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qiusir:黑白色调的剧院里,悲剧被无情地加演,而剧情无非是灾难成就了辉煌,但也埋下更大隐患。废墟上的奇观未必能在视觉上震撼,但接下来的剧情定能挑战你痛苦的心理极限!


@qiusir:摇摆的不是船,颠簸的不是车。是水随风而动,是路因势起伏。我们渴望平静,而变化的也一直是我们。
@qiusir:我的书不在窗台,鼻是眼、肺是脑...
@qiusir:白纸上反观黑字,黑板上正写素心。
@qiusir:天空变换着灾难的礼花,把活着装点成幸福,把悲恸掩饰成欢腾...黑夜里,我为幸福欢腾。

@qiusir:舷窗外那漂亮的云朵另人神往,而真的身处其中,肌肤的感受又会如何呢?美丽是视觉的舒适,舒适是肌肤的美丽...
@qiusir:天上飘的不是云,是灰尘。河里流的不是水,是泥浆。心里想的不是她,是绝望...

@qiusir:这孩子的成绩,夏天文科好,冬天理科好,春天低谷,秋天返高。
@qiusir:课堂上,偶有不经意发出的类似放屁的声响,也总有同学格外放大了好奇的眼睛四处寻找状...常沮丧地想,这些祖国的花朵呀,连个屁的事都不敢担当还能担当什么呢?可是转念想,生活中往往不能被担当的恰恰就是这点屁事。

@qiusir:当利益总和道德纠缠不清的时候,无能便占据了舆论的制高点,而的确不少人有潜质登上世界的最高峰。

@qiusir:跑到城边,给父母送上了两大捆面值廿十亿的纸钞,人很多,不少大人还带着孩子祭奠祖上...问题不少,但眼下对我来说没有更好的方式了。

@qiusir:佳宝新加坡求学前去了西藏,还特地从纳木错寄来贺卡,“qiusir,坦白说您是我....的姥师,真想念您的课堂...有时觉得您像个孩子,有时觉得你像个老者。”最后一句很写实。
@qiusir:名门,教授、国学,泰斗也甘愿为“神仙”旗手?是沦丧还是缺失?丢的是斯文,缺的又是什么?

@qiusir:一直以来,被严重低估的并不是智商,而是智障。而超乎想象的也不是什么潜能,而是那无边的欲望...
@qiusir:专业的细化是社会发展的重要标志,可在国内的教育领域,文理兼收的专家不算希奇,更有雌雄同体老少皆宜的中医,逢人便开包治百病红糖水的药方...

@qiusir:家长时时为孩子着想,师长处处为学生着想,它们只知为自己着想...
@qiusir:想当年“赤匪”要面对的不仅是武力的恫吓,更是道德的围剿。我地下党拥有的是怎样坚定的信念?!也正是这白色恐怖的锤炼成就了今日伟业。

@qiusir:秋是早立了,可还是那夏的天,盼呀...
@qiusir:面对新社会里被解放少女的缤纷,裹脚老太感念着的却是旧社会里的端庄...这该是人性的守旧。

@qiusir:当少儿也知其不宜时,其实已无所谓少儿不宜了,剩下的反倒是大人背负的不易。
@qiusir:最初猪是有翅膀的,有梦想也抱幻想;散养的猪也桀骜不驯,追求自由保持自我;但安了家的猪没了野性更没了翅膀,就剩混吃等死了。此飞猪、野猪和肥猪三种状态算是人生的三个阶段了。

@qiusir:凡心有鬼,俗世出仙。

@qiusir:河边被遮挡的荒地上不经意就冒出个塔吊,如种子破土发出的新芽。楼房如秧苗一天天长高,桥梁似藤蔓一天天变长…从此荒凉蜕变出繁荣,平静被喧嚣所取代。

@qiusir:特别重点的学校里的学生,不是“自己”特别聪明的就是特别听话努力的。再不,就是“家里”特别有钱的或是特别有权的。虽少有既特别聪明也特别努力的,但常见特别有权也特别钱的...

@qiusir:无关质量大小,卫星运行的轨道对应确定的运行速度和周期,轨道越高,速度越小,周期越长...这与人的生活节奏可比,自己就回到了基层的生活轨道...
@qiusir:步入“基层”的生活轨道,简单、忙碌也和谐。

@qiusir:http://t.sina.com.cn/qiusir
@qiusir:http://t.qq.com/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