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记得上大学的头两年每次假期尽量抽时间回老家看看,乡亲们对于自己的尊重和羡慕自然让自己很满足,也就是“鲤鱼跳龙门”的感觉,自己也成了很多老乡教育孩子的范例,自己也认为这印证了“鱼为奔波始化龙”。那个地方,那个年代,他们包括自己也无法想象一个“书生”未来的生存道路同样坎坷荆棘。不过回老家最大的享受除了看看梦境中的家乡---那山那水,更乐意听老乡帮助自己回忆连自己都几近忘记的童年往事。
据说,一次外婆让一个老乡从镇上把我带回来,那个时候没有“通车”,我自然是搭老乡的牛车回家。从姥姥家到我家要40公里左右,印象中每次要么起早要么贪黑。半路上牲口“毛了”,就是控制不了了...老乡说当时他特别害怕,等控制住了牲口却不见我在车上。回去找,发现我被摔到路边的沟里了,竟然安然。尽管不记得真有这事情,想起来还是挺害怕。
提到危险,甚至是死亡的擦肩而过,倒让我想起了小时侯学习游泳的经历。记得自己基本学会了游泳,自然有些胆量,当自己尝试着独自一人进入“深水区域”的时候,突然发现水比自己估计的深,那个时候自己头脑里面在想“完了,我要死了”,因为自己感觉没有任何的依靠,连呼救都来不及...当自己几近绝望的时候,自己沉入水底,当自己尝试着站起来的时候,发现水没有没过头!!!尽管是虚惊,但也是最为真实和直接的死亡体验。
还有一次比较惊险的经历是大学毕业和好朋友tomking在太原街,那天大风,刚走过的地方吹落了很多砖头,落地后砸得粉碎。
毕业后还有一次堪称特技。记得是哪一届世界杯预选赛,自己下课让学生送投影,据说10万的仪器,当然因为心里惦记着比赛了。乏味的比赛让自己更担心仪器的安全,抉择中快速冲出门.就在眼镜碰到大门上的玻璃的时候,头脑凝固了。“坏了!”好在自己反应比较快,整个身体停住了,也幸亏自己新配的眼镜。整扇门的玻璃哗啦的掉了下来,划破了自己的裤子,除了裤子和镜框,真庆幸自己的安全。
幸运在我的左右,也在每个人的左右。想起这些更感叹生命不易,其实每一个生命都是一个奇迹,每一个人的生命何尝不是续写着传奇!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