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这两天参加了一个在沈阳举办的“国际”创新研讨会。与会的有新加坡代表,还有香港,台湾的代表参加。大陆的多来自北京大学,东北大学,东南大学等单位。作为东道主我有幸列席参加。

都是华人,那个北大的教授却放着一个都是英文的ppt,而嘴里说着一些不相关系的闲话,却一方面抱怨着大学里的不平,一方面又像个土匪一样,赤裸的说“多搞点钱大家花着方便”云云。至少下面的我都觉得脸红。想起了一句话,“逢人便道生民苦,荼毒生灵是尔曹。”这让人新加坡的怎么看,让台湾的怎么看,大陆的学界都这样了,还敢回归吗?除非也是土匪或是泼皮。

而另外的一个东南大学的教授则相当敬业,尽管研究的脑科学还在表层,至少对于科学的态度,对于知识的尊重,至少对于自己的工作相当热爱。不过迂腐的气息重了一些,如果仅仅把自己的一点好奇当成是创新的话,创新等同于寻常。就算是学术落伍,但能够实在的作学问不骗人就已经相当难得了。

一直以来对于香港人有所尊重,香港中文大学的印象最好,据说那里的科研风气很好,不过这次来的这个香港教授,自称在美国呆过,不能说人家水平不高,至少是没有什么准备,用一个老师带来的电饭锅浪费了我两个小时。自己也坦诚是和朋友聊天时的一个话题。不过既然没有什么料就不要占用那么多的时间了。

印象最好的还是台湾的几个教授,博学中透着自信和风趣,言谈轻松,引经据典。同时时常表现出作为知识分子的天真,比如66岁的高龄吴静吉教授,演讲中透着年少的童趣,发问中透着天真和顽皮,可爱中可敬!帅气的陈以享教授也让人喜欢,和很多教授相比较,他显然透着足够的自信,在学识上和外貌上。
以前对于“宝岛台湾”的物产丰富并不具体,不过如此人才倒也让我也有攻打台湾的愿望。

最大的一个收获是听到吴静吉教授面对困难的正向牵引的积极态度,不怨天尤人。

On this day@qiusir blog

3 Responses to “做一个“快乐真实”的知识分子”

  1. 方安全 Says:

    现在学术界的确存在这种地痞不象地痞、流氓不象流氓的浮燥腐朽的文人。

  2. eshao Says:

    其实就是一些学术二道贩子,或称学术批发商。如果再大一点的有自己山头的,那就是学店老板了。

  3. liyin Says:

    假期听中国心理学会副会长,华东师大的教授讲学习心理学,总是在用英文解释,这说明他连人家的概念都不能翻译。同时讲课的有在美教育学博士张宝辉却一个英文单词都不夹杂。听过北大物理系的几个老教授的科,无论是学术还是为人都很好,心理系有个伦理学的教授就是个病态老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