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qiusir:最近发现某微博控同学疏远了网络,原来是坠入了情网,莫非总有一网罩着你?嗯,坠入情网总好过落入法网。你说我要是碰上个三网合一的家伙可怎么绊涅...
@qiusir:教育,我们社会的阿喀琉斯之踵?问题是它已内化成人格。


@qiusir:若想不为人知地了解世界,就居于城市;若想不为人知地了解城市,就注册个微博。

@qiusir:人生之繁复,我们用常识归纳出见识;人生之浩渺,我们用知识演绎出学识;而人生之短暂,我们的胆识依旧重复着通识的错误...
@qiusir:教育的过程,很多时候要放下所谓态度的成见,关键是你一直在上升。
@qiusir:别光看哥的桨往后划,哥的船可奋力前行着呢。那个什么速度变化率的加速度可并不一定等于倾角正切值...

@qiusir:大家都高三冲刺呢,W博、F硕、M成、S路和L鹄却跑到丽江游玩去了,还从四方街寄来明信片,让人眼热。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那木府旁“天雨流芳”(读书去吧)的牌坊。

@qiusir:是什么让一群人为宣判一个青年死刑而欢呼?是围观出的正义,还是被扭曲的卑微!
@qiusir:我理解的正义,并不是面对穷途大恶“杀杀杀”的齐声呐喊,而是其初为小恶时就已挺身而出。
@qiusir:看过《网络杀机》(2008 Untraceable)才意识到 @笑蜀 那句“关注就是力量,围观改变中国”还有另外一种可能。KILL WITH ME?

@qiusir:前日刚听了美国俄勒冈大学首位校长讲席教授赵博士的报告,今天又见沈抚新城的学校与美国密歇根州牛津学区国际高中联合办学的新闻...美国的牛津?倒是让我想起那中国的MIT:)

@qiusir:1957年10月,原本洲际弹道导弹试验失败,却给苏联戴上了全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的桂冠;1957年12月,美国只有椰子大小的卫星升空2秒火箭爆炸,而如此历史性时刻英国记者还播送了顺口溜:“尽管美国人的主意想得好,自己的卫星就是不肯往上跑。”苏联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不过美国还是后来者居上了。

@qiusir: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 1928-1987) “我从来没有不在状态,因为我从来没有状态。”“我从来不曾崩溃瓦解,因为我从不曾完好无缺。” “在未来社会,每一个人都能成为15分钟名人。”

@qiusir:每当我试图发表下什么宏观理念,会先想到每周一早会上学生口中涌出的那些更宏观的大道理,深感惭愧,也久久不能平静。是我们教育的奇迹?还是小孩子才讲些大道理呢?

@qiusir:我并不怀疑道德的高尚,只是有时好奇人民究竟谁?正如我也时常分不清学校是谁的一样。我想分清这些并不为分得什么益处,只是不想给人增加麻烦。

@qiusir:常听老师断言某学生会有出息,问题是你眼下这出息的标准未必被未来的他认同,问题是这种有出息的断言被孩子当真,遇事反倒束缚了手脚...大出息是靠大运气也靠大的魄力,就眼下的教育,我倒是更看好那些活土匪。
@小太阳12011:真正学习好的不一定有出息,有出息未必是学习好的,学习好的以为是自己学的,不把老师当回事;而学习不好的对老师特别好,上课崩一顿,下课还老师好的老师好的,我都不好意
@qiusir:也难怪教师不着人待见。谁让目光短浅的都盯上学业成绩这.眼前利益,红眼的谁都伤不起呀。

@qiusir:英雄是天生的,坏蛋也是,不过英雄成为超级英雄则是后人塑造的,而坏蛋能成为超级大坏蛋完全是被逼迫的。NO YOU CAN'T ?梦工厂的《超级大坏蛋》的超人很平凡,坏蛋很超人,还不错的动画片。

@qiusir:俺年轻那时候可净想着解放别人来着,眼下想得更多的倒是如何解放自己了。有时也想,或许自己怎么想怎么做也都是预设的,只是自己不知而已。

@qiusir:一个吃了小鸟被大鸟多次寻仇的人,下场本就很惨,围观者皆曰,“活该!该死!!”就因为人家是只金雕,就想做鸟人吗?

@qiusir:都说开车的是“一年虎、二年狼、三年变成小绵羊”,可叔当年也没有虎入羊群的威风啊,怎么如今却常有羊入狼群的惶恐呢。虎狼霸道,就让绵羊长出翅膀吧...

@qiusir:http://weibo.com/qiusir
@qiusir:http://t.qq.com/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One Response to “教育,社会的阿喀琉斯之踵”

  1. 滑动门 Says:

    中国的教育太失败了,在这教育下成长的

Leave a Reply