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编者按:在我心目中,葛朝鼎老校长对中国大陆中学超常教育的贡献,仅从实践探索的深入看,国内尚无人能出其右。下面是他在2005年底参加“全国中学超常教育研究协作组第12届年会”上的发言。

面对新世界对中学超常教育的几点思考

葛朝鼎

一、新时期的时代特点为超常教育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经济的全球化、社会的国际化、政治的多元化、科学的高新化是我们这个全新的时代的特征。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面对竞争激烈的时代必须有强劲的竞争力。竞争重要取决于人才,人才最重要的是创新型人才,因而,超常人才的培养就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

二、中国至今没有一个(纯)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6年大师级人才不多。50年代60年代倒有很多大师级人物,但都是清政府和民国政府的教育培养而成,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深思考。

三、世界上很多国家都重视超常教育,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超常教育理应成为我国要高举的重要举措,但为什么没有纳入政府的教育规划中去?95年至今我曾4次访美,2003年10月在美国访问13天,重点考察美国4所中学。在一般中国人眼中都认为美国基础教育不如中国扎实,学生有很多的自由。其实就我所访问的4所重点中学(其中两所私立中学)而言,有的学校学生睡眠时间一天仅有五六个小时,有的学校已经讲到了多元积分,物理已学完了普通物理,并讲了广义相对论。可见美国教育并不是一元的,我们只宣传其松散的一面。美国教育是多元的,多样性、参与性、选择性是美国教育的特征,高层人才绝非仅公立学校培养的。再看韩国,我们考察的一个学校,类似我们的超常教育,定格招生240人,一般只200多一点,两年高中毕业,有的保送重点大学,从来没有晚上12点以前睡过的,校长说:如果学校没有这样的素质,就不能成为人才。

四、超常教育是教育公平、实施素质教育的重要部分。什么叫教育公平?是结果公平吗?那共产主义也不能做到。应是形式上的平等,不是本质上的平等,比如对聋哑儿童能平等吗?把优秀人才等同于一般教育,就平等吗?教育只能讲基本平等,社会需要多层次人才。应创建多样化学校,让家长选择,这才是平等的。在教育资源不丰富的时候,竞争和选择是正常的。所以用“教育公平”否定超常教育是不公平的。“面向全体”即面向所有学生,让每个学生都有最好的发展,因材施施教,这也是素质教育的需要。

五、超常教育应理直气壮,不必为一些教育个案而气馁,不必为只言片语所吓倒。有人对中科大少年班的个别情况加以扩大,北大清华每年都有学生自杀,能说北大清华不好吗?个案就是个案,说不定出家的宁铂将来在佛学上有很高成就呢,他愿意研究这个东西啊。

六、超常教育也要讲政治。16大讲科学发展观,邓小平说发展是硬道理,我们党中央提出与时俱进。我1997年差点没被掐死,又复活了,就是因为用邓小平理论讲政治,我问那些人:难道邓小平理论过时了吗?既然没有过时我们就可以搞超常教育。否定没有意义,你要讲政治,那些不符合邓小平的也没有意义。我们现在办外国语实验班,小学、中学一贯制,完成英语大学的水平。到了大学就学第二外语了,成功了。高层人才如无外语,成不了国际型、领袖型人才,国家没有竞争力。

·中国中学超常教育的回顾与展望

资料来源福建龙岩一中教育科学研究室提供的《教育改革研究》第8期,根据大会发言整理,或有细节出入。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