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25

小孩子看病会有一群人陪护着,一动针就不干了,“别管我,不就是个死吗...”老人打针就一个人陪着,更羡慕那老伴,叫上一份小鸡炖蘑菇,边吃边看电视...能把打针当成享受,I服了。印象中这是十年内第二次打针,倒不是身板多棒,只是头疼脑热的总能挺过去,受不了了才想起吃点药,这两天有点挺不住了,体温都三十八度多了,等汗湿透了衣服才不怀疑温度计的示数了。

问诊的大夫问起我的工作,我搪塞说“不好意思说啊”,这里有小孩子,我害怕陌生的小孩,更不习惯陌生人知道我是老师。记得前几天就有个小孩子好奇地问我,“你都有女朋友了?”他眼里好像我注定要光棍一辈子似的。还有看上去上很稳重的初中女生,一起走时和比个,还问起一些他关心的,比如“qiusir多高?还没有我高呢,没有女孩子喜欢吧?你看我班***,比你有名多了,很多外校的女生都知道他,学生会的秘书长...他是我哥们...”她嘴里的我就是一无是处,我努力听到我一丝的优点,但所有的引导的努力都是徒劳的,所有的期望都落空了。
好在看到若兮的文表扬,似乎总算看到了一点的阳光:)

那天qiusir在办公室和子超聊,我也在听。回到教室,我问了子超好几次有什么感想,他一直不说话。他的感受一定很多吧,连我在旁边听完脑子里都是满满的。第二天子超对我说,Qiusir看得太透了。我太受教育了。我微笑。
qiusir执教十年,他到底给过多少人力量呢。其实有这个感慨,是因为看了一个朋友的日记(当然是在被允许的情况下)。里面也有qiusir。“他让我迸发出了巨大的能量让我有一个冲动一定要把物理学好”,当时感觉这句话很熟悉,仿佛也是我心里的声音。但会比这浓得广得多。
在我心中,qiusir更像是位父亲(恕我不见外了)一位年轻的父亲,在我心里扎了根,我可以把闺中密友都不知道的秘密说给他,可以把心里最深的孤单和彷徨告诉他。而这种感觉,谁会听得到呢。呵呵,qiusir真的是伟大。因为,一个叫qiusir的人住进了无数个孩子的心里。真的很感激qiusir。若是没有戏剧的相逢,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呢?从初一暑假的一天早晨,一个叫qiusir的人影响了一个叫长颈鹿的人。

如此的表扬似乎不吝美辞,其实让我多多加油了:)年轻的父亲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比如,但愿那些小孩子能够明白我拥有不少的东西。当然于我内心深处,小孩子说的好像并没有错误。

这两天多收到女学生的问候,小子们粗心,看来要是真要孩子,还是要个邱砚
文芳吧,知道心疼人:)对眼下的工作,就尝试着做好一个年轻的父亲了。

·当一个人在心中扎下根
·和长颈鹿同学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