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qiusir:边吃边微博,反正都是扒虾...
@qiusir:门风之门,家门通着校门;门风之风,民风裹着学风。而所谓学风,无非是吹着情感、吹着态度、吹着价值观...


@qiusir:一般说来,学生智力上表现的差异很少能让人归咎其父母的遗传,但就其与人相处的能力,也就是所谓情商的感受却总能让人联想到家庭的熏染。当如此两方面的差异表现在不同的班级和不同的学校,如果说智商更多取决于学苗的话,那外人对学生情商的感受首先会关联到班主任和校长的风范。

@qiusir:被怀念的残缺的我今收到少年班小朋友转送来的《致qiusir》:一首诗 说不全您给我的感觉 几句话 写不完我对您的感谢 那个夏天 您用幽默的语言带我进入物理的世界 外表的缺陷 遮不住您内心的灵魂 贫寒的出身暗淡不了您的智慧 我也始终相信 根号三的梦想会实现 献上一首诗来表达对您的敬意与怀念...

@qiusir:我和学生这样解释过我不高大的外表:周围存在一种比空气折射率大好多叫气质的东西,俗人的眼光会被向下偏折,自然看到的是我缩小的像,其实我本人总是弯着腰进教室的...

@qiusir:长白岛滨河路上几日来移植很多碗口粗的大树,春日里已见大树成荫的繁茂。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莫非一岛成荫万树无?
@qiusir:是谁移民着我们的青年?是我们把农村养大的树挖到城市里装点;是谁注入的资本?让我们把城市的工厂建在良田。农村是越来越城市了,可城市又是谁的庄园?

@qiusir:公园里流浪的猫呀,见了我就喵喵喵,怎一个心酸。很后悔没把刚才饭店剩的什么大头宝鱼的带出来...
@qiusir:噩梦少了美梦难圆的遗憾,还让你倍加珍惜现实的缺陷。可问题是我怎么也想不起做曾过什么美梦呢?如此的现实才是这我的噩梦吧。

@qiusir:清明没下雨,鬼节偶加班。
@qiusir: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我们会给他过清明节;我还活着,但看不出死了也能活着,是不是得考虑下明天也给自己过个节呢?嗯,趁着还活着。

@qiusir:背包去体育馆的路上,偶遇刚下课的新疆班的学生,一个女孩子特地从人群中走出来,用不太熟练的汉语很认真地问候了声“老师好~”,都好几天了,那股子真诚劲都没过...

@qiusir:和风吹皱了春水,时光雕刻了的我的脸,风停水止的夜里,谁还在那辛勤地劳作...
@qiusir:为雪白头,青山方不老,因风皱面,春水并无忧。

@qiusir:“我的书桌上摆着三块石灰石,但当我惊恐发现,我思想中的家具都还没有除尘,却需要每天给它们掸去灰尘时,便厌恶地将它们扔出了窗外。因而,我怎么能有一所有家具的房子呢?我宁愿坐在露天的空地上,因为草叶上不会积聚灰尘,除非有人在那里开垦土地。”《瓦尔登湖》

@qiusir:最初是在日本的物理教参上看到弗莱明定则(J. Ambrose Fleming,发现青霉素的是Alexander Fleming),后来发现不少台湾的资料也采用,相比我们教材采用的左右手定则的掌面相比,弗莱明的方法能更好体现三个矢量方向垂直的特性,当然这也是拍照时不错物理味的手势呢。

@qiusir:“Mind of a Teacher, Heart of a Student”是不是可以翻译成“教师之心地,学生之心灵”?也很喜欢“In the Heart of a Teacher is a Student”,是不是也可以说“In the Heart of a Father is a Child”...

@qiusir:抱怨?痒了就挠挠呗,要不就抓两个虱子解解恨。其实身上生虱子的人是不会抱怨的,也来不及抱怨。而时下的很多网事就如时下的不少考生浪费复习时间幻想通过网络提高成绩一样不靠普,那顶尖的是没空微博吧。

@qiusir:早忘了虱子什么模样,但还能想起小时候那“要是没有虱子该多好”的愿望。长虱子的人要面临的可不仅仅是个人卫生的小问题,至于那常洗澡勤换衣的建议更像是优越感的矫情。回想起来虱子类问题的解决,一方面要有能力改变自己,另一方面要有能力选择环境。

@qiusir:常被不到三十的叫做“小qiu”的快四十的我,莫非就是传说中他么的老男孩吗?难道是我法风烧饼吃多了,就掉渣了的焦皮下裹着颗压扁了的蛋心。
@qiusir:教育局挂职的干部来听我的课,据说比我年轻,听到孩子说人家比我有出息云云,唉,我怎么就这么没有出息呢。

@qiusir:乐见流氓恋爱,旁观土匪爱国。
@qiusir:那眼里只有有骨头的和抢骨头的,饿狗呢还是恶狗?

@qiusir:下午去沈阳二中听了一堂小班化的物理示范课。学生分小组围坐(自习课再分开),教科书加学案,教师活动空间很大,板书加演示文稿,整个过程实物投影辅助师生交互。虽然谈不上什么新技术新理念,但能够很好的践行,相信在应试能力上也会有突破吧。

@qiusir:孟小帅做了个小手术,学生送上精心绘制的祝福贴。有女生说祝老师再也不生病,有送上最大的千纸鹤让他骑回来,一男生更有意思,直接写道“也不知道老师肿么样了”。

@qiusir:春风无力,浮云未动,凡心多情,春意盎然。走下河床下寻觅那时光的沉淀,却只见随处的圆滑,难道落日不是散发余晖,而是把那金子收回。

@qiusir:http://weibo.com/qiusir
@qiusir:http://t.qq.com/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