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qiusir:今天在办公室基本读完了芭芭拉的那本针对数理的《学习之道》(之前读过双料冠军乔希的《学习之道》),书房里那本《学以为己》也快翻完了上册,床头kindle早该充电了,断断续续读《钢铁病菌与枪炮》...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A MIND FOR NUMBERS Barbara Oakley
"learning how to learn"
@qiusir:"A good teacher will leave you educated. But a great teacher will leave you curious. Well, Barbara Oakley is a great teacher. Not only does she have a mind for numbers, she has a way with words, and she makes every one of them count." #A Mind For Numbers ​​​​
@qiusir:尼尔·桑德里森(ebay研究实验室高级主管):“我曾就读的学校并不入流,很多学科都没有合适的教书人选。但无论我遇到怎样的老师,我总是专心寻找他们的闪光点,那或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抑或只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微笑。这种积极的态度使我对老师心怀感激,并在课堂上保持着一种开放接纳的态度。同样的态度也推动了我之后的职业生涯。直到今天,我依然经常主动从我的同事或上司身上寻找灵感。”另,要不是觉得《学习之道》封面设计太差去年就看了……
@qiusir:先前知识会在我们学习新知识或相关内容的时候帮助我们,但是先前知识也会成为障碍,因为它让我们更难在图式中做出改动。这个现象十分明显,从学生对物理概念错误的执念就能看出来,这执念对任何改进建议充满抗拒。另一方面,对学习者而言存在一个悖论:现行观念可能会形成一股抗拒概念转变的力量,但它们却也为学习者提供了框架,学习者可用框架来解释或理解新的、潜在的矛盾信息。#A Mind of Numbers

@qiusir:陈鲲羽说,在育才时理科确实学得比较深,虽然有些知识高考用不到,但到了大学优势非常明显,“很多同学还在破解难题的时候,育才人已经在各领域崭露头角,学哥学姐都非常优秀。”

@qiusir:(题海战术会让教学中出现能力错觉,学生看起来学得更快其实忘的也很快)研究结果显示出了为什么老师和学生容易轻易使用那些从长远看来反而效率更低的学习策略。学习时我们非常关注学习方式,我们喜欢采用那些让我们学得更轻松更快的策略。整组练习或题海练习就有这种效果。然而,为了让记忆有更好的长期表现,我们应该使用间隔和穿插的练习方法,但是在学习中,这个过程会显得更加艰巨。穿插学习法会增加学习之初的难度,但因为它让长期记忆效果更好,所以会更可取。Roediger and Pyc 2012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根据估测,80%-90%的大学生处于拖延状态……大约75%认为自己是拖延者……几乎50%的人有持续的拖延问题。拖延的绝对总量是巨大的,据学生反映,拖延状态一般要占日常活动的1/3,通常是发生在睡觉、玩耍或是看电视的活动上……更有甚者,这个比例有上升趋势……除了出现在大学期间,拖延现象也在人群中广泛存在,它长期影响着15%-20%的成年人。Steel,2007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早在1899年,才华横溢的心理学家William James在他经典的Talks to Teachers on Psychology一书中写到:你们现在知道为什么“恶补”是多么不可取了。填鸭或恶补是在考试前通过大量密集训练来记忆事物。但这样学到的知识,却几乎无法融会贯通。另一方面,同样的事物会在不同日子里、不同背景中重演,阅读、背诵、反复查看、再联系其他事物并回顾,然后这个事物就这样很好地嵌入了你的思维结构中。这就是为什么你要给你的学生强调让他们习惯于不断运用。
@qiusir:现代神经学之父卡哈尔不仅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小时候因为不守规矩挨过父母的饿、挨过老师的揍,大人眼里的他又可笑又荒唐…和众多远比他聪明的科学家共事,认为自己成功的关键在于毅力(资质平平之辈的优秀品质)、灵活的应变能力以及谦虚认错的态度。后来回忆说,他的老师在能力好坏的认识上,看起来可悲得离谱。反应快被等同于智商高,记得住被等同于能力强,服从即品行端正。卡哈尔的成功也让我们看到,甚至今天的老师是怎样就轻易地低估了学生,学生又是如何低估他们自己的。#A Mind For Numbers

@qiusir:我生下来就没有耳道,所以听不见。在学习的时候,摘下助听器,我反而能真正集中注意力!我爱死我这先天不足!我一年级的时候,测过一次IQ,90分,我倒是兴高采烈,我还以为自己达到了优等水平……生物学教授,佛罗里达大学年度最佳教师,若干新病毒共同发现者 Bill Zettler
@qiusir:对大多数人来说,学数学或科学依赖于两个过程:一个短暂的学习期,这是“神经砖块”垒砌的过程;二是学习期之间的间隔,就是“思维水泥”凝固的过程。这样的时间节奏意味着,能否掌控拖延症对数学和科学专业的学生至关重要,而拖延问题在学生中恰恰又实在太普遍了。令人痛苦的是预感本身。对一项任务的恐惧会比这项任务本身消耗更多的时间和能量。#乱翻书 《学习之道》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正看有关拖延症的部分,以前学生来看老师,悉尼大学读研的高同学的体恤哈哈……
@qiusir:拖延症不仅可以作为技不如人的借口,甚至会成为虚荣心的温床。我做完了实验报告,参加了市场调差之后,昨天才开始备考的。当然啦,我本来可以做得更好。但有这么多事要忙,这样已经很不错啦。更有甚者,哪怕是那些努力学习的人也会误以为拖延能让他们显得精明能干:我是昨天一晚上补完期中考试内容哦!
@qiusir:“随着你所接触的数学和科学领域越高深,掌控拖延就越发重要。”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
7月2日 09:47 来自 求师得iPhone客户端
如果你想要熟练掌握材料,以此考出好成绩或是在此基础上创造性思考,你就必须让它们牢牢地钉在记忆里。以创新方式合并组块的能力,为历史上许多重大发明奠定了基础。(Henry Roediger 2012)“扎实的知识基础是在特定领域记性创造的前提。若未掌握一套全面的知识概念,一个学生不可能在任何一门学科得到创造性的发现。学习任何科目的知识概念与创造性思考并不是必然对立的,两者是共生关系。” #乱翻书《学习之道》论“死读书”的必要哈哈。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13

@qiusir:不用早起,得来速热豆浆后去公园散步,然后来学校拍风景,监考时喝喝咖啡看看书,高三模拟考试这两天过得好不惬意~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如何学习》How We Learn Benedict Carey 凯里《纽约时报》科学专栏记者
Q:如果让你再来一遍,你会如何度过你的中学时代?
A:那么我不会再把学习当成一桩苦差事,而会像解谜题那样将其当成一种乐趣。我会将一些认知科学中发现的学习技巧量体裁衣地应用到相应的学习科目中去,也不会再因为自己不是“最好的学生”而狠狠苛责自己,因为没有什么事“最好的”!
Q:在中国,有大量学习刻苦勤奋的“好学生”,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A:学会放松。这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学会的事情。实际上,学会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好学习时间与学会放得开同样重要。懂得了科学的学习方法,你就会对如何利用好手上的时间心中有数,这其中当然包括何时该休息一下。与其“再多花些力气、再多花些时间”,你其实更应该想办法让自己事半功倍。

中文版序 理想的学习
从根本上来说,睡眠就是一种学习方式:它能巩固你正在练习的动作,能把麦子与谷壳分开,能从噪音中提取信号。(最近也有说睡眠是为了遗忘白天学的东西的报道)
引言 为什么学习最好的不是最用功的学生
那是一个低频信号,就像地下室洗手间里水龙头的滴答声,要过上好一阵子你才能注意到,那就是疑惑。
他们总有办法展现自己的最佳水平,从来没有那种犹如被捕获了的小兽般惶恐无助的神色。就好像有人告诉过他们,不需要什么都一下子全明白,有些东西过上一段时间自然就懂了,甚至这种似是而非的过程本身对学习来说就很有价值。
“放宽留给自己的余地。”卢梭
学习的方法并没有好坏之说,只是不同的策略适用于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方法适用于不同信息的获取而已。一个聪明的猎人会因猎物的不同而设置不同的陷阱。
“卓越”是一种很美好的理想追求,我祝愿那些有基因、有动力、有运气、有门道的人能赢得这一“六合彩”。
(qiutopia)瞄准的是那渺小又宏大的目标...

01编故事的能手:大脑学习的机制
记忆弥漫性地渗透在控制思维的那部分大脑区域里,就好像橙子汁充盈在橙子瓣里一样。
记忆就好像是已经存档的一个个视屏,脑神经一个点击,就能启动播放,再一个点击,则又放回去了。
大脑会创造出一套意义、一套说法、一套因果关系。
记忆提取“踪迹”每一次都略有不同,而且永远如此。用科学家的话来说,这是用我们的记忆来改变我们的记忆。

02遗忘的威力:过滤干扰信息,激活深处的宝藏
遗忘的正面作用之一,就是大自然中最精致的“垃圾信息过滤”功能,这一功能使得人的大脑能够专注于某一件事,只让该出现的信息出现于脑海。
“假如我们把一切都记在心里,那么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会差劲得像是什么都没记住一样。”
我们提取任意一条记忆时,总会同时修改其“可提取系数”,乃至常常修改其内容本身。
“遗忘式学习”
“我们更愿意看到的是经过最用心的研究之后遭遇失败时的无可奈何,而不是面对困难只知道摆出一脸无能为力的裹足不前。”
“用进废退”这四个字所掩盖掉的东西,远比它揭示出来的要多得多。
@qiusir:个体的认知似乎会有这样的悖论:每挖掘出一条真相都付出埋藏更多真相的代价,也如彰显一点必然要忽视和遗漏很多作为铺垫一样。而上述的认知也难说是被埋藏的还是被挖掘的......
“我们不仅会忘记曾经一度记得的东西,也同样会记起曾经一度被遗忘的东西。”
大脑能存储的东西可供300万套电视节目同时播放。
Continue reading »

十二 28

李康玮同学根据物理笔记整理推荐的两道电磁感应相关题目: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点击看岳嘉祺同学的作答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点击看侯奕龙同学的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