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03

@qiusir:人往高处走或许并不是为了看得更远,而是为了让更远的人看得见。


@qiusir:存在是一个过程。树木之春发秋实、夏荣冬藏之变,何不是顺应了天时地理,此变化实属不变,彼树此树同树。自然之人与树木同理,所谓尽人事之变,也无非是顺应天时地利而已,我亦甘愿接受那花落枝枯的现实...

@qiusir:有时好奇那些很努力却交出糟糕成绩单学生的学习状态,或如以前所说“手指动个不停其实是网络上的懒惰,即便是无趣也被有趣地分享。”如此想来,那貌似很努“力”的何不就是匀速运动呢,动也如静止一样是受力为零。有动力的学生,一定是越来越好的...

@qiusir:很惊讶见超市里自己常买的面包涨价了一半,店员说今天刚涨的,还指着旁边的豆包说它翻了一番呢,让人想起那句“别拿豆包不当干粮”来。这身价,让人羡慕呀...
@qiusir:这年头,神马都创新,能退后到传统的或许才是创新呢。
@qiusir:从此上海不起火!战争又能保多少年的平安呢。

@qiusir:从@苏小迷糊 那分享到游标卡尺不“寂寞”是因为它不“估读”,想起有师生利用“力”的撇向左甩关联到“左”手定则,“电”的钩向右甩关联到“右”手定则;“内”的中间是个“大”字关联到“内接法”测量值偏大,“外”的偏旁能凑出个“小”关联到“外接法”偏小...如此的小伎俩都散发着应试的趣味。

@qiusir:有读博士了的学生来信回忆起课上讲过的跑题内容"碰巧"具有何种深刻意义,此种意义和无意义何不是一样的意义呢。原本只是调节,谁又会奢望吃小咸菜来长膘呢:)

@qiusir:和“品位”相比,我更偏爱“便宜味”。
@qiusir:武健?!我北京的哥们!想念那"春天里"...
@qiusir:生活的很多经验提醒我们“乐极生悲”,而在课堂上学生的有时让人“悲极生乐”...

@qiusir:你是否在意“4”音通“死”呢?近日常留意书台上小音响上的电子时钟,出现“4”的概率高得竟让我有些不宁,不会是什么巴德尔-迈因霍夫现象吧。好事,在没考虑作息等实际问题条件下大概是31.25%。也好奇什么数字出现概率最高/低...

@qiusir:或许平日里太压抑了,外教课几乎成了学生的天堂,开朗也开放的外教也吃不消了,常气呼呼地告状。前日课上,外教用蹩脚的汉语对淘气的学生说,“我爸是李刚!”

@Being柳栋:推荐攻读教育技术硕士的同学们,不妨辅修一门学科的学科教学、或者深化课程论教学论的学习。
@qiusir:这话颠倒了说或许更可行:)“推荐在攻读某学科教育硕士的童鞋们,不妨辅修一下教育技术的相关课程。”

@问_地:“所有人都认为成为优秀教师的全部条件是热爱教学,但是没有人会说做一名优秀的外科大夫只要热爱切割就行。”——亚当.乌尔班斯基
@qiusir:兴趣应该也只是从教的初始条件,问题是一直以来即便是最优秀的教师相比最普通的医生,也很难在学生身上迅速展示出疗效,或许因此人们对于教师的评价也只能停留在他从教的态度上了。


@qiusir:从记者发布的稿件看,上周日的讲座有近500位学生和家长冒雪来到现场..."Qiusir用了一种非常活泼的形式和大家恳谈,从教育方式到物理热点,都一一涉足..."

@尹岩: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qiusir:遍历百花便是回报了吧。

@qiusir:http://t.sina.com.cn/qiusir
@qiusir:http://t.qq.com/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