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在沈阳迎来了一年中最冷的几天里,高三进行了第三次的模拟考试,看大孩子们满脸的倦态,让人担忧...三九都到了,想来开春也不远了。

第一次在文科生的考场监考,无意间翻看他们的《思想政治》课本,对其中必修的“生活与哲学”相对感兴趣,多看了几眼。有空该多看看孩子们苦学的这些普及性读物,也长长学问。

“谷堆论证”:一颗谷粒不能形成谷堆,再加一颗也不能形成谷堆,如果每次都加一颗谷粒,而每增加的一颗又都不能形成谷堆,那么怎么形成谷堆呢?

“秃顶论证”:掉一根头发不能成为一个秃顶,再掉一根也不能成为秃顶,那么如果每次掉一根,而掉的每根又不能形成一个秃顶,那么何以形成秃顶呢?

据说是古希腊诡辩论者欧布里德等人提出的哲学论题。做一件好事成不了好人,做二件好事也成不了,但一直做好事就会成为好人。好人是谷堆,而坏人呢,无非就是秃子了:)对学生来说,学习好的学生是一颗一颗的谷子堆出的,而学困生就是不在意掉几根头发的了。

On this day@qiusir blog

2 Responses to “谷堆与秃顶”

  1. qqf4444 Says:

    照片有点分形的味道

  2. 一根稻草的分量 | qiusir||求师得 Says:

    [...] 这还让我想起以前提到的“谷堆论证”和“秃顶论证”。一颗谷粒不能形成谷堆,再加一颗也不能形成谷堆,如果每次都加一颗谷粒,而每增加的一颗又都不能形成谷堆,那么怎么形成谷堆的呢?掉一根头发不能成为一个秃顶,再掉一根也不能成为秃顶,那么如果每次掉一根,而掉的每根又不能形成一个秃顶,那么何以形成秃顶呢? 单独看一根稻草的分量很轻,但“迭代”后的稻草分量就很重了,这如分形中皇冠是如何炼成的那样,是量变到质变的道理。而能被稻草压跨的也不仅仅是骆驼、驴和马,生活中我们也难免成为那不懂拒绝,也不懂节制的骆驼,我们也犯看起来只是添加一根稻草的无足轻重,实则是添加了那致命稻草的错误。时下的学生何尝不是负重的骆驼,而家长和老师还在轮番添加稻草,也不知道谁能更有幸轮到那最后一根。骆驼的倒下,被谴责的也不该仅仅是那最后的稻草。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