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说起小偷,自然是人人恨之,自己却有不同的理解,主要是自己还是有很多次当小偷的经历。
说起小偷,记忆中的第一个应该是自己的母亲,对于母亲的印象很少,甚至连长相都忘记了:(不过还是记得母亲提起和二姨小的时候到人家要饭,看到一家有很多的好东西,人家自然是不给什么了,于是呼二位女侠竟然趁人家不注意冲了进去偷了两个馒头就跑,体弱的母亲好象很得意自己的那次勇敢的行为,就是现在我也很理解母亲,正是有乞丐的经历,记得小时侯家境还可以的时候,母亲每到过年总是留过路要饭的人在家里吃一顿,有的时候乞丐来她还打开锅盖给人家夹快肉。
自己小时候的小偷经历更多的是不懂事。
父母过事后自然无人管教,和另外的两个同伴每年总是光临村子里的果园,从果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作腾”,偷来的东西味道好象不一样,每次还起大早,倒真的很解搀啊,不过每次都很有风险,地上有钉板,有狗,自然更要躲避看林人。也有过几次失手的教训,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和一个伙伴得手后大摇大摆的走在上学的路上,而且还和同伴吹嘘,“这次要是被抓住,我就不姓...”,刚说完就觉得脖子后面冒凉风,看林人竟然一路尾随偷袭了。后果自然很惨。从那个时候自己也明白了不管什么时候“话都不要说满”的道理:)但对于这样的事情和眼下偷钱包不一样,自己也早改邪归正了。
不过自己印象最深的当小偷的经历是在山东大爷家的一次,那时侯寄居在那里,记得一日,应该是清明,同学来拿着鸡蛋,说今天应该吃鸡蛋,大爷不在家,如果说不懂事,主要还是自己嘴馋了,于是自己生火,擅自煮了两个鸡蛋,当吃完了后自知后果,作了一些掩盖,自然逃不过大爷的火眼金睛,就算是不认帐,鸡蛋数量是少了。农村这样的事情传得很快,自然让同学知道了,很长时间自己为此都抬不起头来,很少有人能够体会被人指着后背说“这家伙偷鸡蛋吃!”这和偷苹果完全不同,甚至以后一段时间自己一提到鸡蛋就脸红,后来学英文每次最为尴尬的是同学们一起念“egg, 鸡蛋”,活脱脱的一个小阿 q.这件事情自己记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现在每次太太早上都要逼着我多吃一个鸡蛋,我都很有感受,她哪里知道当初的两个鸡蛋让他现在的老公抬不起头来。
刚毕业的时候,对于学生的教育观自己还是很传统的那种,很以自己的经历为范例,而眼下时代的变迁让自己都快忘记自己了,就算是泄露自己的隐私,还是留要更真实的自己要好。

ps.刚才有网友留言,同样备份“读你的怀旧作品,感受良多。 那些过去的,值得我们认真回味的。直到读大二,我还偷过食堂的红烧鱼,买不起,又馋呀。我读大学的第一笔路费是我亲自卖的一头半大猪。至今我仍旧是村里唯一一个读过大学的。我为过去的很多事情脸红。”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