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08

对于网络,从开始的无知向往到迷恋痴迷,一度非常喜欢“第二媒体,时空互联”的定义,信奉“网络让每个人都可以站在别人的肩膀上”的定律。从开始完全虚拟的认知到初步体验网络的真实,一度惊诧于网络的现实性...
网络接触的多了,开始有些怀疑?
网络信息的可靠性非常值得怀疑,网络上错误信息几乎和她有用的信息一样多,甚至...
以往对于话语权仅仅是官宦的特权,后来有专家的参与,而网络呢?“似乎信息敛聚的多少也会决定其话语权。”[柳州陈耘]而信息收集的多少在网络环境下又由什么决定?

近来有网络能对人的各种网络优化的体验,也慢慢开始理解isaacmao的“互联教育体系”的内涵。但仔细体味,网络本身是人社会网络的一种延续,它同样继承和发扬着社会网络的很多东西,好的,坏的...自由、张扬,拘束和虚伪...

和“多媒体”相比,自己曾经非常喜欢和感谢文字,因为它传递信息的高效。同样对于图片,声音...记录信息的增加不等于传递信息的效率也增加,而额外的信息增加人的认知/传递信息的负担。
但回过头来反思文字和其他的“信息传递途径”,某种程度上都有对于信息的过滤,和真实的情景相比,缺失了很多的信息,无用的,有用的...
网络呢,必然存在着真实信息传递的缺失!无用的,有用的...

而且网络信息传递的高速便捷,似乎加剧了它所传递信息的“主观性”。
网络似乎更容易让人自大。
ps.这同样牵连到另外的一个问题,网络信息的信任程度与对发布信息者了解程度的关系。一无所知,直到,熟悉...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