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凌晨的西班牙德比激情大战后,留给我的是眼下满脑子的浆糊,无法看书,无法睡觉...竟尝试着把物理上的两个常识东拉西扯一番:)

透明物体只透过相同颜色的光;不透明物体只反射相同颜色的光。
我们观察事物总是习惯性地戴着墨镜,戴着红色的眼镜看白色的梨花会当成了红色的桃花,看绿色的草地竟是黑色的泥土...
或许我们出生时就是戴着眼镜的,只是习惯而不觉察,或许我们的眼镜会变色的,对同一事物所谓辨证分析让我们总是自信眼睛的公正。
当然,红色的桃花只反射红色的光,绿色的草地只反射绿色的光...而白色、黑色特殊一些,智者明辨,愚者无视。
庆幸我们还有耳朵、鼻子...事物就是这样,相对强大的整体都是由缺陷个体组成,信息互补和综合处理让我们得到“真相”。
磁极、电荷同性相斥、异性相吸;通电导线则相同相吸、相反相斥。
物理上大多数是异性相吸,生活中绝大多数也是异性恋,而我们和别人争论观点时却表现出同性恋,党同伐异。
而事实上,很多时候,我们赞同我们希望的,但不是真实的;而我们反对的恰是我们自己的。记得以前关联过朋友的两种和稳定关系的两个必要
我们对待事物的态度在开始之前就已经注定了。
真正无关的颜色是不引起视觉的;真正无关的观点更无法让你关注...这样看来,什么看什么,什么是什么!
人是很主观的,或是天生的...

等搭公车的人都有一种想法,那就是上车之前希望公车每站都停,上了车之后希望公车站站不停,直达目的地。[via portnoy]

keso那看到,很喜欢,收藏了。

On this day@qiusir blog

No Responses to “什么看什么是什么”

  1. colorbird Says:

    而事实上,很多时候,我们赞同是我们希望的,但不是真实的;而我们反对的恰是我们的。

    严重支持!

  2. yy Says:

    有色眼镜让我想到:在马列主义指导下的中国,一度盛行一种指导人们意识形态的阶级分析学说。在80年代之前,阶级的观点被用在所有领域,文革中发挥到极致,人性、亲情、爱情,哪怕是自然现象也都用阶级分析来桎梏,主观或客观、唯物或唯心、形而上学或辩证、无产阶级或资产阶级,非白即黑。这种影响在一些现代人心中仍然根深蒂固,不亚于“焚书坑儒”。自然界有百花齐放,社会生活要良莠共荣,人的心灵应超然自省......

  3. colorbird Says:

    马克思没有错!

  4. 笨鸟 Says:

    人家都说人会有职业病,尽管有时候同事也这么说我,我却总是不以为然,因为个例实在太多了,不过今天看了这段话,相信了,职业病还真是有,好像还比较普遍,哈哈

  5. BLOG瀹跺洯 Says:

    璋堣皥鎴戠溂涓殑楂樿川閲廱log

        keso鍦?a href="http://www.donews.net/keso/archive/2005/04/30/357429.aspx" rel="nofollow">鍓嶅嚑鏃ョ殑鏂囩珷涓皥鍒颁簡浠栬涓虹殑楂樿川閲忕殑blog锛? 鍐嶈€呰锛屼綘鍘绘柊娴鎶€鑲畾鐪嬩笉鍒?/p>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