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教学勇气》
Exploring the Inner Landscape of a Teacher's Life
Parker J. Palmer
@qiusir:监考这两天在读帕克·帕尔默的《教学勇气》,剩最后一章和十周年纪念版后记,实在读不动了,估计是划线累着了...
@qiusir:有些书要趁早看,老了就学不动了,而有的书要有一定(教学)阅历之后才能看懂。这本书属于后者。
十周年纪念版前言
凡具智慧的传统都极力倡导要我们活在“永恒当下”的真实中,而不是活在曾经如何或者可能如何的虚幻中。然而,若没有过去和将来作为素材和源流,无论作者拥有多么丰富的记忆和想象力,都是不可能写作的。
个人与其专业不能分离。
太多的公立学校的教师不得不在令人气馁、饱受压抑,甚至是残忍的条件下工作
他们每天要跟那些为社会病态所伤害的孩子们打交道,而且除了他们没有谁决意医治这些社会病患。
我曾凭直觉预感,教育将更加痴迷于外在的价值,从而挤掉支持教师和学生内在生命价值所需的空间。

杜威...认为智力测试就像他家去市场卖猪前的准备一样。为了算出猪的卖价,他的家人把猪放在跷跷板的一端,在另一端堆砖头,直到平衡。杜威说:“然后,我们又设法去算出那些砖头有多重”。但我们任然不知道这些砖头的重量。
(很多事)我们都心里有数,但一到公众场合,我们就不肯说出真相---真的,我们还主动否认呢---就这样我们持续不断地屈服于制度的虚幻错觉,即人心的逻辑与真实世界的运作是不相干的,真实世界的运转必须产生出硬性规定的“底线”...
Continue reading »

29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Neil Postman 从“娱乐至死”的题目上我应该是不会去看这书,从Laura分享的只言片语中觉得很新奇,遂买来中文版...
原本计划用一天的空闲看完,中间被打断,还好第二天也不忙就读完了,今天抽空简单摘录:
(1985)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人们心甘情愿成为娱乐的附庸,最终将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
@qiusir:马歇尔·麦克卢汉是谁?
@qiusir:“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们摆脱现实的奴役,而现在的年轻人正意图做着相反的努力——为了适应现实而改变自己。”@读者 上看到西塞罗说在公元前的话,而今天的状况似乎比两千多年前更严重些,查看古罗马的政治体制,似乎印证了我之前的偏见。
@qiusir:今天在Neil Postman的《娱乐至死》上再看到西塞罗的这句话。推荐短文里还有萧伯纳的诗句,理智的人适应环境,而世上所有的进步都依赖不理智的人
前言: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繁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里提到,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志论者和唯理论者“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
@qiusir:《求师得·拾年》(P188)网络上的“勤”就是多动一下手指,想知道什么就会知道更多;网络上的“懒”就是手指动个不停,即便是无趣也被有趣地分享。莫非无度的勤劳就是懒惰?[?]
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1媒介即隐喻
与其说经济学是一门科学,还不如说它是一种表演艺术。
我们没有人拥有认识全部真理的才智,即使我们相信自己有这样的才智,也没有时间去传播真理,或者无法找到轻信的听众来接受。
媒介即信息
分分秒秒的存在不是上帝的意图,也不是大自然的产物,而是人类运用自己创造出来的机械和自己对话的结果。
我们学会漠视日出日落和季节更替,因为在一个由分分秒秒组成的世界里,大自然的权威被取代了。
人们说出的话不仅听得见,而且看得见。
用书面文字记录哲学观点,不是这些观点的终结,而是这些观点的起点。
“书面文字远不只是一种简单的提醒物:它在现实中重新创造了过去,并且给了我们震撼人心的浓缩的想象,而不是什么寻常的记忆。”
@qiusir:关于文字浓缩的想法很久前自己也有过独立体会,只是在读赫拉利《人类简史》前没有意识到文字的对于人想象世界的创造性功能。“文字的时光隧道”[?]、“文字是什么”[?]...
有什么比把问题诉诸文本时的沉默更奇怪的呢?有什么比向一个无形的读者倾诉,并且因为知道一个无名的读者会反对或误解而修正自己更玄妙的呢?
12世纪眼镜的发明不仅使矫正视力成为可能,而且还暗示了人类可以不必把天赋或缺陷视为最终的命运。眼镜的出现告诉我们,可以不必迷信天命,身体和大脑都是可以完善的。我觉得,如果说12世纪眼镜的发明和20世纪基因分裂的研究之间的某种关联,那也不为过。
Continue reading »

13

@qiusir:今天在办公室基本读完了芭芭拉的那本针对数理的《学习之道》(之前读过双料冠军乔希的《学习之道》),书房里那本《学以为己》也快翻完了上册,床头kindle早该充电了,断断续续读《钢铁病菌与枪炮》...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A MIND FOR NUMBERS Barbara Oakley
"learning how to learn"
@qiusir:"A good teacher will leave you educated. But a great teacher will leave you curious. Well, Barbara Oakley is a great teacher. Not only does she have a mind for numbers, she has a way with words, and she makes every one of them count." #A Mind For Numbers ​​​​
@qiusir:尼尔·桑德里森(ebay研究实验室高级主管):“我曾就读的学校并不入流,很多学科都没有合适的教书人选。但无论我遇到怎样的老师,我总是专心寻找他们的闪光点,那或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抑或只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微笑。这种积极的态度使我对老师心怀感激,并在课堂上保持着一种开放接纳的态度。同样的态度也推动了我之后的职业生涯。直到今天,我依然经常主动从我的同事或上司身上寻找灵感。”另,要不是觉得《学习之道》封面设计太差去年就看了……
@qiusir:先前知识会在我们学习新知识或相关内容的时候帮助我们,但是先前知识也会成为障碍,因为它让我们更难在图式中做出改动。这个现象十分明显,从学生对物理概念错误的执念就能看出来,这执念对任何改进建议充满抗拒。另一方面,对学习者而言存在一个悖论:现行观念可能会形成一股抗拒概念转变的力量,但它们却也为学习者提供了框架,学习者可用框架来解释或理解新的、潜在的矛盾信息。#A Mind of Numbers

@qiusir:陈鲲羽说,在育才时理科确实学得比较深,虽然有些知识高考用不到,但到了大学优势非常明显,“很多同学还在破解难题的时候,育才人已经在各领域崭露头角,学哥学姐都非常优秀。”

@qiusir:(题海战术会让教学中出现能力错觉,学生看起来学得更快其实忘的也很快)研究结果显示出了为什么老师和学生容易轻易使用那些从长远看来反而效率更低的学习策略。学习时我们非常关注学习方式,我们喜欢采用那些让我们学得更轻松更快的策略。整组练习或题海练习就有这种效果。然而,为了让记忆有更好的长期表现,我们应该使用间隔和穿插的练习方法,但是在学习中,这个过程会显得更加艰巨。穿插学习法会增加学习之初的难度,但因为它让长期记忆效果更好,所以会更可取。Roediger and Pyc 2012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根据估测,80%-90%的大学生处于拖延状态……大约75%认为自己是拖延者……几乎50%的人有持续的拖延问题。拖延的绝对总量是巨大的,据学生反映,拖延状态一般要占日常活动的1/3,通常是发生在睡觉、玩耍或是看电视的活动上……更有甚者,这个比例有上升趋势……除了出现在大学期间,拖延现象也在人群中广泛存在,它长期影响着15%-20%的成年人。Steel,2007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早在1899年,才华横溢的心理学家William James在他经典的Talks to Teachers on Psychology一书中写到:你们现在知道为什么“恶补”是多么不可取了。填鸭或恶补是在考试前通过大量密集训练来记忆事物。但这样学到的知识,却几乎无法融会贯通。另一方面,同样的事物会在不同日子里、不同背景中重演,阅读、背诵、反复查看、再联系其他事物并回顾,然后这个事物就这样很好地嵌入了你的思维结构中。这就是为什么你要给你的学生强调让他们习惯于不断运用。
@qiusir:现代神经学之父卡哈尔不仅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小时候因为不守规矩挨过父母的饿、挨过老师的揍,大人眼里的他又可笑又荒唐…和众多远比他聪明的科学家共事,认为自己成功的关键在于毅力(资质平平之辈的优秀品质)、灵活的应变能力以及谦虚认错的态度。后来回忆说,他的老师在能力好坏的认识上,看起来可悲得离谱。反应快被等同于智商高,记得住被等同于能力强,服从即品行端正。卡哈尔的成功也让我们看到,甚至今天的老师是怎样就轻易地低估了学生,学生又是如何低估他们自己的。#A Mind For Numbers

@qiusir:我生下来就没有耳道,所以听不见。在学习的时候,摘下助听器,我反而能真正集中注意力!我爱死我这先天不足!我一年级的时候,测过一次IQ,90分,我倒是兴高采烈,我还以为自己达到了优等水平……生物学教授,佛罗里达大学年度最佳教师,若干新病毒共同发现者 Bill Zettler
@qiusir:对大多数人来说,学数学或科学依赖于两个过程:一个短暂的学习期,这是“神经砖块”垒砌的过程;二是学习期之间的间隔,就是“思维水泥”凝固的过程。这样的时间节奏意味着,能否掌控拖延症对数学和科学专业的学生至关重要,而拖延问题在学生中恰恰又实在太普遍了。令人痛苦的是预感本身。对一项任务的恐惧会比这项任务本身消耗更多的时间和能量。#乱翻书 《学习之道》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正看有关拖延症的部分,以前学生来看老师,悉尼大学读研的高同学的体恤哈哈……
@qiusir:拖延症不仅可以作为技不如人的借口,甚至会成为虚荣心的温床。我做完了实验报告,参加了市场调差之后,昨天才开始备考的。当然啦,我本来可以做得更好。但有这么多事要忙,这样已经很不错啦。更有甚者,哪怕是那些努力学习的人也会误以为拖延能让他们显得精明能干:我是昨天一晚上补完期中考试内容哦!
@qiusir:“随着你所接触的数学和科学领域越高深,掌控拖延就越发重要。”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
7月2日 09:47 来自 求师得iPhone客户端
如果你想要熟练掌握材料,以此考出好成绩或是在此基础上创造性思考,你就必须让它们牢牢地钉在记忆里。以创新方式合并组块的能力,为历史上许多重大发明奠定了基础。(Henry Roediger 2012)“扎实的知识基础是在特定领域记性创造的前提。若未掌握一套全面的知识概念,一个学生不可能在任何一门学科得到创造性的发现。学习任何科目的知识概念与创造性思考并不是必然对立的,两者是共生关系。” #乱翻书《学习之道》论“死读书”的必要哈哈。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