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qiusir:估计是新浪清理了一些僵尸,使有机会改回原来习惯的qiusir...也有些怀念@求师得
aqac1.jpg
@qiusir:和花谈个性,因为红的花一朵足以夺目;和小草则要讲整体,再绿的草也属于草坪。不要以为剪草机的轰鸣是小草的呻吟,相反你会闻到扑鼻的草香,没个性就是小草的个性了。

@qiusir:"完成一件壮举,我们不仅需要行动,而且需要梦想,不仅需要计划,而且需要信仰。"(域外箴言)我"脚踏实地"地计划着我的梦想,但"仰望星空"时也没发现我的信仰。
@qiusir:人间本无天堂,有的只是地狱。不过人们常把通往地狱的路上叫做天堂,或是把逃离了无法返回的地狱怀念成天堂。
@qiusir:天堂的门是哭着进去,笑着离开;而地狱呢,笑着进去却哭不出来了。

@qiusir:身体本来不舒服,可盛情难却,傍晚还是看了学生的篮球赛,感谢课代表特地准备的座位...很大的收获是校正了对某几个队员的成见...要是我儿子球场上也这么帅,就算是物理白痴也认了。

@qiusir:河滩上,眼见有钓客一个人守着一大排的钓竿,想来这样有钓到更多鱼的机会吧。幸福是鱼,我又会有多少期待呢?我还是甘愿守着那一杆、一线,线的一端没有钩,更无饵…我就这样固执地钓下去,直到有一天,钓到我的幸福上岸。

@qiusir:如果我们对那些饱经风雨的树木都漠视的话,又何谈对树苗的真正尊重呢。孩童只是成长的阶段,成人和老人才更不平凡。“巨人”和“天使”只是对儿童赞美的修辞,但需建立在对成人尊重的前提。@孙云晓: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也都是巨人。@吴越:有爱的孩子是天使!

@qiusir:说起高考,当年是鼓着“失败了也要八面威”的勇气走进考场,也如英雄一样走出考场,时至今日仍然觉得那是最关键的战役。
@qiusir:他、她和它都是假象,你自己才是最大的路障。

@qiusir:别谈什么大义,教育的改革起码要让老师和学生在活着的时候好一点吧。当教师是“死教书、教死书、教书死”,当学生是“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如此民族的希望也只存于死书上了。

@qiusir:时间里流淌着忘情的水,但见那河水滔滔,不是无法饮用,而是不可饮用。不是无法忘怀,而是不可忘怀。
@qiusir:少年班语文考试,有诗词填空题:“唐诗宋词三百首”,各领风骚数百年。有小孩填“西施貂禅王昭君”,各领风骚数百年。

@qiusir:当童心里塞满了功利,仁心里流出的也只是唠叨。就这样社会的冷漠是从课堂上的沉默开始,老师的童真被学生的现实旁观。

@qiusir:爱或如晨露,一滴水因朝阳而夺目...于美好总奢望那地久天长,但当那甘愿为此付出生命的刹那就已是永恒了。
@qiusir:相信真金不怕火炼的后果往往是只剩下了火。
@qiusir:生活中常见的观点多是“极端”的表达,至于人生的道理吗,无非就是“辩证”的说法了。
@qiusir:最近多次听到别人和我提及沈阳11中校长潘晓宏以及他们开展的生本教育...

@qiusir:以往的理科课堂上,学生整体的知识储备相差不多,讲授过程基本上是从无到有、从简到繁的线性认知过程;时下即便没有课外补习,学生也可以通过网络等渠道获得知识,课堂上学生的基础千差万别,而讲授的过程更趋向非线性了。学生在认识上也有选择的前提下,教师的作用更多是激发和整合了?

@qiusir:有些道理不言自明,有些现象不可避免。但当你都能说出口的时候,其实状况已经在改变了。不过这些真的与你说与否无关。
@qiusir:EJ从美国回来休假,和父母一起特地来学校看我,还送来苹果的产品,很喜欢。没想到我少年班的学生竟也转行从事什么对冲基金的...
@qiusir:沈阳市物理教研会议上,有康平中学的康萍老师,还有叫玉财的老师,可惜不是育才的:-(

@qiusir:课堂上伪的探究就如大会上假的民主一样,貌似主体在自主地行使着权力,但根本上还不是为了烘托“主导”的表演效果,表演总归是表演,道具不过是道具。无论小孩还是大人,更多时候是迎合他人却不知道我是谁...

@qiusir:这里,热闹得出奇,却永远只有勤劳和奉献的旋律;这里,即便是心底的呐喊也不敌喇叭里的喘息...这里,是麦克风统治一切。

@qiusir:http://t.sina.com.cn/qiusir
@qiusir:http://t.qq.com/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