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很多五彩斑斓的虫子是靠夸张的外表来迷惑天敌以保全自己的,这也包括看到它的人在内。不仅如此,很多人还学会了虫子这样的本领,比如大街上横晃的那染了一头绿发、满身毒蛇猛兽的刺青...脖子上还挂着拇指粗金项链的家伙,这和冷不丁看到一条大花虫子没什么两样,有毒没毒的都会让你退避三舍,你或许惊恐,但这对虫子来说是安全的,至于这样的人常人自然也不敢轻易招惹了。这样看来“凶相”很多时候成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是环境的选择,是一种进化?

尽管人们常常告诫自己不要以貌取人,但人对外在的判断往往是从外貌开始的。尽管人们强调客观,而人看问题的着眼点就已经决定了最后的结果,这期间一般的变化是不被看见的,而即便是所谓颠覆性的变化,也仅仅是看问题角度的调整,并非看法的真正改变。或许我们应该感慨上帝的万能,人总能从点滴的片段中把握住主体,而被把握住的主观也就成了客观。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