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16

每次看到落叶总能想起龚定庵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落叶痴情的解释或许是对萧条凄凉的一种安慰。
而早上看到ldy老师修改的小诗则表达另外一种情绪。

人们赞美我
落叶归根化为泥

可谁听见我
告别枝头的那声叹息

叹服刘老师的博学,从数学、物理、经济,到诗歌甚至哲学...同时也惊讶于原作者紫漠,据说是高二的学生!甚至不相信是孩子的作品。
同样让自己想起周末看的一部南斯拉夫电影《持玫瑰花的军官》的结尾。在战友看来,贝塔尔是为国捐躯,英勇就义,却很少有人明白,那一刻他那么不情愿...
我们对于叶子必要退让的赞美不能忽略它对勃勃生机的留恋。

世代如落叶

荷马

豪迈的狄奥墨得斯,你何必问我的家世?(注1)

正如树叶荣枯,人类的世代也如此,

秋风将枯叶撒落一地,春天来到

林中又会滋发许多新的绿叶,

人类也如是,一代出生一代凋谢。(注2)

〈伊利亚特〉

注1:特洛伊大将格劳科斯与希腊大将狄奥墨得斯交战之前互相喊话,狄奥墨得斯问起格劳科斯家世,格劳科斯在叙述自身家世前,说了以上几句话,作为开场。
注2:荷马史诗中---尤其是〈伊利亚特〉中,常有这类抒情诗般的诗句或段落。这一小段是对人生的观察。以落叶比喻人世的代谢,首先由荷马这段诗开其端,后来的诗人模仿和发挥这题材的不少,其中米姆奈尔摩斯的〈我们都是绿叶〉就是其中之一。
人民书城-文学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