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人的大脑中有很多尘封的记忆,用毛向辉先生的理论应属于“不知道知道”的那种,而外在不经意的细节诱因往往能够唤醒它的点滴。
今天看到一BOY穿了件黄色T恤,特黄的那种,而我猛然间联想到小时候吃的油煎饼,几乎忘了曾经那么喜欢吃了。

手头没有一张妈妈的照片,关于妈妈的情景似乎梦境一样时常闪现,总在你试图清晰的时候她却消失。
印象中吉林老家里,妈妈每年都会摊很多的煎饼,天气很热的时候,就在门口搭一个简单的灶坑,烟很大,开始妈妈的眼泪给呛出来了,我会帮忙拿劈柴,煽风...点火用桦树皮,家里有很大的一捆,就挂在院子里的苞米楼上。
每次摊煎饼妈妈都会犒赏我,特地摊一张抹了很多豆油的煎饼,黄黄的、焦焦的,如前面提到的那个男生身上T恤的颜色。自己会拿到大街上吃,很炫耀的,要是恰有伙伴来访,也会有此待遇。也有时妈妈还会摊个鸡蛋在上面...

妈妈摊煎饼的手艺很高,薄薄的,总有邻居羡慕地赞许。
每次摊煎饼都会忙很久,要摊好多天,摊好多,一大摞的煎饼凉透后,叠好了放到小缸里面,以后饿了就拿一张。妈妈很仔细,每次我拿完都会把塑料布盖好,要是粗心,煎饼会渣了,难吃得很。
很多人家摊煎饼用的是黄玉米,煎饼本身就是黄色,但我更喜欢吃白苞米的煎饼,更细腻一些。尽管白苞米的产量少,家里每年都要特地种一些留给自家摊煎饼用。

现在也有机会吃到老家的煎饼,但总也找不到以前的味道,而且有些记忆也终生的。小时候凡是妈妈做过的东西后来基本不吃了,印象中只有她做的才好吃。这一点没有人能够突破。

p.s.黄磊的老师告诉他,成长是抵制诱惑的过程;近日在想,人的优点和缺点是对半的。

On this day@qiusir blog

No Responses to “记忆碎片:油煎饼”

  1. godfather Says:

    qiusir太强了,也太损了。
    可爱的‘forget to plus one’看了会不会去爬芝加哥西尔斯大厦???
    不过一个班的friends看起来还是蛮有趣的!

  2. 子游 Says:

    馋了,改天去你家吃。

  3. 朝三暮四王老五 Says:

    点火用桦树皮,叠好了放到小缸里面,qiusir是哪个林场的?!

  4. qiusir Says:

    每当我追溯自己的青春年华时,那些日子就像是暴风雪之晨的白色雪花一样,被疾风吹得离我而去.
    ———纳博科夫《洛莉塔》

  5. 朝三暮四王老五 Says:

    据说,有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洛丽塔。就权且认同洛丽塔就是“我们都失去了童年那最恒久的乐园”。有的人会“想找回一点什么”,有的人却“乐不思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