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今日简史》Yuval Noah Harari 著 林俊宏译
在一个信息爆炸却多半无用的世界,清晰的见解就成了一种力量。
@qiusir:开学初这段时间,断断续续读完尤瓦尔·赫拉利“简史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今日简史》。最近这几年,能连续读一个作者的三本书的,上一个是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教育家佐藤学的书也是连着读了三本是,至于弗里曼·戴森、戴维·珀金斯、斋藤孝等也读了不止一本...读到好书总特别看看译者,台湾这位林俊宏也应该改享受读者特别的感谢。
·从动物到上帝[?]
·从智人到神人[?]
智人之所以能够崛起成为地球的主宰者,主要原因在于其具备了虚构故事的能力。然而,在当前这样一个分化的世界,我们对旧故事已经失去信心,对新故事远未达成共识。
当数据巨头比我们更了解自己,当“在线”成为一种存在方式...我们已成为数据巨头的商品,而不是用户...大数据算法可能导致数字独裁...
一、科技颠覆
1、理想的幻灭:从旧故事到新故事
如果有只蚊子在耳边嗡嗡扰人清梦,我们有办法杀死它;但如果有个想法回荡在脑海令人难以成眠,我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怎样才能“杀掉”这个想法。
2、就业:等你长大,可能没有工作
过去,机器主要是在原始的身体能力方面得以与人类竞争,而人类则在认知能力方面享有巨大优势。
人工智能已经在越来越多的认知技能上超越人类,包括理解人类的情绪。而且,除了身体能力和认知能力之外,我们并不知道还有什么第三种能力可以让人类永远胜过机器。
人工智能革命不只是让计算机更聪明、运算更快,还在生命科学和社会科学方面有诸多突破。
只要全面改用自动驾驶汽车,每年就能少死亡100万人。(如果过分依赖算法,万一算法失误或是被骇,很难说死亡人数不会激增)
@qiusir:从互联网+到人工智能+(半人马 centaur,人类+人工智能)
出版社会把我写的文字改成迎合谷歌算法的版本。(至少微博上关键词有曾热点的技巧和时效体现)
智人本来就不是一种会满足于现状的动物。他们的快乐很少取决于客观条件,而多半取决于自身的期望。
随着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把人类赶出就业市场,极端正统派犹太人(又穷又失业,平均7个孩子...)有可能会变成未来的楷模,而不是过去的化石。
3、自由:数据霸权与社会公平
@qiusir:以后的某个发现,应该加有某台计算机或某个网络的署名,很多成果会是某种算法的衍生吧...
television分别来自希腊文tele(远),以及拉丁文visio(视界),原本是要让我们可以看到远方的事物,但很快就可能是让别人从远方看见我们。
提高智能的路其实有好几条,其中只有一条需要靠意识。就像飞机不用发展出羽毛,但飞行速度却比鸟更快,计算机也不用发展处哺乳动物所需要的感受,就能比哺乳动物更会解决问题。
退化的人类滥用进化的计算机,伤害自己也伤害世界。
4、平等:谁该拥有数据


二、政治挑战
5、社群:人类身体的价值
大多数人真正了解的人不会超过150个
今天,我要和再瑞士的表妹说法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容易,但要在早餐的时候和我的爱人说话却比较难,因为她总是不看着我,而是盯着智能手机。
理想情况下,建立社群不再是零和博弈,人类可以同时觉得自己属于几个不同的群体...
@qiusir:老师手里的分数没有上线,心理的夸赞也不是定量的,但,眼下的学习似乎好一定是建立在别人差的前提下,原本是应该协作共赢的事,却成了一场零和博弈。
6、文明:世界的大同
伊斯兰国占领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大片国土后,杀害了数万人,炸毁了历史遗迹,推到了雕像,有系统地毁掉过往政权和西方文化影响的符号象征。但当伊斯兰国的士兵走进当地银行看到美元上有美国总统的肖像、用英文写着赞美美国政治与宗教理想的语句时,却不会烧毁美国的这一象征。因为美元超越了政治与宗教分歧,得到了世界的广泛认可。
如果伊朗和朝鲜相信E=MC,以色列和美国根本不会在意它们的核计划。(它们?)
7、民族主义:无法解决全球性问题
人类是一种社会性动物,有对群体忠诚的基因。
8、宗教:神祗只是为国家服务
真正没有信仰的人其实是少数。比起进化论,仍然有数十亿人更相信《古兰经》或《圣经》。
神风特工队其实融合了当时最先进的科技和最先进的宗教洗脑。
9、文化认同:开放与宽容
@qiusir:对于一些涉及到科技的社会问题,赫拉利远没有可能如戴森那样深刻,但就看问题的宏大视角看,前者又是后者无法企及的...真正杰出的专业人士,他们的工作应该不是相通的,而是互补的。
生命科学家(特别是遗传学家)提出了极有力的科学依据,证明欧洲人、非洲人、中国人和美洲原住民之间的生物学差异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一、差别就是由小引发大的不同;二、现在的生物技术还是不顾发达吧;三、直面事实VS政治正确)(美国那么多based on true story 怎么没记得一个华人的?李小龙? )
@qiusir:对于极少出国,这些国际上的事情热心不大。出于对作者的信任,就如即便大导演拍了烂片,还是强忍着看一下,而且会安慰自己,一定是层次没到,没有理解作者的意图。
三、绝望与希望
10、恐怖主义:切忌反应过度
@qiusir:《今日简史》里说,中国每年丧命于恐怖分子约7人、死于车祸27万人,糖尿病每年夺走全球约350万人的生命、空气污染夺走约700万人的生命...一大早开飞车上班、食堂粥里加了两勺糖,眼下这空气还只是呛鼻子,什么时候能辣眼睛了,该会为自己的大无畏精神而流泪吧...
恐怖主义其实就像一只苍蝇...摧毁一家瓷器店,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头公牛...
11、战争: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愚昧
到了21世纪,占领已经赚不到大钱,只剩蝇头小利。
硅谷虽然叫硅谷,可并没有硅矿。
在20世纪30年代,日本的将领、经济学家和新闻工作者都认为,如果无法夺下朝鲜、中国东北和沿海地区,日本经济就会陷入停滞。他们都错了,事实上,日本著名的经济奇迹是在日本输掉了所有对其他国家的侵略战争之后才开始的。
12、谦逊:地球不是绕着你转
印度本土主义者相信连飞机和核弹都是由印度先贤发明的,什么孔子或柏拉图都只能瞠乎其后。
犹太教仍然认为犹太人从本质上就优于所有其他人。
弗洛伊德已经深深影响了现代西方的科学、文化、艺术和民间智慧。没有弗洛伊德的母亲就不会有弗洛伊德,而且他的个性、抱负与想法很可能深受他与母亲的关系影响(他也一定会肯定这种说法)。但在撰写西方史的时候,没有人会认为值得花上整整一章来写弗洛伊德的母亲
某只幼狼咬得太过用力,或是在玩伴已露出肚皮以示投降之后还继续攻击,其他幼狼就不会再和它玩耍了;如果某只年轻的母黑猩猩找到一根香蕉,即使是雄性首领,通常也不会抢走。如果违反规则,它就很可能失去首领地位。
猿类首领早就发展出这种倾向:愿意帮助贫寒、穷乏和吴父母的成员。而又郭磊几百万年,才轮到《圣经》告诉古代以色列人“不可苦待寡妇和孤儿”...
除了爱因斯坦和弗洛伊德等这些知名人物,科学界所有诺贝尔奖得主约有20%是犹太人(虽然犹太人占世界人口的比例不到0.2%)。但应该强调的事,这些是个别犹太人自身的贡献,而不能归功于犹太教的宗教或文化。在过去200年间,大多数重要的犹太科学家都不是在犹太宗教领域里有所成就的。事实上,犹太人就是在放弃了犹太初等学校并转向实验室之后,才开始在科学上做出杰出贡献的。
13、神:不要妄称神的名
14、世俗主义:面的你的不完美
如果想吃鸡蛋卷,就得打破几个鸡蛋。
@qiusir:同时搭讪道,天天读书挺好。其实没有几个教师不知道读书挺好,但不知为什么极少有教师能读书的(课本、练习册除外),这不能用很忙来解释吧?或许这个读书很好并不是觉得很必要的好...
我更愿意相信那些承认自己无知的人。
四、真想
15、你知道的比你想象的少
被夸大的恐怖主义威胁,被轻视的科技颠覆。
大多数人类决策基于情绪反应和思维捷径,而非理性分析;然而,人类的情绪和思维捷径虽然可能适合应对石器时代的生活,但到了芯片时代,这些方法却远远不够。
英语谚语:要养活一个孩子得靠全部落的共同努力。要发明工具、解决冲突或治愈疾病,也是一样的道理。
智人之所以能够胜过所有其他动物并成为地球的主人,靠的不是个人的理性,而是能够群体思考的这种独能力。(那乌合之众是不是仅仅在百无一用是书生面前的误解呢?)
知识的错觉(knowledge illusion)
每个人其实懂的知识很少,我们却以为自己懂的很多,原因就在于我们把存在于他人大脑中的知识也看成自己的了。
人类对群体思维的依赖,使我们成为世界的主人,知识的错觉让我们能够继续愉快第生活,而不会陷入无谓的努力,并避免试图自行理解身边的一切。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智人相信别人的知识实在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
巨大的权利就像一个黑洞,会让周围的空间扭曲,而且越接近它,扭曲程度就越大。
16、正义:人类的道德困境
人类的正义感也是从远古进化而来的。几百万年的进化过程形成了人类的道德。
那个时候,人类只有一种退休基金,叫做“孩子”。
当代世界大多数的不公平,并不是来自个人的偏见,而是来自大规模的结构性偏见。
17、后真想时代:谎言万世永存
智人就是一种后真相物种,创造并相信虚构故事的能力越高,就越能发挥更多的能力。智人之所以能够征服地球,最重要的因素就在于创造并传播虚构故事的独特能力。人类是唯一能与众多陌生个体合作的哺乳动物。
如果讲到要团结人心,虚构的故事天生就比事实更具优势。

人类就是有了这种了不起的能力,能够同时既知道有不知道。人类如果真的好好思考,就能知道一些事情;但大多数时候,人类就是没有去想,所以也就不知道这些事。
如果你总是免费得到信息,有可能你才是整个商业世界的产品。
沉默不代表中立,只代表支持现状。
我们需要好的科学,但从政治角度来说,一部好的科幻电影,价值绝对远超过刊登在《自然》、《科学》杂志上的论文。
18、未来不是科幻小说:无法逃离的母体
人类之所以能够控制世界,是因为合作能力高于任何其他动物,而之所以有那么强的合作能力,是因为他们能够相信虚构的故事。
21世纪初,最重要的艺术流派或许就是科幻小说。真会去读关于机器学习或基因工程最新文章的人寥寥无几,但很多人会去看《黑客帝国》之类的电影,以及《西部世界》之类的电视剧。这是这些电影和电视剧,塑造了人们对于现今科技、社会和经济发展的认识。这也意味着,科幻小说在描述科学现实的时候必须更负责,否则就可能让人产生错误的想法,或是把注意力浪费在错误的问题上。
现代科幻小说最糟糕的问题,或许就在于混淆了智能和意识的概念。小说常常过度担心机器人与人类之间可能开展,但事实上我们真正该担心的,是有一小群超人类精英凭借算法带来的力量,与大量底层的手无权力的智人之间发生冲突。
从目前的技术和科学革命来看,我们该担心的不是算法和电视镜头控制了真实的个人和真正的现实,而是“真实”本身也是虚幻。你逃离母体来到了一个更大的母体。
心智一直都受到各种操控,事实上,就没有什么“真实的自我”能够免于被操控。奥尔德斯·赫胥黎《美丽新世界》,他的爷爷是亨利·赫胥黎,达尔文斗犬,牛津辩论...
“和煦的阳光总在暴风雨之后,那就让狂风恣意吧,吹醒那死亡。”
五、生存下去
人类对未来的预测从来都不准,然而今天要做预测又比过去更为困难。
老师最不需要教给学生的就是更多的信息。学生手上已经有太多信息,他们需要的是能够理解信息,判断那些信息重要、哪些不重要,而最重要的是能够结合这点点滴滴的信息,形成一套完整的世界观。
@qiusir:助教忙着加班完成求师得的作业反馈等工作,会遭到家长的训斥,一是家长不太能理解用电脑可以学习,二是家长比学生还现实,和分数无关的事就不是学习,至于未来,家长只在乎家长会的面子以及和亲戚朋友谈及孩子能上什么名牌大学这样是事情,就像是一直饿着肚子的不会在乎花朵的美丽,那甚至不如猪食...
学校现在该教的就是4C 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沟通communication、合作collaboration和创意creativty.
想跟上2050年的世界,人类不只需要发明新的想法和产品,最重要的事得一次又一次地重塑自己。
有没有看过街上的行人像僵尸一样在游荡,脸几乎贴在手机平复上?你觉得是他们控制了技术,还是技术控制了他们呢?(想起农作物奴役了人类一样)
20、意义:人生不是虚构的故事
@qiusir:像《狮子王》这样的电影,国王的儿子王子才能重新夺回皇位,这应该是超过基因的群体的默认,如果你觉得这过于抬杠,那你见过猪宝宝后来统治了森林的故事吗?即便狮子接受,但人不会接受。
一个好的故事必须让人有可以扮演的角色,要能延伸到超出自我的视界;但与此同时,好的故事并不用真实。
很多故事之所以能屹立不倒,靠的并不是稳固的地基,而是屋顶的重量。在历史上,屋顶比地基更重要。
Hocus pocus (hoc est corpus!)
你花了好几百万买下一辆全新的法拉利,肯定会对车赞美有加、四处宣扬,并不见得真是因为车好,而是因为已经花了那么多钱,必须相信这是全世界最棒的车才行。
你认为女性为什么想要对方为自己戴上钻戒?对方一旦做出如此巨大的经济牺牲,就得说服自己,这一切一定有价值、有意义。
我们既不想承认自己是傻瓜,也不想承认自己是坏蛋,只好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
真实世界中的邪恶不见得是丑陋的,而有可能看起来非常美丽。
法西斯主义fascism一词来自拉丁文fascis,意为“一捆棍子”。法西斯主义相信集体的利益高于任何个人的意义,并要求任何一根棍子都不得破坏整体的统一。
纳粹大禹恶友20%的区长(州长、省长)和10%的将军决定自尽,但这也代表有80%的区长和90%将军非常乐意继续活下去。
他举起右手,伸出五指,用一种像尤达大师的声音问道,“控制世界的力量在哪根手指?”“听起来很蠢,其实我想选自己的手指。”
是人类的手指,写下《圣经》、《古兰经》和《吠陀经》,也是我们的心灵,让这些故事拥有了力量。
21、重新认识自己:人类心智的奥秘
多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就是我人生的主宰,是我个人品牌的首席执行官,但禅修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就足以证明我对自己几乎没有任何控制的能力。
随着技术的进步发生了两件事情。
第一没过去的燧石刀已经发展成现在的核武器,社会秩序崩塌的可能性更高。第二,过去洞穴里的壁画已经发展成现在的广播电视,要迷惑大众也变得更容易。
在不远的未来,算法可能为这一切发展画下句点,人类将再也无法观察到真正的自己,而是由算法为人类决定我们是谁、该知道关于自己的哪些事。

On this da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