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小时候记得有小孩专门喜欢揭开就快好了的伤口上的“咖巴”,现在看来,自己也有这样的嗜好?
早上想起小时候比较受伤的几句话,回忆起来竟然如此的清晰:
1,到了新的学校,和小学校长公子在同一个班级,头几天相安无事,一日课前他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听说你没有妈?”尽管母亲过事是事实,但那个时候的我很害怕别人知道,因为老乡的观点是一定是孩子“独/毒”[也不知道该用哪个字]平日里很是安静,个子也小,记得那天不知道哪里的勇气,一边大喊着一边挥动着拳头,只记得班级的人都惊呆了,后来的事情就记不清楚了,应该是没有得到报复,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了“真相”。
2,应该也是一个新的班级,可能是快上初中了,平日里学习还可以,那个时候自己真的很矮小,每次考完试总有大个的孩子把我抱起来。对于个头的自尊心应该是缘于一个同学的字条“田边的麦子,个小穗/岁在那呢”,从那以后自己知道了“守着矬子不说矮话”的道理,印象中那孩子很高,穿着也很好...
3,父母都过事后,乡亲们见了自然是唉声叹气,现在看来的那种同情小的时候根本不买帐,甚至反感,也是听多了,不过有一个个头也不高的单身汉的话记得最为清晰,记得一日当着很多人的面,他摸着我的头说“这会是我们村子里的又一个大个!”尽管眼下也不高,不过时常有让他看看我的冲动。小的时候自己对于身高真的是很在乎。
如果说还有记忆非常深刻的话,应该是自己说的了,村子里面几十年了都没有出一个正经八百的大学生,自己学习很认真,当然是想通过这独木桥来改变命运,当然也有老乡说一些风凉话,当然就是怀疑我的能力:)不过有一次我回敬的应该挺有力量,“如果考不上大学,我就去死!”从那以后,至少是当时的老乡再也没有说什么了。当时看来是很有决心,现在的观点看挺BT的。
想到受伤,最为恐怖的事情是父亲在世的时候,自己和其他小孩一样喜欢刀,一日花了很大的体力磨好了一把小刀,顺便放到口袋里...放牛的过程和小伙伴摔跤,自然是失败:(不过回家的路上感觉腹部黏糊糊的,自己先前磨好的小刀竟然叉在肚子上,现在还后怕,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够让大人知道,好在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自己偷了药水...父亲一直不知道这事,不过至今自己也从不把刀具放到兜里。
每个人都会受到伤害,肉体的和心灵的,关键是人不仅能够愈合肌肤的伤口,同样也会自愈心灵的创伤,不过心灵上同样也会留下伤疤。
ps.很是好奇眼下学生最为受伤的话,于是作了小的调查,有两个很普遍。
女生:一日该女生和姐姐一起上街,[姐姐是学舞蹈的]别人问她妈妈“这是姐俩吗?这个大的真漂亮,这个小的,...气质很好啊”女生说,我很气愤这样的话,“恶心!”
男生:一日老爷调节电视天线未果,5岁的他上前也去尝试,结果被训斥了“我都不行,你行吗?!”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