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21

汤川秀树

《旅人》---一个物理学家的回忆 汤川秀树著 周林东译 根据讲谈社1966年版译出
汤川秀树(1907-1981),原姓小川,1932年改姓汤川,1929年毕业于京都大学,因提出介子场理论而获得194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晚年发起成立了日本创造性研究会。
@qiusir:本来想作为2020年的第一本书来读,计划今年最后一个月用来复习过去一年读的书的,但还是没有抵住诱惑,再者还没进入十二月呢,何况已经为明年准备了不少的书,于是用了两三天的时间读完。
自序
按照普通的标准来衡量,我所走过的并不是一条艰辛的道路。我出生在一个学者家庭...
但是我的学术生涯却不是那么容易分析额。尽管我在某些方面是幸运的,却不能否认我经历了更多的艰辛。...我只是乘着一门新科学的高涨势头做着我所喜欢的事情。...我希望成为一个周游各地的旅行者和一个荒野的开拓者。
有时,一块开垦地一度收获丰盛,但仍被抛弃在一边。今天的真理,到明天就可能遭到否定,而这也就是我们必须时时回顾昨天所走过的路,以便找到明天所要走的路的原因了。
我作为一个科学家而成长起来的道路,就死我作为一个人所走过的同一条道路。
一个人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的脸,也就是别人所看到的那张脸。可是,当他揭示出别人所看不到的内心世界时,听者就可能会感到意外。
小川秀树于1907年生于当时东京市麻布区市兵街。每逢春天,家里就充满了梅花的香味。
汤川秀树

Continue reading »

29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如何有效阅读一本书》奥野宣之 著 张晶晶译 同志社大学新闻系
@qiusir:读了奥野宣之的《如何有效阅读一本书》,比起那本《如何阅读一本书》更和我口味,也很自然想到《深阅读》的作者斋藤孝,两位日本作家的行事方式都细致、专注也坚持,涉猎广又不卖弄菜花,平实的伟大让人佩服。
即使你用手机拍照,花三十分钟保存了三十本书的信息,也不如花三十分钟抄写一本书的内容有效。
无论在手机里保存了多少本书,书里的内容都不会被保存在脑子里。这些内容既不能融入你的良心,也不能变成你无形的财富。
尽管抄完全书也不一定能记住全部的内容,但某段文章、某个词、作者的语气和思想等,都会随着抄写时的身体感觉呗深深地刻印在头脑和身体里。
我们也要尽量将书中的信息应用到自己的生活中,在享受读书的过程中塑造自我。 ​​​
一、用笔记管理读书生活
充满主动性地去阅读、真正消化书中的信息,使之成为属于自己的东西、深入理解书中的要点或思想,并随时拿来参考。
为自己留下自己读过这本书的证据。
就好比坐缆车和辛苦攀爬,虽然同样是到达山顶的方式,但一路上看到的风景必然是不一样的。只有付出了经历与时间才能得到更多的回报。
@qiusir:伟大之后是苦难,聪慧之后是辛劳,就如美景之后是风雨一样...
思考让人如同置身于迷雾之中。此时此刻想到的新点子,下一秒可能就烟消云散了。
@qiusir:吐槽作为一个教书匠,打交道的却很少是读书人。有人不解,老师看书,学生看书,怎么缺少读书人呢?想了想,就如我们身边太多奔波之人,但你很少看到散步的吧...
如果坚持睡前刷牙的习惯,哪天突然不刷牙了会觉得非常难受。做读书笔记也是这个道理。(日本人信奉习惯是第二天性)
既然拿出珍贵的时间读书,通过读书笔记留下看得见的成果,即使是三言两语也好,从长远来讲不是更有效吗?
人与书的邂逅与交流应该更多元、更浪漫一些。
笔记本也可以像纸箱子一样,成为一个“什么都可以放的容器”。
二、用购书清单指名购书
所谓读书的动机或目的性,就好比照片的“焦点”。
@qiusir:读书让我对社交的缺乏有了信心,因为读到好书就像解释了好朋友,而乐于读书,遇事也就平静很多。以后要多和读书人打交道...
潜艇有“主动声呐”和“被动声呐”,主动声呐是靠自身发出的声波的反射状态进行计量的,而被动声呐系统则是靠接受其他船只或潜艇发出的声波来活动的。也许你觉得主动声呐听起来厉害,但得到的广泛使用的恰恰是被动声呐系统。
人类也是,最先贯彻的应该是“被动声呐”,也就是通过报纸、杂志、书籍和电视等途径,尽可能多地捕捉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信息,把感兴趣的书名或主题都写在笔记本上的随想笔记里。
问题意识或好奇心都可以成为教书的契机。
@qiusir:找到一本想读的书,是读书的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通过一本书发现另一本好书很多时候是阅读的可延续性的收获。
@qiusir:很多年前写过“用好两个笔记本”的博文[?]
@qiusir:“每天的生活都以工作为主,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心里满是戾气。”这点和奥野宣之很有同感,最近常自我检讨。不买生活杂志,也不看生活杂志,不会学习怎么制作糕点,也不怎么吃糕点。除了买了奥野宣之推荐法国阿兰的《幸福散论》,随手又买了英国阿兰的几本书,上海译文出版社的这套书封面不错,就当杂志看吧。
三、用笔记把读过的书变为精神财富
就算是简单地笔记,也一定能让你有所收获,因为把读书笔记坚持下去才是写读书笔记最基本的要求。
让读书成为一次看得见的体验。
重要的不管篇幅多少,都要下点功夫让自己对读过的书有印象。
只有坚持下去,读书笔记才能发挥作用。(写过十多年的博客,对这点身有体会)
@qiusir:近来看电影很佩服韩国人,看书,很佩服日本人,看书、看电影很佩服西方人...
当你决定以写读书笔记为前提去买书、读书的时候,对读书的认识也会发生巨大的转变。
人们经常说“你为别人讲解书中的内容时,才会真正理解它”,把记读书笔记作为目标去读书,得到的效果也是一样的。当你以思想输出为前提去读书时,思想输入的质量也会有所提升,而且亲手写文章的好处比口头叙述更多。
专注对自己很重要的事情。
读书的目的是用自己的方式学习,而不是模仿评论家的做法,学习、吸收对自己真正有用的智慧和语句才是最重要的。
我上小学时,街边的公园每年暑期都会组织做广播体操,只要早早起床去参加,就可以在卡片上盖上一个印章。印章虽小,却带来了很大的动力,这是无法用理论解释清楚的,或许是一种本能反映。而读书笔记也有同样的作用。
只有把读书笔记控制在自己能力允许的范围内,才能长久地坚持下去。
带着主观的心情去读书,是学者和编者都没有的、只属于普通读者的特权,应该放心享受才是。
好主意不会凭空出现。不论是什么想法,都一定是对某种刺激做出的回响。所以,只有看到一个名为“好书”的好球飞过来,我们才能打出那个名为“好主意”的绝妙击球。读书时获得的感想正是原创思考的源泉。
读书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让自己“搭上了思想的便车”。
三岛由纪夫“如果一个人总是把对死亡的觉悟挂在嘴边,总让人感觉有些虚伪。”(后来自杀了)
人无法同时倾听多首音乐,这是因为想真正理解美的事物,需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一点上。
实际上我们常常因为虚荣心过剩、过度表现自己而苦恼,有时候连退一步只做到自爱都觉得索然无味。
读书笔记是与书交流的证据。
读书体验比书本身更重要。
四、通过重读笔记提高自我
人并不是因为无所不知而去发表演讲或出书,而是通过演讲和出书让自己达到了新的高度,成为某一领域内的专家。(初为人师的那即便对这点感受很强烈,特别是接触一些常做报告的专家)
@qiusir:作为教师,一方面写读书笔记是读书的需要,另一方面,分享读书笔记也是教师应该尽的义务。当然,更进一步是引领部分学生甚至家长也读书并书写读书笔记...
“如果拥有五本可以随时拿来重读的书,那么你已经成为一位出色的读书专家了。”为了发现这样一本“只属于自己的好书”...
如果把读书过程比喻成做菜,那么“购物清单”就是购买食材,“写读书笔记”就是洗菜切菜,接下来要说明的“通过读书笔记进行思想输出”就是开火炒菜了。
读书笔记可以帮助我们深刻吸收书的内容,磨炼出更好的原创思考。
读书笔记是一剂解忧药。
“所谓创意,只是把原有的元素重新组合而已。”
“成人自习室”
书的价值是通过实践体现的。有些书只有在读完一段时间以后才能让人源源不断地感受到其中的魅力。
五、让读书体验更充实的技巧
保护好内心每一颗好奇的种子。
百科全书就是这样一种能将好奇心与思想输出结合起来的工具。
书籍会因为跟自己关联而变得有趣。
等这本书变得有趣的那一天再读。
遇事马上查证和遇事毫无作为的人在知识和词汇量上的差别越来越大。
有位作家说,“引用是魔杖”。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P.S.年末温习
在享受读书的过程中塑造自我。 ​​​
也许你觉得主动声呐听起来厉害,但得到的广泛使用的恰恰是被动声呐系统。
当你以思想输出为前提去读书时,思想输入的质量也会有所提升,而且亲手写文章的好处比口头叙述更多。
读书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让自己“搭上了思想的便车”。
读书笔记是与书交流的证据。(很是认同。在和书的对话过程中自己像个勇敢上进的小学生)
读书体验比书本身更重要。
有位作家说,“引用是魔杖”。(也是最高的敬意。)

20

福泽谕吉自转 马斌译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斋藤孝在《深阅读》里提到《福泽谕吉自转》当属全日本书中应该阅读的前三,遂让周龙飞帮买了阅读,赶上嗓子炎症不得不放下高三的教学工作休息,也就有阅读闲书的大块时间了。
“天不生人上之人,也不生人下之人。”和一般国家的名流巨擘相比,这位印在日元上的大人物有“日本伏尔泰”之美誉,算得上是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启蒙老师呢。

(总觉得福泽像是个顽童,小时候是顽童,老了是老顽童。能在将近二百年前的福泽谕吉的生活经历中看到自己童年的影子,也难怪我平日里开玩笑让孩子们叫我邱爷。)(书比较后,后面是随手记录下印象比较深的几个小点)
虱子,这是塾中长期存在的小动物,任何人也不能免遭它的袭扰。一脱衣服就能抓到五只十只的,毫不费力。初春的时候,天气刚刚变暖,外褂大襟上就会爬出虱子来。用开水烫死虱子是洗衣服的老太婆惯用的老办法,没什么新鲜的。在严冬的一个下霜的夜晚,我把衬衣衬裤都晾出来,连虱子带卵一下都冻死了。

英语的Steam,历来译成“蒸气”。可是我想能够把它缩成一个字呢?于是偶尔拿出所藏的《康熙字典》胡乱翻找火字旁、水字旁,在翻阅中看到一个“汽”字,注成“水之气”。这真有意思!我觉得这个字号,就第一次用了“汽”字。到了今天,社会上所说的“汽车”、“汽船问屋”等的确已成了普通话,但寻其根源,乃是我在三十二年前,凭当时的一点机智,把偶然找到的一个字眼写在书上,这就成了使用“汽”的开端。(日语中汽车即指火车。)

西洋各国对一切人事都发表“Speech”,不知道原词“Speech”如何译之才好,找不到相当合适的译词。藩士对藩政当局提出请求或报告…但有时时关于各自的私事,有时是关于公务,既不便公开提出请求,也不便于大报告,而是呈上一种书面的东西,这种东西教“演舌书”。总之“演舌”这个词,“舌”字太俗,就改成同音字“说”字吧。于是就采用“演说”二字译speech这个词。今天从帝国会议到日本的穷乡僻壤,演说已变成一件重要的大事,没有人不知道。

比如Copy right,我就直译过来,创造了“版权”这个新词。

翻译过程中,遇到一个名词“competition”很难恰当表达出来,反复推敲之后,遂译成“竞争”。“这里有个争字,它叫人看了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就这样(在提交前)就把“竞争”两字涂掉。

谈到对孩子的教育方法,我认为最重要好的是注意身体。先成兽身,后养人心。

看福泽谕吉的自传时觉得当时中国也缺这样一位名族启蒙者,比福泽小近二十岁的严复似乎有机会担起这个角色,若从atom翻译成“莫破尘”的思路看,走的不是福泽的基层路线;后来看了几本佐藤学的书,又觉得中国缺很多佐藤学,每个省至少有一个,或每所师范大学都要有一个。国内哪个教育专家录评课近10000节的,发些冲动的表达、做些外行的指导;慢慢又觉得,中国可能不缺福泽,也不缺佐藤学,缺的是踏踏实实的国民,缺把小事做到极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