏维托尼乌斯的著作出版之后才进入最辉煌的时代的。
匪夷所思的是,人们发现此书并非行将分崩离析的社会记事录,它记载了一些骇人听闻的事件,但这些事件却与整体朝着和平与繁荣进发的社会并行不悖。

一直以来,人类及人类文明都面临着生存的威胁。我们想当然地认为,堕落火混乱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独有。这完全是无稽之谈,甚至可以说是畸形的自恋的表现。
将此种观点延展开来,它解释了为何比起父母,祖父母通常会以更为从容的方式抚养孩子。祖父母更能准确地把握许多问题的本质,了解这些都是普通问题,因此没必要大惊小怪。
尽管当时许多事件看起来非常重大,“但它们当中大多数在史书上留下的却只有寥寥数笔”。一切终将被遗忘,我们及自身的烦恼也不例外。当下,人们安排事情的方式看似十分重要,但它们最终会变得极其怪诞且过时。历史起着矫正的作用。它之所以力量无穷,是因为它能平衡人们的关注点,让人不再以自我为中心。当人们认为当下便是一切的时候,历史给予了全新的认识。
爱一个人,不仅仅是欣赏赞扬其优点,还应该学会在其脆弱的时刻,照顾和保护他。向他人寻求拥抱,需要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接触,它有着更深的含义,即人们愿意承认自己无法解决问题,并请求他人的保护和支持。我们的文化崇尚高度竞争、个人奋斗,但拥抱象征着我们的文化所缺失的东西,即积极承认人是具有依赖性和脆弱性的。

结语:平静的生活
我们打心眼里就经常焦虑,这是人类的本质。我们每天都会关注这种活那种可能导致焦虑的事物,但是真正难以接受的是,焦虑是生命的一种永久特征,某种不可改变的、根深蒂固的特征---人生苦短,但是如此短暂的人生却又相当一部分时间要为此烦恼。
我们受到一种背景的误导,即喜爱某种东西的人一定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但是喜爱某种东西的人往往会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对此的缺乏。

On this da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