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老杨者,高中政治教师,个中等,发微稀,平日少语,而开口难收...

一日饭间,问“政治课是不是很难教啊!”“不难!!”于是就听他讲上课的一个片段:
说一次政治课上谈到贪腐廉政,教材上说绝大多数党员都是好的,是为了公众的利益着想的...学生们不同意,态度坚决,一看这气势是无法说服他们了...
于是我问,父母是党员的同学请举手,很多同学举手,我又问,父母是是贪腐分子的举手,没有一个同学举手。
好了,我和学生说,同学们,要多从身边的实例观察和思考问题,而不要道听途说,更不要想当然...

说到制度,通常的逻辑是制度害人,很多人是制度的受害者的身份来抱怨,忽然反过来想,或许什么样的人注定了什么样的制度,很多事情本来就是这样了,改就是一厢情愿了。

P.S.20220309
就是这个老杨,一般见面都主动叫“坤”哥,平日里看着和善。即便曾有过几次话语机锋,我也不计前嫌,毕竟是大我几岁的同事...

中午打完篮球的更衣室里,原本在和春江聊天,我鼓励他多来打球,他提到自己不打球都胖近十斤了,还说我体型保持的挺好。我说自己可能是消化系统不好吧,他说“看你的力气就知道不是”。我略带自谦的话,人家春江很友好地回应。

老杨就在旁边,三个人只有两个人在热聊也不是我的风格,主动说了一句“没有老杨有劲”,这话不是嘲讽,他比我强壮不少,以前他打篮球在力气上比我有不小的优势。
谁知他用一贯的平稳语调来了一句,“哎呀,小丘最有劲了...用沈阳的话来说,生牤子!”
农村出来的我当然知道这个粗鄙词的含义,故意不回应。他却像是上课一样主动和旁边的人解释,尽管没有人搭茬,“牤子呢,小牛犊...”我觉得说到这可以了,故意岔话,“那啥...”不行,这平日的一幅老好人模样的教政治的秃头矮胖的老男人,非要继续说下去,“生呢...”还拍别人听不懂,故意和我说,“童男...小丘...”新来的大个子同事不了解内情,附和这说学沈阳人怎么用这个词,“别和这帮小B玩,一群生牤子...”

对于十多年前就离婚了,也没有子嗣的我来说,加上EX家里自保的蜚语,老杨对这些都是很熟知的,对五十岁的我来说,还有什么比当众用这个词更充满恶意的呢。而这事来的毫无征兆,也无防备,是党员还援过疆的“昆”哥可曾是负责过学生发展指导处的副主任啊....

想起以前在教工食堂里,立冬的孩子每次和我过来很可爱地打招呼,我也是喜欢这个小孩,还送过小礼物给那小帅哥。他在对面吃饭,笑眯眯看着我,但能感受到不怀好意地询问,“你这么喜欢孩子呀?”“...要不自己要一个...”我还很无趣地回应道,“我喜欢别人家的孩子。”也想起更多年前,也在更衣室里,他直言每当假期都关心我的动向...这话育才老师应该能听懂。

中午更衣室里,我努力地岔开话,也不能阻止,它像上政治课一样当众着重解释了“生”牤子。对我来说这不是痛点,因为不是事实。我气恼是觉得有这么个同事,也很悲哀。脚上踩到狗屎还可能是走运了,而我踩到的是人屎!“老杨,作为一个男人你已经很失败了...”他没有回应,和行管中心的大个子老师走了。春江等几位无语,我并不知道大家心理想的是什么...

现实生活中,我显然不是成功者,不如意的地方很多,即便被归到失败者行列,一样有很多我自己骄傲的地方。而平日里,也是很和善对所有人,但像行管中心业务指导部的小领导“老杨”这样的同事,他不是唯一的一个...想起我多年前写的老杨树[?],生活中“棺本位”的人形老杨树有很多。

这件事记录在这,但没置顶。我是不指望它们能反省,主要给自己提个醒,要学会不原谅。别和我提什么大度,弗里曼·戴森在Imagined Worlds中提到,“...从更广阔的角度看,不原谅别人可能是美德。”

On this day..

4 Responses to “举证”

  1. lixin92058 Says:

    我是来认证的,谢谢...
    写的也不错

  2. freeheng Says:

    这样就可以认证了吗??

  3. shmilcc Says:

    我可是清楚的记得杨老师就是这么给我们讲的,很聪明的做法,也很用心的讲法。

  4. qiusir Says:

    今天我和老杨还一起踢球呢:)
    他是学校十佳班主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