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早在2016年就读过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里[?]就有几条相关记录,后来还用此吐槽过村上君又错过了诺奖。
@qiusir:觉得村上春树会出一本《当我谈陪跑时我谈些什么》的书…… ​​​​
@qiusir:年终岁尾,感慨过后还是感慨。昨晚和求师得的几位小伙伴就课题内容的更新、审校忙到深夜,今早按时推送了新一期数位学习的资料。5年9期,qiutopia团队苦苦支撑的动力或是来自几米那种“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丽的惊喜”的犒赏,也或如村上春树的“因为今天不想跑步,所以才去跑步”的执拗。不想维持现状,成长总要付出代价,但愿我们都能找到那心甘情愿的坚持。《终身成长》的书到货啦~~~
就是因为从家人的分享中看到“因为今天不想跑,所以才去跑,这是长跑者的思维”这句话,为了从《当我谈陪跑时我谈些什么》找到原句,把它从已经读过的书中抽出再读一下。书的材质、印刷质量都是上乘...
@qiusir:我至少是读到了最后。2016.3
@qiusir:生活的积极一面是,原本只是一个单纯的目的,却发现顺便收获了比想象中多的回报。当然确立一个纯粹的目标,并有一本值得探索的好书。而生活也有其悲观的一面,过早地确立了目标,一路按图索骥一定也会错过很多原本会很有趣的东西。对于固守的人,局部就是广阔;而对于关于涉猎的人,宽广反而是狭隘了呢,知识的大草原上,人很难成为那匹野马。
@qiusir:“意在救人尚不免于害人,况意在害人?”看到顾随的这句话不经意自怜到用一己之规去勉强千差万别的学生的教师工作的风险;近日从村上春树的书上看到“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一直没有很好的理解。“以无生之觉悟为有生之事业,以悲观之心情过乐观之生活”似乎能让先前思虑联通~
@qiusir:人其实未必要在十八岁时死去才能实现“至死都是十八岁”的愿望,想想人际间的鲁莽或是对事理的好奇,18 Til I Die......
@qiusir:想起村上春树哪句“连不健全的灵魂也需要健全的肉体”跑起……
@qiusir:天才是咸咸的天赋,成功酸酸的运气......(忽然发现我也写过挺好的句子)
萨默赛特·毛姆写道:“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大约是说,无论何等微不足道的举动,只要日日坚持 ,从中总会产生出某些类似观念的东西来。

我询问过眼科医生:“世上难道没有不会得老花眼的人吗?”他觉得颇为好笑似的回答:“这种人,我至今还一个也没有见过呢。”(我现在看书、修指甲是要摘下近视镜子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不是要配一副老花镜了,即便是让学生叫我邱爷爷,心里还是不太情愿直面逐渐苍老的现实)
不太以独处为苦的性情。
@qiusir:尘世多沙雕,书中觅莲花~~~
当受到某人无缘无故(至少我看来是如此)的非难时,或是觉得能得到某人的接受却事与愿违时,我总是比平日跑得更远一些。跑长于平日的距离,让肉体更多地消耗一些,好重新认识自己是个能力有限的软弱人类---从最深处物理性地认识这一点。
发怒的话,就将那份怒气冲着自己发好了。感到懊恼的话,就用那份懊恼来磨练自己好了。我就是如此思考的。能够默默吞咽下去的东西,就一星不剩地吞咽进体内,在小说这一容器中尽量改变它的姿态和形状,让它当做故事的一部分释放出去。

此话并非自夸(谁又拿这种事情自夸呢):我的脑子并不怎么好使。(书中也自认为有作家的天赋)我是那种通过有血有肉的身体,通过伸手可触的材料才能明确认识事物的人。不论做什么,只有将其转化成肉眼可见的形态,我才能领会。说我是知识分子,不如说是一个物质结构的人。
想就河流作一番思考,还想就云朵作一番思考,然而心中却是空空。我在自制的小巧玲珑的空白之中、在亲切美好的沉默之中,一味地跑个不休。这是相当快意的事情,哪还能管别人如何言说?

我从开店的亲身经历中学到:十个客人中只要有一个回头客,这家店就能维持下去。哪怕有九个人觉得不中意,也没有太大关系。这么去思考便轻松多了。然而得让“一个人”确确实实地、百分百地中意。经营者必须拥有明确的姿态和哲学,作为自己的旗帜高高地举起,坚忍不拔地顶住狂风暴雨坚持下去。
@qiusir:目前看,当老师呀要比开店难不少,十个学生中能有一个学生说你不好,基本也就意味着失败。而也正是人对名利的完美的贪欲让怎自残。应该说人这种生物不是蠢死的,是聪明到能让自己吃饱,但不满足,人是被自己的聪明撑死的。
喜欢的事情自然可以坚持下去,不喜欢的事情怎么也坚持不了。意志之类恐怕也与“坚持”有一丁点瓜葛,然而无论何等意志坚强的人、何等争强好胜的人,不喜欢的事情终究做不到持之以恒;就算做到了,也对身体不利。(生活中多少坚持是用身心为代价换来的呢?)
觉得今天不想跑步的时候...是啊,连这么一丁点的事情也不肯做,可要遭天谴呀。
@qiusir:对现在自己的生活节奏不是很满意,不仅是生活,学习节奏也是,竟然极少有时间和耐心坐下啦写一篇自己的小文。谁知哪天连着琐碎片段的累计的精力或热情都消耗殆尽...很着急地作这篇读书笔记,傍晚要求师得助教材料编排审校,还要争取饭后有时间看一部电影。
@qiusir:每个人都很认真对最做过很多的积极的承诺,对他人或别人对自己做的是很少的,不过人对自己的期望到失望似乎远没有对别人的期望到失望大,这是很矛盾的一件事。
倘若毫无文学才华,无论何等热心与努力,恐怕也成不了小说家。说这是必要的资质,毋宁说是前提条件。如果没有燃料,再出色的汽车也无法开动。
我听滚石乐队的《乞丐盛宴》跑步。《同情恶魔》中那种依旧古朴野生的伴唱,对跑步是在合适至极。而前一天,则听埃里克·克莱普顿的《卑鄙》跑。最适合不慌不忙地跑步的早晨听的专辑。(有机会去太原街那家店找找...)
@qiusir:看一些随笔的文章,就如看过一部电影,再好的电影对我来说,如果不是看多遍,时间一长,就像天空一样,鸟儿飞过但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
18 Til I Die
就算这是往底下漏了个小孔的旧锅子里倒水般的虚妄行径,起码曾经努力过的事实会保留下来。不管有无效能,是否好看,对我们至关重要的东西几乎都是肉眼无法看见,然而用心灵可以感受到的。而且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往往是通过效率甚低的营生方才获得。即便这是虚妄的行为,也绝不愚蠢的行为。我如此认为,作为切实的感受,作为经验法则。

村上春树 作家(兼跑者)1949-20** 他至少是跑到了最后
村上君的书名"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是仿照作家卡佛的短文集的标题"What I Talk About When I Talk About Teaching",如果我有时间,是不是可以写一本随笔,就叫What I Talk About When I Talk About Teaching......
“今天不想跑步,所以才跑步,这是长跑者的思维方式。”因为这句话我重新读了这本书,但第二次读完,我还是没有在书中找到原句...

我把书又放回了抽出的已读书的序列,没准哪天在抽出,一定会另有新的体会...
想来是雾霾改掉了我跑步的习惯...

On this day@qiusir blo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