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莱纳·玛利亚·里尔克(Rainer Maria Rilke,1875年12月4日-1926年12月29日)奥地利诗人
愿你自己有充分的忍耐去担当,有充分单纯的心去信仰;你将会越来越信任艰难的事物和你在众人中间感到的寂寞。以外就是让生活自然进展。请你相信:无论如何,生活是合理的。
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同时又不抱持任何希望……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当它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件事,但同时又知道这件事根本无关紧要。
人若愿意的话,何不以悠悠之生,立一技之长,而贞静自守。
我们目睹了,发生过的事物,那些时代的豪言壮语,并非为我们所说。有何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
奇迹和痛苦来自另一个地方,并非一切都像人们以为的那样:人们没有把自己哭进痛苦中,也没有把自己笑进欢乐中。你所看见和感受到的,你所喜爱和理解的,全是你正穿越的风景。
假如你觉得自己的日常生活很贫乏,不要去指责生活,而应该指责你自己。
当灵魂失去庙宇,雨水就会滴在心上。
有谁在阴影内也曾奏起琴声,他才能以感应传送无穷的赞美。
艰难的生活永无止境,但因此,生长也无止境。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在林荫道上来回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要容忍心里难解的疑惑,试着去喜爱困扰你的问题。(经历充满难题的生活)也许有一天,不知不觉,你将渐渐活出写满答案的人生。

The purpose of life is to be defeated by greater and greater things.
我问候从怀疑赢得的一切,再度张开的嘴,早已知道,沉默意味着什么。
现实与美好之间,总有一种,古老的敌意。
你闪亮得像一只奔跑的鹿,而我是黑暗,我是森林。
渐渐平息的生命多少同样的变数,昏昏沉沉的痛苦多少同样的梦境。
你低声说死,高声说生。一再重复的是:存在。
我们只是一一经过这一切如同空气对流。这一切都一致地对我们秘而不宣,一半或许是作为羞耻,而一半是作为不可言说的希望。
对生活,我像一个病人似的忍耐,对于梦想,又像一个康复者似的自信。
@qiusri:梦想是生命给我的良方...
@qiusir:“诗歌不仅仅是智力上的娱乐,而且自古以来一直是人们从自己无法言喻的内心深处汲取某种智慧的最好力量。”很喜欢林开亮的这句话(曾为他写的Freeman Dyson的文章邮件道谢致敬)。"On the surface, procrastination looks like laziness. At the heart of it lies fear."暑期一度很迷里尔克的诗句,即便是忙着求师得数位学习的事,也断断续续积累了一些句子,拖延至今,与其说是恐惧,不如说是内心的敬畏。
@qiusir:忽然想起来,是在读弗里曼·戴森的《一面多彩的镜子》一书,读到“未来走到我们中间,为了能在它发生之前很久就先行改变我们”才知道里尔克的...

@qiusir:“我本会在你脚下铺开我的衣裳,但我一贫如洗,我只有我的梦。我已在你的脚下铺开我的梦,轻轻地踩吧,因为你踩着我的梦。”在《宇宙波澜》里再读到叶芝的这段诗,马上起身去室外拍那挂满了梦的树……
@qiusir:整理这篇博文的时候,再次翻阅《一面多彩的镜子》,觉得雪莱的诗更像是在说这一书的斑斓:“生命像多彩的玻璃穹顶,将永恒的白光染得五彩斑斓。”

On this day@qiusir blo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