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18


大冷天的,骑着共享单车在人群中、车流里像外卖骑手一样赶...很晚回到家,忽然想起二十好几年前的事来。
应该是大二那年的某天,家教回来和一辆出租车在校门口的十字路口撞上了,也不懂什么交法,清晰记得当时是黄灯、记得出租车机器盖上只是有个小坑。那年头北京大街上多是黄面的,和我刮碰的似乎是辆红桑塔纳。司机骂骂咧咧拦着不让走,要价600!
周末一小时也就挣两三块,楞是被这巨额的索赔(qiaozha)吓哭了。后来学校学生会的出面,大家一起凑了六十多,那司机也见好就收了。
那笔钱我是花了好长时间才还上,印象中除了英语,做过很多科的家教,夸张的是辅导过文科生作文。后来自行车还丢了,有一阵子,路上看到自行车都觉得是自己的那辆....
现在想想,应了那句台词,“世上没有坏人,但有很坏的情况。”

一直没想过那司机现在过得怎样?没准前几年动迁得了几套房,早就雇人开车,天天提笼架鸟,月月收收房租什么的,这样才够世道。

我遭遇很多更坏的情况,比如很小的时候眼见父亲大年初二在自家炕上蹬腿咽气,比如姥姥住院没钱了,早早停药等死,比如头上的疤痕...是不是有了枪的人才愿意袒露刀疤呢?也未必,至少我还算不上生活的强者,但能主动回忆起这些,或许是久违了的对生活满足感。汽车洋房那是想多了,不奢望遇到多好的人、不惧怕遇到更坏的情况,这样的平静和勇气才是值得我炫耀的呢。

On this day@qiusir blo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