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18

Dyson

Origins of Life Freeman Dyson 林开亮等译
@qiusir:大多数国内出版社的封面要么丑,要么呆板,一般会找来原版的封面...
@qiusir:“主要还是一名数学家”的弗里曼·戴森获得过洛伦兹奖、普朗克奖、费米奖等一堆物理学奖,还获得诗人科学家的刘易斯·托马斯奖(《细胞生命的礼赞》家里似乎有?网上淘了油版),读过他用诗取名的书有《宇宙波澜》、《多彩的镜子》和《全方位的无限》,感觉都很好。不过最近这本《生命的起源》对我过于专业,我那点中学生物知识早都忘干净了。这段话印象深刻,有点赫拉利的大历史视角:(之后出现了我们)那是达尔文时代的终结,代替生物演替,文化革新成了主要驱动力。“文化”意味着,通过彼此之间的相互学习而非简单繁殖,人类技术与谋生方式的传播主导了生存条件的巨大改变。
前言
1785年1月,布兰卡德和杰佛里斯进行了第一次载人飞行实验,横渡英吉利海峡。1985年,在这个重大事件200周年之际,我碰巧在剑桥大学作塔纳讲座。就行一名无谓的热气球飞行员一样,作公开演讲的演讲者必须携带热空气和镇流器,以便控制飞行。当演讲内容太少时需要补充热空气,而当内容大多时则需要启动镇流器。戴森,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 1998年11月
1
杰出的前辈
薛定谔《生命是什么》: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了对于统一的、包罗万象的知识的强烈的渴望。最高学府所被赋予的那个名称(university)提醒我们...
噬菌体之于生物学无异于氢原子之于物理学,地位非常重要。(是不是也可以说,正如金星之于引力定律,是开普勒打开太阳系的大门的钥匙,迎接牛顿登堂入室)
硬件主要是蛋白质,软件主要是核酸。
生命不是一项功能,而是两项---新陈代谢和复制,并且这两项功能在逻辑上可以彼此分离。
我必须承认,我本人倾向于双起源假说。但是我的偏好是根据一般事实所得的直觉,并且我清楚地知道,在历史上,像我这样的直觉,后来都被证明是错的。
我希望,对生命起源的认识是,这门科学正在逐渐远离哲学思辨的殿堂,进入实验科学的领域。(关于教育呢?未来的发展,不单是实验科学的一个方向,有可能是信息学和生物技术的合作...)
真核细胞的主要内部结构并不是由细胞自己所产生,而是其他不相干的生物侵入细胞组织,以类似传染的方式把组织植入细胞。
可以肯定的是,任何细胞中出现的新组织对该细胞而言都是一种病变,这种情况类似于高等生物得了癌症。但是,单个细胞做好准备,迎接像传染病菌一样来自外部涌入的组织,以保护它们自己免受细胞的破坏。
绝大部分的细胞进化都是由寄生性的传染造成的。
中性的进化论认为,在整个生命的历史长河里,推动物种进化的原因主要是随机的扰动,而不是达尔文提出的物竞天择论。木村资生认为,遗产漂变是比物竞天择更强的驱动力。
我的许多观点是借用他们的观点而来,而且我将他们的观点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我自己的哲学观点。
2
实验和理论
真核细胞的成功进化是由于其自由迁移。就像19世纪的美利坚合众国庇护了穷人和无家可归的人,真核细胞也利用其优势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更不用说,在美国和真核细胞中,本土人士会尽最大努力拒绝任何未来的新移民。
病毒可能只是普通细胞经过高度退化之后的后代。它们采纳了一种寄生的生活模式,并失去了自己所有的新陈代谢功能。
大多数最古老的细菌谱系是耐热的。
奥巴林是李森科的朋友,但他没有帮助那些遭受迫害的遗传学者。但是他的不良道德行为并不意味着他的理论有误。
3
玩具模型
奥巴林理论的基本特征是,生命起源于新陈代谢而非精确的复制。(这句话很像是一个进步的人的行为呢)
4
尚未解决的问题
@qiusir:Freeman Dyson以自己的哲学观点来考虑生命的起源:“生理平衡比复制重要,复杂比简单重要,细胞的适应力比基因的独裁重要,整体容忍误差的能力比每部分的精确重要。”读这一段让我拍案,生命的本质与社会的本质相通,被生物基因和文化基因俘虏的我们,身上如周遭一样,至少一半的垃圾DNA,而对它们的容忍,是生命的基本特征...
垃圾袋世界
戴森谈地球上生命的起源

在那之后出现了我们---第六个阶段。那是达尔文时代的终结,代替生物演替,文化革新成了主要驱动力。“文化”意味着,通过彼此之间的相互学习而非简单繁殖,人类技术与谋生方式的传播主导了生存条件的巨大改变。弗里曼·戴森

戴森将生命预想为七个阶段
1垃圾袋阶段
在这个阶段,这些垃圾袋状的生物可以进行代谢,但并不能复制;
2垃圾袋生物的体内出现了寄生虫,他们可以复制却无法代谢
此阶段,细胞就像被包裹住的病毒一样“四处奔波”;
3寄生物与新陈代谢的合作开始了,“最神秘”的核糖体创造了RNA;
4RNA世界的假说与新陈代谢理论逐渐密不可分,二十亿年的物种爆发和性别分化开启了达尔文时代;
5多细胞生物阶段来临;
6随着文化革新代替了生物演替,新的阶段包括了“我们”,以及达尔文时代的终结;
7最后一个阶段,也就是未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qiusir:刚淘了本《太阳、基因组与互联网》,目前查不到戴森的书有《武器与希望》、《从爱神到盖娅》和《想象中的世界》
“我主要还是一名数学家”
戴森传奇
@qiusir:最近能让我读多遍的文章,除了德波顿为自己的书在中国出版写的总序之外,就是林开亮的这篇“戴森传奇”了。

In my life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things were family, friends and work, in that order. So my greatest contribution was to bring up six children who are all successful in various professions and now raising families of their own. My work was not as important as that. Also, my work as a writer was probably more important than my work as a scientist. Freeman Dyson 2012/11/21

律师妈妈43岁生下他,九岁就写了一篇科幻小说。
戴森小时候非常迷恋凡尔纳。(他似乎说过是凡尔纳引导他来美国)
通过激烈的精神,考试升入父亲所执教的温切斯特学院。(似乎他父亲的学生中出过几位国王?)
戴森的好朋友“四人帮”,都入选了英国皇家学会会员(钱德拉塞卡提到狄拉克似乎都没能入选?)
温切斯特学院不赞成逼迫有天赋的孩子提前学习高等数学与科学。教师认为学生自主地学习会更好,因而有意地放任学生,学生有很多时间可自由支配,戴森和其他男孩子主要靠自学。戴森说,“四人帮”之间相互学习的收获比从老师那里学到的还要多。
学院每年举行三次竞赛,优胜者将获得三十先令,但必须在学院的书店里花掉。戴森经常在竞赛中获奖,因而拥有了自己的藏书。
1939年,英国首相张伯伦被迫对希特勒宣战...戴森为了弄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开始自修一本比较高深的数学书,《微分方程》是他在学校获得的奖品。他担心可能会在战争中丧失,满脑子都是伽罗瓦战斗前的遗言,“我没有时间了,我没有时间了。”戴森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数学中,每天从早上六点多到晚上十点,除了中午休息两个小时,每天平均学习长达十四个小时。父母很担忧,“一心专注求学问,无暇他顾出一声”,“我是人,我绝不自异于人类”...
把数学看作一门艺术而不仅仅是科学。
诗歌不仅是智力上的消遣,而且一直都是人们无法言喻的灵魂深处淬炼出的智慧结晶。
狄拉克当时授课几乎就是一字不差地照本宣科,这让戴森很失望。戴森总是在课上提问,狄拉克往往需要停顿很久才能答复他,有一次还不得不提前下课,以便准备正确的答复。
“我为数学而离开了物理学。我发现物理学乱七八糟、不严格、难以捉摸。”戴森回答说,“恰恰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我离开了数学而投入到物理学的怀抱。”
有一点几乎是无一例外地正确:为了获得诺贝尔奖,你必须有持久的注意力,要抓住一些深刻而重要的问题,至少坚持十年。但这不是我的风格。(这点和他的老领导量子人奥本海默多少有点像,但戴森似乎更自得其乐,不喜欢领导什么)
在创造性活动的每个领域里,一个人的品味,加上他的能力、气质和际遇,决定了他的风格,而这种品味和风格又进一步决定了他的贡献。
奥本海默对物理学有着真正的终生不倦的热情。当他一时冲动地指定我担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长期职位时,他希望自己得到的是一个年轻的波尔或爱因斯坦。如果那时他征求我的意见,我会告诉他,费曼才是你要的人,我不是。我曾经是并且一直是一个问题的解决者而不是思想创造者。我不能像波尔和费曼所做的那样,一坐好几年,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在一个深奥的问题上。我感兴趣的不同事情太多了。
1951年,为了吸引戴森,康奈尔大学在戴森没有博士学位的情况下,破格聘他为物理教授。
虽然我不是费米的学生,但我有幸在我学术生涯的关键时刻跟费米谈了二十分钟。我从这二十分钟里所学到的,比我从奥本海默二十年里所学到的还要多。
1957年,一个偶然的原因---英国政府不承认戴森在瑞士和美国生的孩子,因而不给他们发护照---导致戴森最终加入了美国籍。
英国的小孩受到的教育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成为一个大度的失败者,竞争必须确保公平,失败亦必须不失风度。而美国的小孩受到的教育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成为胜利者,要想方设法地赢得胜利。这两种文化都很珍贵。我很高兴这个世界同时保留了它们的存在空间。
李特尔伍德一次在课堂上讲,第一流的数学家是那些发表糟糕证明的数学家。第一流的数学家发表糟糕的证明之后,第二流的数学家研究细节并给出更好的证明。
错失了独立于数学家麦克唐纳发现模形式与放射李代数之间的奇妙联系的机会,而这仅仅是因为数论学家戴森和物理学家戴森没有彼此沟通。呼吁数学家多与物理学家对话,一起推动科学研究。
有些数学家是飞鸟,有些是青蛙。飞鸟在高空翱翔,俯瞰数学的广大领域,直至遥远的地平线。青蛙生活在泥沼中,只能看到生长在附近的花朵。我碰巧是只青蛙,但我的许多好朋友都是飞鸟。
数学是丰富和美丽的,因为飞鸟赋予它开阔的视野,青蛙赋予它错综复杂的细节。数学既是伟大的艺术,又是重要的科学,因为它把概念的普遍性和结构的深刻性结合起来。
因为飞鸟看得更远而断言飞鸟优于青蛙,抑或因为青蛙看得更深而断言青蛙优于飞鸟,都是不明智的。数学的世界博大精深,我们需要飞鸟和青蛙为探索它而一起工作。
(费曼提到狐狸和刺猬,即便戴森认为费曼能坐得住,但费曼似乎认为自己更属于狐狸风格)
戴森的老师哈代,“年轻人应该证明定理,而老年人应该写书。”
戴森说他的生命是从五十五岁开始,因为那个年纪他写成了他的第一部作品。《宇宙波澜》
在科学史上,团体与个人是等量齐观的,但大多数历史学家往往侧重于机构与团体的活动。(林开亮也疑惑,费曼很少提到戴森。其实呢,莎士比亚是不是提到琼森?的次数也不多呢?)
戴森与沉迷数学不能自拔的妻子胡贝尔离婚。后来与马拉松长跑运动员艾米结婚。共有六个孩子。(奥本海默娶的是寡妇,狄拉克也是,爱因斯坦、费曼、戴森都是二婚吧,论孩子数量,戴森遥遥领先。)
“泥上偶然留只抓,鸿飞那复计东西。”
数学之于物理学,不仅是计算现象的工具,更是创造新理论的概念和原理的主要源泉。
不同于哈代和外尔,他只是在做研究时会有限考虑真实,而在讲故事时则会优先考虑美妙。
他最喜欢的诗人威廉·布莱克 To ben an Error and to be Cast out is a part of God's design
培根:如果没有奇特的奇异性,也就没有与众不用的美。
哈代:假如真的能把握的雕像塑在伦敦广场的纪念碑上的话,我是希望这座碑高耸入云,以至于人们看不见雕像呢,还是希望纪念碑矮得可以使人们对雕像一目了然呢?我会选择前者。可以想见,戴森会选择后者。
我所有的作品,其目的都是打开一扇窗,让高居科学庙堂之内的专家望一望外面的世界,让身处象牙塔之外的普通大众瞄一瞄里面的天地。
其志洁,故其称物芳。
@qiusir:原本不想写这本书的摘要,看过《全方位的无限》里面有不少交叉的部分,而且更通俗。但随手又翻了翻,单凭那几句话,就值得再读一下...

P.S.年末温习
(对我来说过于专业的这本书,单凭几句话就觉得很值得读读)那是达尔文时代的终结,代替生物演替,文化革新成了主要驱动力。“文化”意味着,通过彼此之间的相互学习而非简单繁殖,人类技术与谋生方式的传播主导了生存条件的巨大改变。生理平衡比复制重要,复杂比简单重要,细胞的适应力比基因的独裁重要,整体容忍误差的能力比每部分的精确重要。
(很多生物上的观点堪称人生的指导)生命起源于新陈代谢而非精确的复制。任何细胞中出现的新组织对该细胞而言都是一种病变,这种情况类似于高等生物得了癌症。绝大部分的细胞进化都是由寄生性的传染造成的。在美国和真核细胞中,本土人士会尽最大努力拒绝任何未来的新移民。
(戴森就读的温切斯特学院还出过哈代和几位国王?)“四人帮”之间相互学习的收获比从老师那里学到的还要多。(戴森一起的四位小伙伴都成了皇家学会会员)

On this da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